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火

廣漠寒山碧海蒼天,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正文

兰之幽香

(2022-09-25 10:37:43) 下一个

我和晴在中学同了五年学,有时邻班,有时同班。中间有一年她去外地上学了。我记得校园里她们母女携手并行的温馨场面,还有她跟另外两个女生同行的美丽风景。她们真美。晴高挑而清秀。

晴跟我一样,能说会道、爱好写作却考不好语文。另外,我们都是文艺青年。

后来上大学,我们又都在同一城市。我和另外两个男生关系亲密,跟晴之间有很好的友谊。同学发追求她,连续好几年,我们都不同意,认为发虽然优秀上进、但世故庸俗,不配。我们对晴,觉得有守护之责。后来晴跟她大学同学恋爱了,我们没意见。

毕业后,晴跟男友工作分配在不同的城市。她跑来问我,怎么办。我说这种情况,一般要分手的。晴说她也是这样认为的。后来她又恋爱了,男方对她很好。后来她去了南方,男方还追到那里去过。后来她跟老板相好,却不可能有结果。

她是乱世中的浮萍,我怎么能责怪她、或者轻看她呢?她单纯的很,只是人生无奈。

中间她妈妈的同行问我,你怎么不去追她?这超出我的想象范围,让我有违背人伦的感觉。我很喜欢她,但不爱,爱有肉欲的成分。她就是我的小姐姐。她对我什么感觉,我没法知道。

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她来看过我一次,还是很亲热。她决定从南方回来了。

不久我听说,发收留了晴。不多久,他们就结婚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们没告诉我他们的婚礼。

再见面,原来的那股亲热劲就没了,很遗憾。

在美国我见过他们的孩子。看在孩子妈的份上,我尽量提供方便。孩子懂事,像她妈。

 

在实验室里,我是唯一的中国人,还有一位乌克兰人,其他的都是美国人。麦在办公室里是我的邻座。她是个优雅的马里兰姑娘。实验室里常要干粗活,我们穿牛仔,她穿裙子。她能完全平等对待我这样的外国人。美国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但像她这样的也不多。她送我一盘她最心爱的歌碟。

麦还是我见过仅有的既有艺术鉴赏力、又有科学思维的女性。她让我解释激光原理。我讲的同时,她就将光路图给画出来了。我挺佩服她。别的学生是做不到的。

我们都喜欢麦,不喜欢她男朋友。那家伙到我们那里,长驱直入,不睬别的人。

我们的老板虽然年长,但是有些不通人情世故,有时做出些出格的事情。一次我和麦两个人在实验室里,她哭得很伤心,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我知道在美国文化里,应该将她揽进怀里,安慰她。但是我不会,我真笨蛋。我问她为什么事。她边哭边说,老板专门把她找去谈话,让她以后在实验室少笑,她的笑容怪怪的。这都是什么事儿呀。

过几天,她盯着我的眼睛,说:“墟,我不是一个强大的人。”我也不是,但我装。

那个时候,我们都穷。但是我怀恋那个时候。实验室还有个越南裔女生,旁边实验室还有个菲律宾裔女生薇常来。薇对我也亲切。我太太也在本校,有时也跟她们混在一起。

我后来搬到了纽英伦。麦拿到学位的时候,我问了她的地址,给她寄去一张贺卡。她去了西海岸。她父母去看她,在加州美丽的一号公路观光。她给我寄来一大摞照片。

后来她也搬到了纽英伦,告诉我有了未婚夫。我们保持联系,但没有见过面。

到我们生活完全安顿下来,我找她。她却不能见面,她未婚夫身体出了大问题。

我后来问过她,她总是宽慰我。

我知道他们后来结婚了。

麦现在就生活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但我们之间,因为我所不能理解的原因,已经失去了联系。

 

正是在九一一的时候,莹来到美国,我帮她安顿下来。她已婚,丈夫在别的州。她还是个小姑娘,这也要买,那也要买。我们那时还从垃圾堆旁边捡东西呢。我告诉她,不要瞎花钱。我不是一个讨好人的人,我帮人的时候,有时候会说一些不中听的话。

她当时单纯到什么地步呢?有一次我们办完事去吃饭。她觉得菜好吃,用筷子夹一片,送到我口边。我知道她犯迷糊了,我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到底吃了没有,我不记得了。

后来我们先后离开了那个地方,各奔东西。

我知道莹对我当年狠狠批评她的话,没有见怪。她现在是个成功的商人,有时还跟我太太联系。不知道她从哪打听到,我写书法。有一天,我收到一套湖笔,她给寄来的。笔是好笔。

 

男女之间存不存在友谊?我的经历告诉我,男女之间完全可以有友谊,甚至是长久的友谊,但很难做到永久。

失去的友谊常让我遗憾,甚至伤心,但这是人世间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不能强求。只能说,不求永恒,但求曾经拥有过。

我没有嗅觉,闻不到花香。我能欣赏兰花墨绿沉静的叶片和姣好娴雅的花朵。她的幽香,我只能凭借想象。

异性友谊就像娇贵的兰花,至少——我还体验过。

 

2022092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