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270) 高大夫

(2021-04-23 19:28:12) 下一个

【次日中午,我依约到医学院找婷婷。她整个下午没课,可以陪我办事。我们先到那个著名的里弄食堂吃了顿腌笃鲜和烂糊面,然后坐车去往徐汇区的一家医院。在大门口等了一刻钟,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蓝色干部服的男人,婷婷赶紧喊“谢老师”,随即领我上前见面。谢老师文质彬彬,态度谦和,约莫三十出头,皮肤白晰,瞧着比我还要年轻。婷婷把我介绍给他,他跟我握握手,寒暄了几句,接着对婷婷说:“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直接找高大夫就行。他还是在老地方,你不会忘了吧?”婷婷笑道:“跑了那么多趟,怎么会忘?”

 

谢老师冲我点了一下头,略表歉意:“本来我应该陪你过去的,但学校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能再耽搁了。你放心,高大夫人很好,不会有问题的。”

 

婷婷带着我拐上一条石子小径,边走边说:“高大夫我挺熟。头一学期我那个病差点又犯了,就是他给治好的。”

 

我有些不解:“你既然认识高大夫,干嘛还请谢老师帮忙?”

 

婷婷笑起来:“就是谢老师介绍我认识他的,现在还得用这层关系,他俩交情不一般。我入校时病没好利索,受了点风寒变得严重起来,整天咳个不停。谢老师注意到了,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开始还想隐瞒自己得过大病,但是他挺有经验,反复追问,我只得实话实说。他听了以后,便把我领到高大夫这里来,连吃了半年中药,就吃好了。”

 

“中药?”我感到奇怪,“这大夫是个中医啊?找他给我开肺结核的诊断书?”

 

“嗨,现在不都讲中西医结合吗?高大夫就是这样一个人才。他出身中医世家,却进了医学院学西医,所以两手都很厉害。他见了我,就说我需要调养,不能再吃西药了,于是给我开方子,到中药店抓药。我那里没法起火,谢老师就让他妈妈替我熬好,我每天过去喝两回。连喝了半年,换了四个方子,才算去了根。要不然,这病能拖累我一辈子。”

 

我更奇怪了:“谢老师的妈妈怎么会替你熬药?”

 

婷婷笑道:“我忘了给你介绍了。他妈妈是医学院的退休教授,家就在校园外面。谢老师平时住集体宿舍,自己也不能生火,就请她代劳了。他说她常熬中药,并不费事。谢妈妈非常友善,老伴去世多年,自己呆着嫌冷清,特别喜欢学生到她那儿去,我们班不少人跟她都挺熟。她很喜欢我,说我比她儿子去得都勤。”

 

我不禁莞尔:“那当然,你一天跑两趟,能不叫勤吗?”

 

“嘻嘻!我也不是喝完药就走,总会陪老人家聊聊天,有时还给她带些点心。谢妈妈不光人好,还有学问。这学期我又去看过她几回,都是请教一些课题方面的事情。”

 

说着话,来到医院后边的一座青砖小楼。婷婷对我说:“这就是呼吸科,我以前常来的。”她轻车熟路,很快在二层找到主任办公室,推门进去。里面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半老大夫,身材矮胖,精神矍铄,由于谢顶,脑门显得又大又亮,有点像穿着白大褂的弥勒佛。他见到我们,努力做了一个欠身的动作,但屁股终于没有离开座椅。

 

婷婷赶忙鞠躬施礼:“高大夫,我又来了。您身体一向可好?”

 

高大夫爽朗地笑道:“我有什么不好?你好就行了!怎么样小王,这两年病没再犯?”

 

婷婷说:“没有!没有!都是您医术高明,才让我能有今天。明年我就要毕业了。”

 

高大夫说:“好啊,毕业就到我这里来吧,我正需要人手。”

 

婷婷说:“多谢高大夫!要是有您带我,我一定会取得更大进步。我还想着下半年就到您这里来实习呢!”

 

高大夫更高兴了:“那好啊!你是个聪明能干的女孩子,将来准能成为一个好医生。我听小谢说,你在学校表现得很出色,前途无量啊!”

 

“哪里,哪里,太多东西要学了,我尽量做吧。”婷婷谦虚完毕,转过身来给我引见:“高大夫,这是我的男朋友烟雨蒙,谢老师应该已经向您提过吧?”

 

我赶紧向前一步,深鞠一躬:“高大夫!”

 

高大夫呵呵笑道:“不用客气。情况我都知道了。你这位男友也是一表人才啊!看得出你们感情很深。来,坐吧,坐下谈。”

 

婷婷说:“请高大夫多多帮忙!”一面拉着我在办公桌对面坐下。

 

高大夫正欲说话,看了一眼婷婷,却示意她把胳膊伸过去,要给她把脉。他把脉的时候有如盲人,双眼微闭,眼珠在眼皮底下不停地转动。把完右手再把左手,足足把了十分钟,让我都开始有些担心了。接着又让她伸出舌头看了看,终于点点头:“嗯,恢复得不错。继续按我教你的方法调养。”婷婷也松了口气,笑道:“我每天早晚都会在床上练半个小时的功。”

 

高大夫这才端起青花瓷杯来,呡了一口里面的不明液体,转入正题:“小谢已经向我详细介绍了情况,所以你们也不用多做解释了。别人的忙我可以不帮,小谢的忙我总是要帮的。我知道你们目前的处境困难,也很同情你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作为医生,我肯定不该出具假证明,但是作为朋友,我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我不知道小王是否同意我使用‘朋友’这个词?”

 

婷婷赶紧说:“您把我当朋友,实在是抬举我了。您治好了我的病,我应该称您为恩人才对!”

 

高大夫摆摆手:“新社会了,不讲这个!医生治病救人是本份,不求报恩。我现在帮你们,实则出于朋友关系——小谢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所以不能再讲行规了。但请你们一定严守秘密,不要辜负我的一番好意,更不要连累到小谢。”

 

婷婷说:“当然,我和小烟今生都难报答您的大恩,哪里敢再连累您和谢老师。真要出了事,小烟肯定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牵扯旁人!”说罢看了我一眼。

 

我点点头:“高大夫您放心吧,我不是一个出卖朋友的人。”

 

高大夫说:“这个我相信,我会看相——呵呵,家学而已,不属于迷信。我能看出你是个重义之人,你当年救小王的事迹我也了解,知道你有菩萨心肠,所以愿意在这个时候拉你一把。但你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这件事的各个环节我都清楚,唯有按照我的计划才能办成。”

 

于是我又拿出在姐夫面前的那份虔诚洗耳恭听。】

 

2020-3-2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明海蓝天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小说写的真好,人物形象饱满、感觉很真实。老烟的经历相当丰富,很吸引人。由真是对反右运动的叙述,相当的详实。多少无辜的知识分子受到毛的迫害。所谓引蛇出洞、聚而歼之,让人感到搞这个运动的人那么无德、无人性。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中医対慢性急病还是挺有用的,九十年代我在美国因花粉过敏,打喷涕打到肺受伤了,打不出喷涕来,在波士顿唐人街找了一位简医生,简医生从广州来的医生,吃了他三个月中药,打喷涕打的比以前还更有力了,后在中文学校太极班碰到另一学员才知道他找西医搞了半年才治好
balsid 回复 悄悄话 很有意思的故事,静候下文,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