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思泉 - 香谷先生

先生号香谷,人称香谷先生。诗书画印,未一日闲。或云香谷风,西邑翁尹,皆吾别号。
个人资料
尹思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尹思泉艺话》

(2019-12-03 07:28:19) 下一个

《尹思泉艺话》

 

诗书画印,四艺之中,书最累,因为作字要求最严谨,需要精力集中,全神贯注,一气呵成。这个一气而下,既不能太快,又不能太慢,疾而能留。一字不稳,整幅不欲。 

 

画画可以中途停停,喝口茶抽根烟歇息一下,甚至过几天接着画。曾经观看溥心畬作画视频,他在点画勾勒之后,嘱红袖从墙上取下琴来,自抚一曲,悠然自得,再皴擦晕染。 

 

刻印一刀不佳可以复刀,印面可以修改完善,实在不行磨掉重刻,石头还可以继续用。

 

写诗做文章,空间更自由,大部分是在枕边咀嚼得句或者在散步遛弯时琢磨出来的。你可以在书房之外海阔天空的寻思,回家后再写出来。而画画、写字得在桌案上完成。

 

画画省纸,一张宣纸可以捣鼓好几天。杜甫诗云:十日一水,五天画一石。虽说是不轻易落笔,但也不损失宣纸。

 

书法创作是一锤子买卖,极其费纸,在书房里一天可以用掉十几张。白纸黑字,容不得瑕疵,最难过的是自己这一关,所谓执行严格的自我标准,稍有不满,纸就废了(笔会上应酬应景之作另当别论),这其中也撕掉了不少好字。

 

对我来讲宣纸贵如日常米粮,一粥一饭来之不易,所以惜纸如金, 写坏了的作品,熟宣可以用反面,生宣裁边做成残笺打诗稿抄录金句等。

当然,诗书画印,皆非易事。除了做足学问,论创作,书画耗精力,诗文费脑力,篆刻还得伤眼力。

 

每一件成功的作品堪称呕心沥血,也堪以自我慰籍。

 

2019年12月2日于北美中红书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