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铿锵猪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光明与黑暗的较量(1974-1976)1974年春节我和妈妈去广州。妈妈从干校回来后,每年都要去广州和老同学及十二集团军的老战友聚会。我们住在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杨重华的家里,他的女儿小欣整天陪着我,有一天她告我有个朋友聚会,让我也去参加。到了朋友家,已经有几个人,有些神神秘秘,关好门拉好窗帘,打开录音机,播放一个讲话录音。一个人给我介绍讲话的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看到几坛有人说围棋,想起我妹妹刘克阳和刘元都写过围棋的文章,都是些轻松小段,特转发如下 落子不悔刘克阳 翻译家是爸爸刘辽逸几十年的名号,但是他痴迷围棋鲜为人知,只有他的同事们知道,还有我们四个女儿熟知。 1949年爸爸到北京工作,得了伤寒,让妈妈带着我们姐妹从大连到北京。妈妈带着年幼的我们,还有行李,赶到北京。爸爸惦记着他留在大连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5-09 15:25:06)

母亲的力量(母亲节献给自己)刘海鸥“抢生二胎”(该“抢”字是政府对生第二胎行为的描述词)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也是我离经叛道行为达到的顶端。早在“婴儿潮”的时代,毛泽东一再宣传“人多热气高好办事”,将提倡计划生育的马寅初打为“马尔萨斯人口论”者。在传统的中国家庭中,生四个孩子并不算多,连我都曾经认为将来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说不尽的老娘(姐仨聊妈) 不知怎么的,最近我们姐几个不约而同地写起妈妈,妈妈的大事情已经由二姐在《半壁家园》里写完了,现在姐妹们回忆的都是小事。三人写的回忆放在一块发表,有点长,但各有特点,琐琐细细,都起来很轻松。 妈妈琐事刘元 妈妈的单位全国妇联全是女人。大革命来了尽显婆妈嘴脸,互斗互撕互咬像极了恶狼蛇蝎。妈妈性格开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4-04 15:31:59)

爸爸的遗憾刘海鸥 今年是爸爸去世二十周年,清明之际,特发一文祭奠。 澳洲,一天早上起来,空气湿漉漉的,夜间下过雨。忽见门口的邮箱上有一支雪白的栀子花,幽幽地散发着香味。不知道是谁放的,我天天在周围几条街健走,没见过哪家的院墙伸出栀子花来。我把花插在瓶里。就在那天的晚上,我接到姐姐的电话,爸爸去世了。多少年来,我一直觉得那支栀子花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最后的日子刘元 清明节是我大姐的诞辰日,大姐走了二十个年头了。几十年前鬼在鬼节把她接来人世,几十年后还是四月鬼把她送走了。她在世活得身心俱焚病魔缠身,鬼都不忍心让她再活。姐走后我经常梦见她,她病好了回到人间。她一袭靓衣,从小伏案看书写字微驼的背直溜了,白胖的满月型脸复出了。梦中的她是安静的,不啰嗦没脾气不急躁。二十年来白天我脑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革命时期的“罗曼蒂克”(《画说一生》连环画第二十二集)
除了政治学习改造思想和工作,我的生活还有另一方面,有家庭亲人变故,有私人情感经历,有思想偷闲的时刻,还有心灵自由放飞的机会。这就有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时代,毫无浪漫可言的我的“罗曼蒂克”生活。
到了1969年底,家里人都离开了北京。爸爸妈妈在干校,海燕在新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1-02-05 14:43:02)

致读者刘海鸥 《我们的田野》封面,以我画的一张油画为背景,书名由刘元书写 几年前,我们四姐妹合写了一本书《我们的田野》,40万字,每个人各写一部分,时间段是从记事起到文革结束。在书的开头我写了一段话概括了全书的发展线索: 儿童时代 我们的田野是 爹娘给我们营造的 可爱的家园 少年时代 我们的田野是 老师教我们唱的 如梦一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回北京的艰难路程——刘元的插队故事胡老师教的插队时,我们队女生几乎都当过龙兴大队的小学老师,当然不是固定的,而是老师有情况了,就让我们当替补。最后知青就剩我一人了,我得到百分之百的概率当了一回光荣的老师。头回是李合病了,我代他二年级的课。龙兴小学校是破房子,破桌椅,唯一的教具是斑驳不平几乎挂不上白粉的花脸黑板。学校七八个老师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好马又吃回头草——刘元内蒙插队故事(8)莫旗的胸怀莫旗,我又回来了,你成了我的避风港,是我的救助站。两次踏上莫旗土地的意义完全不同。第一次来你家是洗刷灵魂,第二次来你家是找“饭辙”(出路)。我们队的插友顾钢为了我回龙兴二队找了小队大队开证明。因为我的户口已经走了,如果再回来必须再重新走一遍手续。收容盲流不一定要什么手续。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