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286) 园田地

(2021-08-13 18:18:05) 下一个

【“七千人大会”带来的另一个显著变化,就是农场每口人可以分到一分五的“园田地”,亦即自留地,允许搞些家庭副业。如果早三年实行这条政策,哪还会吃代食品?北大荒到处是土地,随便挖几锄头就能填饱肚子,这是连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上头为什么不让实行呢?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眼下政策一放宽,群众的积极性就起来啦,除了在分到手的自留地上精耕细作外,一有空就搞小开荒,不断扩大私有制的地盘。

 

我因不在站部住,就要了一块靠近河边的碎地。良种站与石清镇紧挨着,以河为界,过了桥走不了多远,就能到我的园田地。我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只种土豆,因为它产量高,能够保我大半年不饿肚皮。北大荒的黑土真有劲,只须在熟地上刨个浅坑,下种,盖土,出苗后锄两遍草,就可以坐享其成了。当我把两麻袋土豆扛回去时,真有说不出的高兴,王大叔一家也能分享我的劳动果实了。

 

一些老职工比我干得更欢,他们打了粮食,就拿出一部分来养鸡喂猪,从根本上改善了全家生活。自留地政策的推行落实,收到立竿见影之效,皆大欢喜。可是某个生产队却发生了不幸的事:指导员家有几个棒劳力,狠劲开荒种地,秋后收了许多粮食,大小粮袋全搁在顶棚的梁上,竟然将木梁压断,掉下来把睡在炕上的指导员砸死了!

 

这些老实本分的农工们好不容易熬过三年困难时期,开始有了较为宽松的日子。没想到“七千人大会”仅过7个月后,毛泽东又主持召开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提出了那个赫赫有名的论调——“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于是下面马上开展对“单干风”的批判。如此折腾老百姓,真是匪夷所思!所幸农场自留地还允许种,但不能自行扩大,开出的小荒地只好重新撂荒,宁长社会主义的草,不长资本主义的苗。

 

我是单身汉,在地里刨食的劲头有限,去园田地干活更像消遣。小河两侧都是大片水稻田,一派江南风光,看不到一点大草甸的蛮荒气象,倒有几分水粉画里的超现实色彩,让我每每觉得自己是画中人,正生活在农场五年规划的美景里。小镇上的妇女经常在河边洗衣服,我扛着锄头从木桥上经过,总会有年轻姑娘在下面瞅我,间或和同伴发出打趣的笑声。我们这些城市来的知识分子,举止作派与镇上的小伙子大不相同,容易引起异性注意。不过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和她们产生什么交集。除了前面说过的白俄女,本地姑娘大都长得比较粗,没有南方女孩水灵,这跟文化水平较低也不无关系。再过几年,等镇上中学有女生毕业了,整体面貌应该会改善一些。然而远水不解近渴,我还是不要打这些人的主意了。

 

不过张国刚倒是行动挺快,刚从浮肿病人缩回原形,就和小镇上一位姑娘谈起了恋爱,三个月后即成上门女婿。他长得人高马大,符合东北人的审美观,外加一副好脾气,更让女方父母喜欢。他入赘这家条件不错,给小俩口在附近盖了一座拉合辫房,独门独户,还带一个小院子。张国刚啥也没干,一切就到手了。当然也有美中不足。老婆比他大三岁,长相中等偏下,有点虎妞的劲头,不过身体健壮,能够持家理业。张国刚乐得当甩手掌柜,没有什么不满意。转过年来,老婆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张国刚趁便把老娘和12岁的弟弟从家乡接来,照顾孩子,从而完成了全家移民。两年前他还忙忙如丧家之犬,这会儿就添丁进口、合家团圆了,所以真是事在人为。

 

镇学校离河边不远,我锄地时能看到学生在对岸的操场上打篮球。我自己也经常去找张国刚玩,后来他结婚搬出宿舍,速中那几位又调了来,因此我仍是常客。这学校条件还可以,一排砖瓦房用作办公室,教室和宿舍则是土坯房,加起来总有二三十间,被一圈夯土墙围起,瞧起来也是挺大一个校园。操场靠近河滩,一块平整碾压过的土地,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大概是因为面积太大,操场没有纳入墙内,只是疏疏地围了一道栅栏。经常有学生课间钻出去到河边玩耍,乐而忘返。这造成一定的危险性——每逢桃花水来临,石清河会变得相当咆哮,淹死头牛都没问题,所以校方需要加固栅栏,并派人值守。过了这个时节,河水便浅浅地不足一米,因为两边的稻田把水都抽走用了,远远望去,仿佛一大片湖上飘着无数块方方正正的绿萍。学校共有800多学生,年龄相差悬殊,小的鼻涕邋遢,大的都能看出第二性征了,下课却混成一堆打闹,沸反盈天。

 

再说叶林枫过来以后,执教初中数学。他这回重操旧业,干得格外起劲,在农场四处搜集数学材料,回家探亲时又从北京购买了不少教研书籍。由于中学部是首次招生,学生水平相差很大,他摸了底以后,跟苏启尚商量一下,把他们分成快慢两个班,从小学部抽了一位叫葛芹的女老师教慢班,他自己教快班。小葛老师开头还不太乐意,觉得增加了自己的工作量,叶林枫就跟她谈判,让她只教一半课时。后来两人相处一阵,小葛居然喜欢起老叶来,觉得他沉稳通达,像个兄长一样,靠得住。

 

小葛是师范学校毕业的,挺有内秀,人也长得不赖。苏启尚看出苗头来,就找老叶谈:“你们俩的关系比较微妙了,其他老师已有反映。你要是对小葛没意思,我就把你们调开,以免风言风语,影响工作。你要是对小葛有意思,就跟她摊牌,要不由我去说。”老叶沉默了半晌,抬起头看看苏启尚:“那你就跟她去说吧。”苏启尚大笑,起身去找小葛谈。小葛倒是个挺大方的姑娘,一拍即合。

 

他俩明确关系后,半年就结了婚。婚礼上大家要老叶坦白,他俩到底谁先看上谁。老叶思索片刻,说:“应该还是我先看上了她。她不愿帮我教慢班时,我就想:我一定要把这个姑娘留下来,哪怕她一周只为我教一节课!”】

 

2020-5-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继续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谢谢!很长的路,写和读都不容易。排版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因为当时在几个网站上发文,只有文学城空行太大,很难单独进行处理,只能将就了。现在上面已有好几百篇文章,重新编辑工程量太大,只能暂且将就。将来有时间再说吧。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不停地写《老烟记事〉。
给你提一个小建议,段落之间的空行太大,在Word DOCUMENT select single line, 可以缩小空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