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年华

记下生活中的只言片语,给日子留个影。
博文
(2021-08-27 06:58:14)

记得刚到美国的时候,逛街看到护发用品的广告:“Isyourhairthinning?”(你的头发是否日渐稀疏?)看得我一头雾水。细发不是“finehair”吗?记得有同事还赞我的头发“finehair”。可是这里怎么用了“thin”,而且是“thinning”。形容词当动词混用?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心里问号一串串。 青丝白发转眼间,几许沧桑在心头。现在我的英语是进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8-25 05:50:52)
近日看到一些有关性别认知障碍的报道,联想到自己也曾耳闻目睹过一些类似的人和事,就记录下来。 几年前,我作为家长到学校做义工或chaperone(学校在校外组织活动时帮忙带队的家长)的时候,留意到一个颇引人注目的孩子。他是一个白人男孩,头发梢染得五颜六色,还涂蓝眼影和红指甲油。不论集体活动还是自由行动,他一直都跟两个女孩在一起,而不是和别的男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记得刚刚抱养小狗的时候,我们小区的女邮递员专门过来道贺。一番赞美惊叹后,她很自然地问:“Isitaboyoragirl?”一听说是boy,她马上打趣我:“Goodforyou!Youmustbeusedtolivingwithboysanyway.”(那多好。你反正已经习惯了和男孩一起生活。)她说的boys是指我的两个儿子吧。(或许我的先生也包括在内?哈哈!) 但是,我真的习惯了和男孩一起生活吗? 对门的邻居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美军从阿富汗撤离,一时间,大大小小的媒体都被有关报道霸屏。就算蹭热度吧,我搜肠刮肚谈一些对阿富汗的点滴印象。 记得小时候看见中国报纸上的“阿富汗人民”,就开始联想和想象:一个名字里有“富”字的国家,肯定遍地是黄金。现在想想,大概只有小孩子才会这样天真地按字面意思理解吧;再说了,阿富汗人民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国家的名字被中国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当年住在香港的时候,两个孩子都是稚龄,所以他们是当仁不让的尴尬主角。 我们的公寓在中环半山,电梯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呢?从美国带过来的双人儿童推车根本放不进(用不上)。打开来放自然是想都不用想;折叠起来也几乎占据了电梯的所有空间,剩下的地方仅容得下一个人缩手缩脚地贴在角落。初到香港,我又没有帮手,自己带两个孩子如何再上下跑两趟电梯?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翠丝和杰克夫妇是我刚到美国后就认识的,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持联系,算是我的忘年交了。 翠丝是一个医学教授,在东部一所大学的医学院做到很高的位置。除了教学和科研之外,她还同时身兼几个顶级医学刊物的编辑,可谓功成名就,著作等身。但是翠丝为人非常低调谦和,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一个故事。 翠丝在医学院工作很多年,一直干得很好。突然有一天,她的老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在说“主席”一词起源之前,先说说古人席地而坐的习俗。所谓席地,就是把席子铺在地面,就地而坐。而围席而坐的位置,又分为“主席”与“客席”;相当于现在请客宴席中的主位与客位。久而久之,“主席”一词从宴会主人引申出来,用来指代主事人或组织者。类似地,英文中的chairman也是指坐在椅子上的会议主持者。更巧的是,中文里还有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如题。一盒有八颗,我吃了一颗深色的才想起来拍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些做法和想法是中国人(包括我在内)独有的,我想了几个,罗列如下。欢迎补充。 一,首当其冲的是吃。中国人都有“中国胃”,如张爱玲所说,“中国人出国旅行,一下飞机就直奔中国饭店。”(《谈吃与画饼充饥》)严格说起来,“中国胃”其实是“亚洲胃”,因为同样受欢迎的餐馆还包括:日餐寿司,韩国拌饭,越南米粉和泰式咖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养狗之后,我们的社交圈意想不到地因此扩大了许多。在小区,或去公园散步的时候碰到狐朋狗友,两只狗狗摇头晃尾打招呼的同时,主人也会交谈几句。一来二去,因狗结缘认识了新朋友,也听说了几个狗闻趣事,在此记下。 凯西住在我们小区,她很健谈,也很热心。比如她推荐的CanadaPooch,狗狗项圈和背心都很好用。到了臭鼬出没的季节,凯西还会提醒我们提高警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