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4-02-18 02:52:22)

Sarah昨晚睡得很香甜,一直睡到晨光微露,贾东杰蹑手蹑脚起床,她才微微惊醒了一下。她翻了一个身,发出几声喃喃呓语,又睡了过去,再续着刚才的美梦,可好梦不长,接下来就恶梦连连,甚至还梦见自己的丈夫嘴角刁着一根香烟,裸露着上身,手提一把菜刀正在拚命追赶着她。她慌不择路没命似的奔跑,可双腿却不听使唤,越跑越慢,越跑越觉得累,像是灌满了铅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24-02-07 02:52:37)

坐上了车,淑君开始认真打量起身边这个男人。今天贾东杰穿了件脏兮兮的T恤衫,人也比以前瘦了,黝黑的面容,一脸的胡茬,头发蓬乱,一副邋遢憔悴的模样,虽然鼻梁上还架着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的气质却已经荡然无存,没有一丁点像佳丽眼中的白马王子。淑君心里不禁纳闷,眼前这个男人变化可真大,跟一年前简直判若两人。过去的贾东杰很重视个人的仪表,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4-01-26 02:50:45)

随着淑君来澳日子的日益临近,贾东杰变得越来越忐忑不安。说心里话,他并不想放弃与佳丽的那段感情,佳丽无论在哪方面都要比Sarah强,两人性格不同,受教育的程度不一样,对人对事的看法也不一样。佳丽就像一个舒适的港湾,任由他自由自在,悠闲惬意;而Sarah就是一个逗乐解闷,寻欢作乐的乐园。前者是他情感驰骋的疆场;后者是他肉体享乐的世界,他想要过男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十月下旬的某天晚上,一架满载乘客的波音飞机从香港启德机场腾空而起,消失在漆黑的夜空。淑君坐在隆隆作响的机舱内,头靠在窗舷,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地面的灯火,身边的星星,密密点点,闪闪烁烁,像是在眨着眼睛逗她开心。淑君脑子一片空白,她什么都不想,只是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坐上了飞往澳洲的班机。从离开上海再到离开香港,整段的旅程已经过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4-01-12 03:03:42)

皇天不负苦心人。十月份刚过没几天,淑君便收到邮局寄来的取件通知单,几个月来悬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淑君决定第二天亲自跑一趟邮局去取挂号信,可未拿到信之前,她反而变得忐忑不安了起来,心情比以前更加的焦虑紧张,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淑君起来得很早。她匆忙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了一番,扎上马尾辫,换了一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24-01-05 02:46:26)

出国留学是人生一件大事,在签证过程中,每个人都投入太多的情感期待,可如今淑君的满心期待却变成了一种无望的等待,更令人沮丧的是没有人知道猴年马月才算有个尽头。无望不仅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还让淑君原本平平稳稳的生活,变得更加的失序和混乱,犹如过山车从高处一下子滑落到了谷底,再没有居高临下的优越可言,再无叹观止矣的景色可看,也绝无人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3-12-29 02:40:07)

淑君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她把手提包往桌上一扔,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似的虚脱无力。她闭目养神地呆坐了五分钟,然后把走累的双腿搁在一张靠背椅上,身子继续懒洋洋陷在沙发里,这是她喜欢的一种减压方式,对消除疲劳行之有效,可今天淑君却觉得不大对劲,身子安放好了,心绪却乱成一团,捉摸不定,像风一样变幻莫测,像云一样上下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3-12-22 02:55:29)

佳丽与男友贾东杰交往已有五年时间,最初两人曾有过一段心荡神驰的热恋,可没过多久这段恋情便渐渐的冷却了下来,犹如退了潮的海水,再也见不到拍岸的浪花。半年多之前,他俩的关系又热恋似火了起来,又能看到一波波涌向海岸的滔天大浪。 有一天,贾东杰忽然来找佳丽,告诉她一个出国留学的新门路。原来以前去澳洲自费留学都需要有海外亲友的经济担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3-12-15 03:05:21)

清晨,朝霞满天,万物复苏。不知什么时候,一缕晨光悄然无声地溜进了卧室,接着慢慢爬上了床,不一会儿又轻轻挪移到淑君的脸颊上,轻吻她的眼皮。睡梦中,淑君隐隐约约觉得眼皮有点灼热感,梦里的世界也变得群星闪耀,熠熠生辉,她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耀眼的阳光照得她睁不开眼睛。淑君似乎觉得阳光是从被风吹开了的窗帘中漏了进来,便迷迷糊糊起床,拉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23-12-08 03:09:07)

淑君与佳丽情同姐妹,亲密无间,这种关系屈指一算也有二十多个年头。 在那些漫长的日子里,不知有多少个早晨,她们结伴去上学,在弄堂口的早点摊位买早点,每每碰上人多的时候,她们便分开行动,你帮我排这支队,我为你站那个队。买完了之后,三分钱的大饼,你分一块给我吃,四分钱的油条,我让半根给你尝尝。她们俩对自己的哥哥可从来没有这般的亲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