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铿锵猪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亲人们来探望刘克阳 (刘海鸥说:克阳让我感谢大家的鼓励和赞许,本来只打算发四期,看到大家喜欢看,就再多发几期,谢谢大家) 爸爸去干校前来看望我。 我站在原平火车站的站台上向南翘望,看见了,绿皮火车冒着浓烟拉着长笛徐徐进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车厢门口,他满头白发,体态矍铄,我快步相迎上去,“爸爸!”我兴奋地喊出近一年没有叫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玉西”(永兴)乡亲作者刘克阳(“玉西”是永兴人家乡话对自己村庄的称呼,多少年后,听到“玉西”两字,还是那么亲切。)二十块钱的辛酸一天,在村边黄土地上,我碰上了生产队副队长李巨财。从他的模样以及子女的岁数能估计出当年他大概四十岁出头,但他很显老,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皱纹,眼光黯淡,头发也花白了,再加上衣衫破旧,俨然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不敢谈朋友作者刘克阳对不起,小郑我插队的第三年的春天,村子里来了五个大学生,他们可是稀罕物,村里有文化的年轻人愿意和他们接触,知青们看见“白面书生”们,觉得还能接受。他们是北京的大学毕业生分配到忻县专区的,还没开始工作就又下放到农村了,戴了顶冠冕堂皇的帽子——“整社工作队”。他们有些自负清高地落了户,其实内心对这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宰狼我妹妹刘克阳写的插队故事(之二)作者刘克阳铁塔窝窝插队对我来说最没有心理准备的就是“窝头”。鞋袜衣服带得足够了,大米白面不可能背到山西。我的胃不好,下乡前胃出血,学校军代表不顾妈妈的请求,更漠视我的病痛,不闻不问,威逼着我必须第一批去山西。军代表对待妈妈冷漠、傲然、老子说了算的样子我至今难忘,我至今也不明白我为什么就必须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究竟谁能改变谁转载我妹妹刘克阳写的插队故事(之一)作者刘克阳我妹妹刘克阳,北京女十一中“老高二”学生。1968年到山西原平县王家庄公社永兴大队插队。1972年病退回京,后在分司厅中学工作至退休。这里借城里一隅转载刘克阳的插队回忆。刘克阳,我家第一美女(1968年)饺子芭蕾舞和裙子1968年的秋天,学校动员上山下乡,我深知道逃不过这一劫,心里非常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妈妈——谎言如何终成真理刘海鸥全国妇联运动开始斗的是大当权派,妈妈是属于举手喊口号,被分配写命题大字报的那一类。妈妈的官职不过是个小组长,她当年十二集团军的战友在地方上都已经是党政高级领导。有话说“中央一条虫,地方一条龙”。那些地方上的龙无一例外地被揪被斗。在中央机关工作的妈妈不过是一条虫,走资派轮不上她,我们都为她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画说一生(十六、上战场,枪一响……)标题是林彪说的,完整的语录是“在需要牺牲的时候,要勇于牺牲包括牺牲自己在内。完蛋就完蛋,上战场,枪一响,老子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这句话后半截现在看来很有点“痞”,但是当时最受青年人青睐,多少人喊着这句话冲向武斗第一线。不少人就这样“死在战场上了”。我也是这样一个青年,死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解放南方,坚决向前进”这是《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之歌》的第一句。那时我非常喜欢这支歌。好听,激励人心。这两个月我的活动与此有关。形势千变万化,由工人阶级夺权而引发的“造反派”和“保皇派”的斗争越演越烈,最后上升为武装斗争。北京发生了许多大大小小规模的武斗。一天在北京市委门前,我看见一群大学生抬着一个死尸,要求市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大串连——大乱特乱的一月风暴(画说一生第十四集) 1967年一月份,上海的工人造反派一举夺取了公安厅市公安局报社电台市委等国家机器的大权,成立“上海人民公社”(几天后毛主席为之改名“上海革命委员会”),由此掀起了全国性的“一月风暴”夺权革命。北京各大院校的学生纷纷出动去全国各地支持造反派夺权。 我又开始摩拳擦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画说一生(十三、杀人魔王夏曦)红卫兵的事就先说到这儿,我不打算再回到师院附中了,将来是否正式分配工作我根本不在乎,反正我已经下定决心,文革结束(人们都以为一两年就结束了)我就去农村。所以从1966年11月到1967年11月我大部分的时间在全国各地串连,外面的一切都在吸引着我,引导我从一个地方走向一个地方,我的主导思想始终是要全身心地投入这个千载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