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271) 贵人

(2021-04-30 19:50:09) 下一个

【高大夫直截了当地说:“你明天一早过来,我给你做检查、拍胸片,确诊你得了肺结核,然后马上住院。”

 

“住院?”我有些措手不及,“有诊断证明就行了,干嘛要住院?我的假再过半个月就到头了,哪有时间住院?再说我还要去杭州大哥家过年呢!”

 

婷婷用胳膊肘捅我了一下:“别插嘴,让高大夫说完。”

 

“呵呵”,高大夫宽容地笑笑,并不介意,“看得出你是个急性子。年轻人嘛,可以理解。我比你虚长几岁,经历要多一些,办事也要谨慎一些——诸葛一生唯谨慎嘛,他那么聪明的人,都要小心谨慎,何况咱们?我的人生经验是,能不说谎就别说谎,保持诚实。人心隔肚皮,要想取信他人,哪有那么容易?这是个水磨功夫,要从每件小事上做起,有一件事让人觉得不诚实,你就前功尽弃了。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人能一辈子只说真话,不说假话。但这假话要说得值,并且还不要让人发现,毁了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诚信,所以一定要想好了再说。”

 

高大夫端起杯来,润润嗓子:“你这次患病发生在探亲途中,难免惹人怀疑,所以一定要表现出意外。你来看未婚妻,感觉不适,到医院一检查,发现得了肺结核,于是马上住院——这几件事具有连贯性,顺理成章,单位说不了什么。可是你拿了诊断书,却不住院,还接着跑到杭州过年,这就说不通了。何况也不符合我们医院的政策——肺结核是传染病,病人一旦确诊,马上就要收治,哪能让你大过年的乱跑,危害公共健康?退一步说,即便让你拿着诊断书回农场,你能蒙得了领导吗?让你到医院做个检查就全露馅了,并且还会连累我们大家。所以住院是必须的,这一点你要想通。”

 

高大夫停下来,确认我已经把他的话录入大脑,接着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在我这儿住院没多麻烦。楼后面就是住院部,我叫底下人给你办个手续,让你单独隔离——也就是住单间,跟你住旅馆没多大区别。你先在这里住下,我会给你出进一步的诊治意见,说你病情严重,需要休养治疗,不适合在高寒地区继续工作。你就寄给单位,提出病退申请,自己接着住院等待消息。只要你呆在我这里,什么证明材料我都能给你开。就算农场不放心,派人过来调查,我也应付得了。实话实说,这样的事我办过不止一次,每次都滴水不漏——当然每次都有人情在里面,情非得已,不得不办,不是我有这个爱好。”

 

婷婷看看我的脸色,说:“雨蒙,你就听高大夫的,他有经验。”

 

高大夫点点头:“是啊,这就叫假戏真做,每个细节都要注意到:病历、检查单样样俱全,每月你还得把收据寄回单位报销,让他们觉得你越来越是个累赘,赶紧把你办病退得了。按照我的经验,这种事一般要拖两三个月,当然你那边有人帮忙,能够快点。话说回来,肺结核治疗本来就花时间,咱们耗得起,最后单位都会放人。只是你一个人呆在屋里,难免会有些寂寞,不过考虑到长远的幸福,这点委曲也是值得的。”

 

婷婷说:“这我倒不担心,他爱写作,能坐得住,有几个月工夫都可以写出一部长篇小说了。”

 

高大夫兴趣大增:“那好啊!等你写出来,我要当第一个读者。保尔就是在病床上完成《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相信你也能。我对垦荒小说很有兴趣,北大荒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我没想到这计划如此周到,连我的作家梦都包括在内了,实在却之不恭。但我还是要问清楚:“那我在屋里就没别的事了?还真成住旅馆了?”

 

“哪儿能呢!”高大夫笑起来,“每天护士都会过来给你检查身体,再根据我的医嘱给你打针吃药。你放心,我都会控制在安全剂量之内,不会对你的健康造成危害,并且还能起到预防作用。这里收治的毕竟都是传染病人,尽管你住在单间很安全,但多一层防护总要好一些。你是军人出身,应该能很快适应这种简单规律的生活。你长期劳累,也确实需要休养一下了,否则会减寿的。你和小王都年轻,来日方长啊!我们这里的条件还是不错的,伙食有营养有滋味,能让你很快恢复正常体重。有些病人都住上瘾了,病好了也不想出院,简直称得上‘乐不思蜀’,呵呵!”

 

高大夫虽然言语轻松,却有一种运筹帷幄的气度,好似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我再有什么疑虑,连自己都觉得不近情理了,于是看了一下婷婷:“好吧,晚上我先去跟三姐打声招呼,再回旅馆收拾一下行李,明早就过来办理住院。对了,我还得买点洗漱用品,脸盆拖鞋什么的。”

 

高大夫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们这儿什么都有,你就是光着屁股进来都没问题。呵呵,这是开玩笑了!不过外面的东西越少越好,因为都要消毒才行,平白增加医护工作量。你呢也别紧张,就当来度假,或是体验生活——对了,作家都要体验生活,你有垦荒的生活,却没有住院的生活,现在刚好补上这一段,将来可以写到你的作品里,英雄人物也需要与病魔做斗争不是?当然你不能到处串门、观察病人,但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演好一个肺结核患者。我每天都会来探视,陪你说会儿话,你这几个月不会太闷的。等农场的病退手续办完,我就把你完壁归赵,交给小王,你们俩便可以在上海安家落户了。所以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安心养病,静候佳音。”

 

高大夫说得妙趣横生,引得婷婷不住地笑。我也觉得有这么一位善解人意的老先生作伴,住院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离开速中以后,这三年的生活实在难熬,有时也会让我祈盼再次遇到张政委那样的贵人,拔我于水火之中。眼前坐着的高大夫横空出世,莫非正是为了拯救我而来?他既能把婷婷的病治愈,又能让我脱离困境,岂不是贵人中的贵人?】

 

2020-3-3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jun100 回复 悄悄话 好像结果是既没有来成上海也没有离开北大荒,出来什么差错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