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铿锵猪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的美国签证经历(美国八十天游之一)刘克阳2007年3月我想去美国旅行,那时候还没有什么旅行社组团去北美国家,我也不想跟团走马观花。我要自己去美国,于是开始行动。首先我给先生在美国的姐姐写信,请她给我写一封去美国探亲的邀请信。很快就收到大姑姐的邀请,我立即开始准备签证所需的材料。据说(各种版本的说法)美国签证处像进“鬼门关”,不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六秀才下海,三年不成(1983-1985)
君子兰是老宋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他八十年代的一大白日梦。那些年“下海”是个时髦名词和时髦行动,弃工从商,弃农从商,弃文从商,几乎要形成全民总动员的态势。老宋也跃跃欲试。1983年初的一天,他很晚才从徐老师家回来,坐在我的床边兴冲冲地谈起他刚在老徐家形成的一个伟大设想——种君子兰。八十年代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978-1981)1977年大学开始重新招生,招考范围除了应届毕业生外,还包括1966年以后被耽误了十年学业的历届学生。我文革前高中毕业,不在这次的招生范围,心中无限惋惜。1978年初,大学恢复招收研究生。一天,老宋从学校里拿来一张研究生的招生简章,说你可以试试报考研究生。看看招生简章,中文系、历史系、法律系都离我太远,只有哲学系还沾点边,起码《矛盾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与“凡是”不说再见刘克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要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要始终不渝地坚决遵循。”我这里说的“凡是”不是四十年前的两个“凡是”,但还是说说挥之不去的“凡是”。从小懵懂刚明白一点儿,我就知道“凡是所作所为都要听爸妈的话。”上小学之后,知道的第一条规矩“凡是学校里的一切,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遇见那些人刘克阳因为爸爸的妈妈关系,我有偶遇名人的机会。这些名人大多是文化界的名人,因为爸爸一辈子没有离开这个圈子。这些人我都无深交,有的只是照面而已,记录下来为他们做个速写。吕荧。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一天,有人敲门,我听见跑去开门,一个瘦高的中年人走进院子,我不熟悉这个陌生人,但是在大街上见过他,我赶紧叫爸爸出来,我知道是找他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凡人小故事二则刘元《永别日本》“混蛋!”,这是随着重重的拍击柜台声发出的怒骂,售货员这才懒洋洋地走过来。招呼了三声“师傅”但得不到服务,斯文男子顾客只好爆了粗口。骂人者是我大姐的高中同学洲。洲文革前考上中国科技大学,文革中流放到辽宁农村改造。改造中认识了一位被遣返回乡的精通日语的长者,洲就跟着他把日语学精深了。文革后落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秋月不圆刘克阳1969年的中秋节,我在山西偏远的村庄劳动,全然不知道那天爸爸妈妈跟随出版社的干部们一大早到天安门广场集合宣誓,为奔赴湖北五七干校壮行。之后浩浩荡荡走到北京站,上了开往湖北咸宁的火车,他们的四个女儿都在各地的乡下,没有一个家人送行。为何选择中秋这天走,不得而知,自认为聪明的革委会大概想让大伙记住这一天,告别北京,从此不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9-10 01:35:22)

阴影下的光明 1,一天散步,见路旁小树林里有一些小怪物。
2,仔细看说明,这是勺村,里面的居民叫勺人。发起者号召走步锻炼的人把自家的勺人也带出来。3,过两天勺村的居民真的增加了。4,我也忍不住做了一个勺人。5,把勺人栽到勺村。6,勺村大家庭越来越大。乐观的澳洲人在封城的阴影中给我们带来一线光明。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惧强强势的人刘克阳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和丈夫其憨上下班常常经过天安门广场。一天上班路过广场,看见一个交通警察指着长安街上自行车流中的一个骑车的人,大喊:“下来!下来!叫你呢……”停在十字路口的路人不约而同地回头张望,只见一个身穿褪了色的旧工作服的中年人自惭形秽的慌慌张张自觉地下了车,推车站在路中央。与众不同的他是手扶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写在字里行间的爱(爸爸给我的信)今天是澳洲的父亲节刘海鸥爸爸年轻时家里请人给他算了一命,别的都忘记了,只记住了一条:“命中无子”,因为后来应验了。爸爸没有儿子,连着得了四个女儿。生老三老四时,妈妈总是无奈地说,又是个女的,爸爸说,她会和其他孩子一样受到疼爱。爸爸给了四个女儿同样深厚的父爱。每个女儿都能写出长长的父爱的故事,我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