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年华

记下生活中的只言片语,给日子留个影。
博文
常常遛狗,也常常碰到新的狗狗。如果两只狗一见如故,摇头晃尾地相见恨晚,主人也会交谈三言两语。一般都会问问:“What’syourdog’sname?”积年累月,我听到了不少狗狗的名字。有的有趣,有的随意,有的深刻,有的不知所云。一言以蔽之,给狗狗取名的学问博大精深,且听且记录。下次见到新的毛孩子,不要忘了问一句:“What’syourdog’sname?”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引子是张爱玲的一篇小说《爱》。很短,就抄录在下面了。--------------------------------------------------------------------------------------------------------------------《爱》张爱玲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青人,同她见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刚到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系和其它几个系被安排暂住分校,不在校园本部。这个分校原来是一个什么清王爷的王府。王府自然有一个后花园,不过杂草长得比野花高,跟“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搭不上边,估计也不会有人”私定终身后花园“,哈哈!院落里古木森森,长长的楼道加上昏暗的照明,晚上可以直接开拍清史女鬼片了。说到拍电影,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几天前和儿子遛狗的时候,走得比较远。到了不常走的一条街上,狗狗低着头激动地嗅个不停,摇头晃尾,全身心都被新发现的气味占据了。我们反正不赶时间,也就借机前后打量了一下这个社区。红砖绿草跟我们小区差不多,只不过因为稍稍偏离镇中心,更觉幽静。儿子说话了:“So,thisisso-calledAllwhitecommunity?” 我愣了一下,奇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游戏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这是胡兰成说的,原话如下:“我问爱玲,她答说还没有过何种感觉或意志形致,是她所不能描写的,惟要存在心里过一过,总可以说得明白。”(见《今生今世》)我一直记得这句话。有时日常生活里要辨辨滋味,我就会想,张爱玲经历和记录过类似的感受吗?她又是怎么形容的呢?稍微留心一下,这些心有戚戚焉的共情时刻,在张爱玲的笔下俯拾皆是。我感慨人性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9-12 12:46:08)

刚到美国的第一个夏天,帮忙照看过邻居的孩子,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女孩。二十个月的孩子说的多是单词,她拿起芭比娃娃说,“ballerina”,准确清楚,让我一下就记住了这个词的意思和发音。她说“bicyle”,自信而清晰;我只听一次就牢牢记住了“i”的长音。在中国学英文的时候老把长音和短音弄混,记不住也说不准。 后来,我自己做了妈妈,就更是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9-10 16:47:40)
我们小区有一只恶狗(meandog)。 从来不见狗主人带它散步,每次都是被拉出来在家门口附近转转,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尿完拉完就又进屋了。 它没有朋友,不跟任何狗玩;估计别的狗也不想跟它亲近。不管是什么狗,它一看到就狂叫不已,是那种恶狠狠地怒吼;就算离得老远,或是隔着一条街,它也叫个不停。它故意压得低低的喉音有一种说不出的恐吓威胁,令人心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两个孩子小的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去深圳玩。到了酒店放下东西,先生先带哥哥出门买杯咖啡,我在房间里慢慢收拾再带弟弟过去。但是,我们下楼,去马路对面的星巴克找不到父子俩,再回到酒店大堂也不见人,电话也打不通。我有点着急了,他们手里又没有房卡,能去哪儿呢?情急之下,我问酒店门童:“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先生?带一个小孩,大概这么高。”话刚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曾经很迷席慕容,又抄录又背诵的。(现在想想,有那么大劲头干点什么别的不好?!)最喜欢的应该算那首众口传诵的《一棵开花的树》,一字一句我都记得。 出了校门以后,很多年我不读诗;生存生计大事就够我忙活的了。 突然有一天,这些诗句又浮现在脑海里,但感觉和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了。 诗并不长,我且抄录在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张爱玲笔下人物的名字不但符合其身份性格,而且都寓有深意。她自己在《必也正名乎》就明白说过,“名字是与一个人的外貌品性打成一片,造成整个的印象的。”而且她紧接着承认,“我喜欢替人取名字”。由此推论,张爱玲在给笔下人物起名时,肯定不会“敷衍塞责”,因为“除了小说里的人,很少有人是名副其实的”。她再进一步解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