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3-03 10:38:59)

早就打算着回老家陪父母过冬天。1月16号深夜落地北京。
那时,武汉的新冠疫情尚未传至京城。首都机场内外,工作人员、刚刚下了飞机的乘客、出站口里三层外三层挤得密不透风的接机人群,几乎没人戴口罩。飞机上,我右前排一对年愈60旬的夫妇带着4岁多的小孙子,就是去武汉的。邻座的一位关切地向他们提到武汉疫情,两口子一副不置可否的不在意。我临走时,单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1-14 10:21:42)


其实,执掌家中厨务之初,我简直是不懂做饭的章法:不知搭配,不识顺序;大部分的时候,是由着性子胡乱做的。几样东西放到锅里,翻翻搅搅,盛到盘子里,就成了一道“菜”,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色香味几乎一样也顾不上,厨艺根本无从谈起。
而且,囧事连连。
记得有一次,去同学家里聚会,我自告奋勇地要做一盘素炒青椒。原本应是清脆嫩绿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09 09:50:32)

结婚之后,才是我操持厨务生涯的真正开始,自然也尝到了其中的百般滋味。记得刚开始时,最让我难过的是打理各种生肉。看着那些形状、颜色各异的生肉,五脏六腑就会翻腾。不能忍受那种味道,不能忍受与手指触碰的那种感觉。每次摆弄完,都要一遍遍地洗手。还有打理生鱼,也是让我消受不了的。到处都是的鱼血,留在指尖的绵绵不散的腥气,让我有一段时间对吃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07 07:38:56)

小的时候,被爸妈宠着,几乎不近油烟,一双手很少沾过油盐酱醋葱薑蒜。如果说曾经做过饭的话,那至多也就是在灶边看着、候着,偶尔地帮忙打个下手而已,顺便左耳进右耳出地被灌输几句关于如何烧某种菜、用某种调料的教导。所以,直至离家去上学,基本不谙烧煮烹调之道。大学里,食堂的饭菜非常单薄,以至于既便只为果腹,很多时候,仍然难以挨受。于是,一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1-05 17:02:58)

“妇主中馈”,一条千年的古训,给女人的。对这条古训的来龙去脉,我做了约略的查询。据我所看到的有限资料,“馈”字的最早使用见于《周礼·天官冢宰》,“膳夫:…凡王之馈,食用六谷…”。后人注曰,“进食于尊者曰馈”。另据《说文解字》讲:馈,饷也。《康熙字典》引《广韵》而取同义。而“饷”的基本字义有食物、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03 10:20:22)

到了今天的这个年纪,日子、年龄、时光、岁月...,这些跟时间有关的字眼儿,总会时不时地、莫名地蹦出来,在眼前脑后晃荡,撵不开,挥不去。早已品尝了生活的诸般味道,早已摒弃了职场,早已不再在意金钱。稚子离巢,身体安好,虽非大富,然游刃略有盈余。如此,夫复何求?似乎应当岁月静好了。但是,这些字眼儿,有时候,仍会让我微有不安。时间过得太快。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今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个周日。下午,忽然觉得应该做点辞旧迎新之事,于是,楼上楼下,洒水除尘,开始做卫生。打扫一楼的前厅时,抬头,看到了那幅2019年的挂历。那是一位朋友在今年的新年之际送给我们的。国画的挂历,或水彩,或水墨,深得我们的喜欢。原打算着按月翻过,便可以欣赏到全部12幅名家之名作。比如,1月是齐白石的《蜻蜓牵牛花》,2月是宋文志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前几年盛行过、也许今天依然盛行着、只是渐渐音弱了的一种说法,那就是,在国外待久了,人就“傻”了。据说,这是国内的人对那些久居在外的人们的普遍的看法,而移居在外的人们也这样调侃着自己。 这种说法,归根结底,源于国内、国外很不相同的社会、文化境况。 以下两点可以基本开释: 其一,人的思维、行为是受周遭的社会环境修炼的。在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9-12-16 09:01:33)

护照(普通)是法律文件,对外证明一个人的国籍和身份。托起它的,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和地域主权,内涵着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政治影响、国格和尊严。从国际旅行的角度讲,护照是旅行文件,从一国到另一国的通行证之一种。但是,护照是一国发给其本国公民的,是自家发的。有了护照,你只是被允许出自家的门而已。不论去哪儿,你还得要有签证,那是别人允许你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在外边已经住了十几年,我依然固执地拿着中国护照,不肯换,虽然早已符合换的条件。 于是,每一次“外”出,都要经历一遍“痛苦”的申请签证的过程。 网上列举的办理签证的要求,第一项,通常是“温馨”提示,提醒你查对一下,你是否需要办理前往国家的签证。我从不麻烦自己,直接跳过这一步。因为我知道,不会有惊喜一一中国在需要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
[6]
[7]
[8]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