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里永远的家

(2021-10-11 11:30:53) 下一个

早上看微信,发现发小儿贴了新的工作环境照片,才知她工作的大学,也是我们长大的校园搬迁了,搬到了另一个城市的大学城。

我心里顿时好失落。我从6岁到18岁生活在那里。上大学后,父母也因为工作调动举家迁至另一城市。我自己求学就业安家辗转数城数地,因此再也没能回去看看那个经常出现在我梦里的地方。而现在旧校址即将被拆,也就是说,我将只能永远把它搁到心里,尘封在记忆里。

在70,80年代噪杂喧嚣的小城,那是一片绿荫掩映,学术氛围浓厚的文化乐园精神净土。学校里不乏海内外名校毕业的因为曾经的右派帽子而委身于小城的学术大师们。不管是谁家,小小的两居室里,都是一样样的简陋的家具,简单的饭食,但满满的书架,四处堆放的书籍。小朋友来我家,或者我去他们家,最常做的事儿就是抽一本自家没有的书,说一声改天还你。所以身囿小城,但早已通过书籍了解了世界的精彩。我爱旅游也是那时候埋下的种子,比如上小学时读的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神秘岛》《地心历险记》等等,让我整日想着要好好念书,飞得远远,去看看外面世界的样子。记得每周末在图书馆前的小广场都有给师生的露天电影,我和小伙伴们早早地拿着小马扎去占位置。《地道战》《小街》《巴山夜雨》,《佐罗》,《老枪》,《简爱》,《追捕》,《叶塞尼亚》《卖花姑娘》《基督山伯爵》《雁南飞》《大篷车》《巴黎圣母院》《人世间》。。。。。。经常是看不到结尾就靠在父母身上睡得呼呼的,然后睡眼惺忪,难受得要命走回家去。

还有周末和暑假,一个人或者和小朋友们在校园里晃荡,一个施工用的沙堆能让我们玩半天,挖窑洞,修栈桥,玩得满头大汗回家看《尼尔斯骑鹅旅行记》《花仙子》《米老鼠和唐老鸭》;同学的爸爸教生物,带着我们捉青蛙,逮蝴蝶,用乙醚麻醉小白鼠,一片树叶,一条小虫都能引起我们好大的兴趣。那些年,我们丈量了校园的每一寸土地,上过每一个教学楼顶,清清楚楚地记得每个花坛里的花:夜来香,丁香,紫薇,美人蕉,还有漫天的柳絮,夏日呱噪着蝉声的钻天杨。。。我总是摘很多,夹在书里面。等到上初中,最爱做的事是周末及夏天傍晚,一个人爬到分隔校园和河西村郊的厚土城墙上,看夕阳,看河西农家的炊烟,随浓浓的泡桐花香袅袅升起,散在夕阳余晖里,再点缀上一树树错落有致的浅紫泡桐花,就是一副淡彩水墨画。。。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天黑,回家后被老妈一顿狂批,说一个女娃,到处乱跑不知道危险。。。但那样的暖春初夏,至今经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

提到那土城墙,从河西那边找的话,墙根下有很多暗道。记得那年初二,我和班里几个男生琢磨找个地方冒险。我就推荐了那地道,虽然我从未去过。我们一行5人,拿了一个手电,去探险。洞口非常小,得趴在地上爬进去。还记得第一个人进去时,屁股撅老高,我们都狂笑,所以我坚持最后一个进,不想让男生笑话我的狼狈样子。进去倒是宽敞起来,全是砖结构,有很多暗道。其中一个我们叫“小鸽(个)子”的男生说,我们就一直顺右走,遇岔道就右拐,这样出来时一直左拐,就不会迷路。我们就让他领头,我紧跟其后。记得我很紧张,但不愿意说自己害怕,时隔30多年,依然清楚记得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耳边嗡嗡嗡!估计大家都害怕,因为我们都不说话,就在地道里钻来钻去。突然砰的一声,手电灭了,眼前一片漆黑!我一探手,没摸着鸽子!“鸽子不见了!”我们几人不敢动,大声喊“鸽子”几声之后,鸽子说我在这儿呢,他把手电一打,我们才发现,前面地上是个洞,他掉下去了!好在洞不深,我们把他拉出来,鸽子脸上全是血,在手电光下那个恐怖啊。这下子没人逞能了,赶紧回撤!再从那个洞口爬出来发现鸽子的鼻子和嘴肿得啊!后来听说他回家后还又被父母抽了一顿。可怜的娃,那时候都皮实,也没去医院啥的。鸽子后来的鼻梁一直是塌的,当年摔得。也因为那个经历,俺对进洞穴地道这一类黑乎乎又封闭的地方有心理阴影,不再涉及。

扯远了,扯出校园了。只是那个土城墙留下太多美好的童年少年回忆。有时候和小伙伴们上城墙,大家就说,那是当年打仗攻城的地方,一定死了不少人,于是又七嘴八舌编些鬼故事出来,互相吓唬。

再后来的89年,我从家属楼穿过长长的学生宿舍区去学生食堂打开水,买馒头。会看到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总忍不住驻足看大学生们文采飞扬的诗词和战斗檄文。

也有高中时的暑假,关系暧昧的男同学来找我。怕撞到邻居或父母的同事,我们就保持着一两尺的距离,在校园里走,我介绍每个建筑,介绍每棵树木,带他看我曾经发现了无数只蝙蝠的小屋。。。好像那是我的校园。

发小给我发了一张我曾经住了好些年的家属楼照片,看起来非常破旧了。我家就在那个一层临着路口的那个,照片上能看到窗户,我似乎看到当年那个利利索索的短发女生,戴个眼镜,推着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的破自行车出来,在一群晨练的大爷大妈身边不减速,飞身而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魔羯鼠养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香槟球' 的评论 : 是的 心里永远的家
香槟球 回复 悄悄话 无论走过多少地方定居何处,好像小时候的家永远住在心里。
香槟球 回复 悄悄话 有书滋养的童年真的怀念呢!
魔羯鼠养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哈哈哈哈 看来我们是同代人。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很熟悉的环境、很熟悉的时代。操场看电影,正面人多就去背面看,握手都是左手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