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花团锦簇----自制手工艺品 我是一个不喜欢做手工的人。小时候从没编织过手套围巾,到美国后,各种手工材料半成品五花八门,我也没动过心。这次,连我自己都没有料到,会被一个小小的花球迷住了。小花球是我做过的唯一的手工艺品。深究其因,是因为做小花球需要独立创新的挑战性吸引了我。 布料的选择。花纹的搭配,色调的契合,都是对审美概念和时尚观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0)

米雪儿是公司资料室的文件员。初次遇见她,是进公司不久的一个中午。我正在餐厅里吃饭,她端着一个精致的甜点盒子走了过来:“嗨,我叫米雪儿,刚和丈夫从波兰探亲回来。这是从波兰带回来的巧克力,你要不要尝一块?” 熟络之后,发觉她的脾气秉性与我颇为相似,生活品味价值观也格外契合。我曾和米雪儿开玩笑,倘若轮回真的存在,其前世多半是个中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一)后院的鹭鸶 如果我告诉您,搬进现在住的这栋房子之前,我不知道鹭鸶是啥东东,您可别嫌我土。 第一次看见鹭鸶,是15年前的春天,乔迁新居一个月左右。当时我们正坐在餐厅里吃午饭,某人突然指着窗外大叫:“快看,那儿有一只大鸟!”我急忙扭头望去:古树环抱的池塘里,芦苇丛中,赫然傲立着一只蓝灰色的大鸟。修长的脖颈,细高的双腿,有点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6)

故事一:马歪脖儿by艾芳 王广志是我小学二年级的同学。他皮肤黝黑,一笑起来圆圆的脸上有两个讨人喜欢的小酒窝,朗读起课文来,抑扬顿挫,字正腔圆,很受语文老师的青睐。 那天,语文老师因为临时有急事需要离开一会儿,马上就要上课了,临时找不到别的老师替代,灵机一动,叫王广志和我先领着大家朗诵课文。我们轮流领诵,他领着读一遍,我领着读一遍,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两年前回国,在国航的飞机上,见到这么一幕:我坐的是第十五排,前面十四排,短短的距离,竟然有三个男人把脚伸出来,放在了过道上。不是偶尔伸出来歇息,而是十几个小时的整个航程。我和某人调侃地称其为“锯齿形过道”。穿梭在锯齿形过道往返奔忙的空姐们可就辛苦了,亲眼看见一位空姐险些被绊倒,站稳之后,她深深地瞅了那男人一眼,满脸的无奈。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2019-08-28 06:04:43)
我的堂婶是在浙江乡下长大的。她是老大,下面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家里的生活一直很拮据。堂叔是个厚道人,堂婶嫁到城里来之后,总是接济老家的人,堂叔从无怨言。 弟弟是传宗接代的独苗,堂婶对他的疼爱是姐姐加母亲式的。听到老父亲抱怨农村的学校条件不好,堂婶二话不说,就把弟弟接到城里来读书了。初中毕业后,弟弟回乡,掌握了养蜂技术。在城里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南方某城市,香格里拉大饭店。弟弟请我们一家三口吃自助餐,大厅内装潢考究入时,食物品类玲琅满目。难怪保姆魏姐每次来都忙不迭的拍照,一定要秀到朋友圈展示。和妈妈弟弟弟妹边享受着美食边闲聊着。弟弟说起一件有趣儿的事情。 年初时,弟弟五岁的小女儿突然发烧了,且咳嗽得厉害。为了排除肺炎的嫌疑,弟弟和弟妹决定带她去妇幼保健医院诊查。 妇幼保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8 05:24:57)
我以日记流水帐的方式,写下五月回国的一些所见所闻。它可能只是一顿晚餐、一段对话、一个场景,甚至是一个人的背影,记录的点点滴滴,都是触动了我心中某个角落的东西。 (一)妈妈,对不起 五月回国,儿子一同前往。所以,我享受的不只是与妈妈弟弟公公婆婆的团圆,还有与儿子的相聚。空巢的父母珍惜和孩子相处的每一寸时光。 在公公婆婆那里,我们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回国行:幸亏当年没有回国 序言:我以日记流水帐的方式,写下五月回国的一些所见所闻。它可能只是一顿晚餐、一段对话、一个场景,甚至是一个人的背影,记录的点点滴滴,都是触动了我心中某个角落的东西。 在北京转机,我和先生特意停留了一天,为的是和大李夫妇见个面吃顿饭。多年不见,太太风韵依旧,大李却发福谢顶了。 我先生和大李是早年在美国认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巴黎情缘大奖赛水女主持: 剑胆琴心特别奖,颁给美丽的禾儿。禾儿下马策划公关无私奉献助王府,上马身先士卒双剑起舞续情缘。打理这些事儿不容易,行头必须得给禾儿配好了。 禾儿的奖品是:王府的尚方宝剑一把,巴黎时装两套,宝马香车一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