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山雁

我似高飛雁,家鄉傍牟山。先賢名列子,才俊數潘安。
正文

凄婉哀艷說風塵:唐宋傳奇小説一瞥

(2021-01-12 17:58:35) 下一个

                                  

“小説亦如詩,至唐而一變。” 唐代傳奇擺脫了六朝志怪“粗陳梗概”的形式,“施之藻繪,擴其波瀾,” 使篇幅大大加長。更重要的是,它已不是“街談巷語,道聽途説”的簡單記錄,而是“有意為小説”(魯迅語);已不是專錄神怪靈異之事,而是把筆端轉向活生生的現實生活,從而預示了宋元現實主義文學繁榮的春天氣息。

唐人傳奇的精華主要是婚姻、戀愛故事,而最爲出色的則是表現風塵女子高尚情操和被侮辱、被損害的悲慘命運的篇什。

《霍小玉傳》歷來最爲人所重,它描寫的是李益與名妓霍小玉的愛情悲劇。李益是一個貴公子,他為小玉的美貌所動,狂熱地追求她。年幼無知的小玉為李益的“癡情”和才華所誘惑,對他獻出了純潔而深沉的愛。但自知身世卑微,難諧秦晉,她只希望能和李益有八年的歡愛,然後削髮為尼。然而這樣的可憐要求也是虛幻的。李益一離開她,得了官職,就忘了海誓山盟,另與世家之女盧氏訂婚。小玉聞知,憂思成疾,痛不欲生。當俠士黃衫客將李拉至她床前,小玉怒斥他的負心,然後“長慟號哭數聲而絕。” 故事寫得哀怨凄惻,在濃郁的悲劇氛圍中對位卑而情深的風塵女子的悲慘命運表示了深切同情。

《李娃傳》則對風塵女的高尚情操進行了熱烈歌頌。它寫的是滎陽貴公子鄭生赴京趕考,愛上了妓女李娃,爲此而抛棄了功名。後來資財蕩盡,為鴇母設計趕出家門,淪爲乞丐。一日風雪交加,鄭生衣衫襤褸,沿街乞討,恰被李娃認出。李娃頓生憐愛之心,不顧他“枯瘠疥厲,殆非人狀”,上前抱其頭,“以綉襦擁而歸於西廂。” 她照料鄭生恢復健康,督促他考中進士,最後兩人皆爲美好婚姻。

《虯髯客傳》中的紅拂本爲權臣楊素的侍妾,地位低微,但卻有膽有識,智勇雙全。她早知楊素“尸居余氣”,不可依附,因而當她一眼看中了衛公李靖時,便不顧一切,連夜改裝私奔李靖処。后成爲有名的“風塵三俠”之一。這是唐人婚戀小説中比較罕見的一個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

唐人傳奇中浪漫主義愛情故事也很出色。人神戀故事頗多,是受六朝志怪影響而產生的。《柳毅傳》、《崔書生》、《湘中怨解》、《盧佩》、《韋安道》等,皆清新明快,美麗動人。《柳毅傳》寫書生柳毅路遇牧羊的龍女,向他訴説自己所婚非人、備受折磨的遭遇。柳毅慨然相助,親自到龍宮爲她送信,使之得脫苦海。後來二人結成良緣。龍女美麗多情,敢於反抗夫權;柳毅正義凜然,樂於助人,都寫得很成功。另外,《李章武傳》寫人鬼戀,《伍氏傳》寫人狐戀,在唐人傳奇中是罕見的。但此兩篇中所寫鬼狐,皆具人情。且敘述婉曲,凄惻動人。實爲蒲松齡《聊齋志異》中鬼狐故事之濫觴。

唐人傳奇中的婚戀故事當然不止這些。如反映婦女社會悲劇的《柳氏傳》、《無雙傳》、《崔碣》、《陳義郎》,描寫男女癡情的《華州參軍》、《崔護》、《昆侖奴》等,都堪稱佳作。

傳奇小説到了宋代,以寫古事為尚。《楊太真外傳》、《趙飛燕別傳》等寫帝王的荒淫奢靡,頗有感諷;《流紅記》寫宮女之不幸,亦多怨情。然而總體來説,已無法與唐傳奇比肩。

值得注意的是,宋代傳奇中出現了一批反映青年男女違背封建禮教而私自結合的作品。這是隨著城市經濟的發展而產生的市民意識在小説中的反映。但小説的結尾多是廉價的團圓,又反映了這種意識的弱小和脆弱。如《張浩》寫張浩和和李鶯鶯相戀並發展到偷情,而雙方父母反對他們的結合。雖然鶯鶯也有反抗的行動,但終由府尹爲之做主,才得與張浩結成良緣。把戀愛、婚姻自由寄托於對官宦的幻想,正是宋代文人婚戀小説中的現實主義尚未形成的表現。只有在民間廣爲流傳的宋元話本小説中,才出現了大批不抱任何幻想,熱烈追求愛情而至死不渝的嶄新人物形象,為古代婚戀小説的歷史解開燦爛的一頁。

                                                            (2021-1-1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