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3-17 18:23:52)

新娘子上轿 1980年两岸尚未解冻时,云子姑瞒过了台湾高层,偷偷访问大陆,从她那里爸爸终于听到了刘荫远的消息。 刘荫远跟蒋介石从北国大地到热带小岛,走得坚决但是无奈。刘荫远说:“我们都象新娘子一样,轿子一来,都上去了(即不知道抬到什么地方,嫁了个什么人)。”前途未卜,并不乐观。 刘荫远知道共产党的厉害,到台湾后就脱离政治,解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3-17 18:09:25)

二太太:怨宿南徐州刘荫远却不寂寞,大婚不久就在西安迎娶了第二个太太程氏。二太太是一位满清贵族延安道台的大小姐。当时满清政权刚刚被推翻,失去了势力的满人非常惧怕革命党,特别是西安起义时革命军对城中满人不分男女老幼见者必杀,更是吓坏了他们。有女儿的忙不迭地要和革命党结亲,求得一线安生。那位逊清道台不知通过什么路径把自己的女儿和刘荫远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3-17 17:55:35)

我爷爷
我没见过我爷爷,甚至有近二十年的时间,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直到1965年因为他的缘故我不能上大学,我才知道他在台湾,那时已经去世四年了。
后来在我爸爸和台湾的亲人的反复讲述中,爷爷的形象在我的脑中立体起来了,他达观开朗,风流倜傥,天马行空,我行我素,落拓不羁,放浪形骸。总之,是个极具个性的异类。他的一生有太多的故事,甚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请对大饥荒死人问题持疑议的人先hold住铿锵诸刘海鸥再过些年,十年吧,你们的观点将占领史册,急什么。让我来细数一下《有几个饥儿饿殍》中,见证了大批大批死人及吃人的人:我爹我娘,已死。要粮票的舅爷爷余文忠,已死。给我妹讲人吃人的陈大娘,已死。见死不救的徐老师,已死。河南公安厅的舅爷爷余子铮,已死。当安徽省组织部长的赵达,已死。大表叔余运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3-11 00:31:56)

有几个饥儿饿殍刘海鸥先说两句,文学城的新闻栏目中多年来多次对大饥荒(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是否饿死人的问题进行争论,每次我看到这样的消息就以下列的事实证明饿死人的事实,但是每次我的评论都被删除,从未面世。我发现只要谈理论,爱怎么争就怎么争,就是不能让事实说话,以后我再也不参与这样的争论了。今天看到又有帖子讨论这个问题,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沉埋越千年——母亲早年的一段感情事 刘海鸥(铿锵猪) 妈妈喜欢李白苏轼狂放潇洒的诗词风格,七十多岁时买了一本纳兰性德词集捧读数日,令我奇异,妈妈也读婉约派?我只觉得妈妈属于硬派人物,她很少表达细腻的感情,特别是爱,对我们极少柔和的语言和爱抚。她不是不爱我们,但是她的爱常常是通过批评指责,危言耸听,做最坏的预言等等来表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20-02-28 14:50:27)
小樊一九六八年的春节后,我被分配到海淀区某公社的一所中学教书。到学校不久就开始了全国上下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凡是地富反坏右,国民党的军警伪宪特都是混入革命队伍的异己分子,都要揪出来加以批判,重新审查,重新定性,以纯洁无产阶级革命队伍。这股风来得十分猛烈和强劲,大会小会上,军代表、农宣队和革委会领导声色俱厉:“谁参加过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2-23 15:42:45)

小美 我生妹妹以后,小美是我家第二个保姆,妹妹一个多月时她来到我们家。一看她那么年轻,我心里开始犯嘀咕,别又像第一个保姆一样干几天就走了。 第一个保姆是江苏姑娘小平,才十五岁,刚从家乡出来就来给我伺候月子。小姑娘不知该干些什么,支一支动一动,却爱看书,整天捧着一本书埋在里面。请她做点事,很不情愿放下书。我没用过保姆,不好意思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0-02-20 14:58:32)
小玲 李玲到我们家照顾老太太的时候,已经45岁,她在我们家是最年轻的,我们就叫她小玲。 小玲是我姐姐带来的,她和姐姐的相识也算是戏剧化了。那天姐姐在银行办事,九十年代的银行柜台一大溜,不叫号,存取钱的人都在柜台前乌泱着。柜员和一个顾客的争执引起了姐姐的注意,顾客是一个中年乡下妇女,陕西口音,说是要取钱急用,可是身份证丢了,正在补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春节期间在各大超市把洋人的名字写成中文。免费的。 排着队等自己的中文名字。 “我要红色的纸写。” 美得不行,拿着自己的中文名还要照张相。 不管什么节,不管谁过,不就是图个乐呵吗?祝博友们春节快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