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了然

坐拥两岸,皆不相属,看潮来潮往,记花开花落,尝人情冷暖,忆往昔岁月,愿此生安然
正文

永居 (十七)伦敦的摔打之三

(2021-11-06 16:42:34) 下一个

(十七)伦敦的摔打之三

中华书局2001年3月出版过一套世界旅游指南的丛书。我02年出来前特地去买了一本介绍伦敦的,简洁明了的图文结合的介绍,特别适合于我这种史地知识几乎为零的理科生,一直保留到现在。

唐宁街10号看上去和英国普通人家的大门没什么区别,异常俭朴,黑色的门上是全世界都认识的10号,门外就是公众的大街,人来人往,门口的警卫并不荷枪实弹,庆典式的传统服饰和佩刀(剑?)和夸张的头盔,笔直地站在那里和游客合影,也不收费,更像街景的一部分。

国家美术馆馆藏丰富,我这个门外汉只是走马观花地在那呆了一整天,转得有些晕头转向,加上对宗教的一知半解,充其量也就是视觉感受感受罢了。

大英博物馆不像国家美术馆那样,前面是被高大华贵的雕塑围绕的空旷的特拉法尔加广场,给人扑面而来的抢眼。它所处的卢塞尔大街要僻静的多。但走进外围的铁栅栏,直面那44根大柱子的大厦正面,也是气势滂沱的。也许是没有心里准备,迎面给我的冲击力非同一般。让我觉得辛苦的寻找真是很值得的。08年陪朋友再去的时候,最抢眼的是大中庭,我还以为是最近才新修的,上网查了一下,说是00年就建好开放了。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记忆里没有它。

著名的罗塞塔石(The Rosetta Stone)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璀璨夺目,以至于我在它身边来来回回好几遍都没有发现,最后还是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才有缘一睹芳容。并不大的一块黑色平面太阳石,放在特制的玻璃箱中,因为它上面的铭文有象形文字(最初没有破译)和翻译 成的希腊文而得以让人们破译古代埃及的语言闻名。

埃及金大理石雕像(The Elgin Marbles)是你绝对不能错过的藏品。那是能把你的视觉和你心里最美好的东西融合在一起的魔品。我想世上的坏人都应该去看看,至少可以帮助他们净化一下心灵。

中国展厅是每一个到访的中国人都会停留较长时间的地方。与我而言,那是一种复杂的情感,沉重中有一种哀我不争的悲凉。有些藏品你还可以看得很清楚他们是怎样从墙上或琉璃上或屋檐上被强行取下来的痕迹。你不能只一味地去谴责别人的强盗行为,有多少东西是毁在我们自己手中,被无知和愚昧砸掉的, 拆掉的,一把火烧掉的,数不胜数。

一场大火,诞生了石柱纪念碑(The Monument)。我原来以为它会很打眼,谁知它被林立的高楼包裹着,我在楼后转了几圈,角度的关系,它的高度,不足以让我能抬头越过大厦看到它的一点身影。不甘心放弃,逮着几个路人问,终于问到了一个知道的,人家笑,指着巷子说,走过去就是啊。

看门的老头好不容易等来了我这个游客吧,鼓励我爬上去,连门票都不收我的。

爬完311级楼梯,来到顶层的观光平台,已经气喘吁吁。风有些大,裹紧衣服,在平台上转了一 圈,伦敦城里灰蒙蒙的一片,夏天来会好一些吧。

只有不远处的塔桥,就像童话里的宫殿,有着一种恍若隔世的吸引力。走进去,是活生生的现代工业,走出来,你就会忘了刚才你所看到的,又回到梦境里去。再刻板不过的英国人,也有着如此的浪漫和童真,有些让人匪疑。

圣保罗大教堂还在修缮中,林立的脚手架和巨大的帆围也遮挡不住她的壮观。流连在它的花园草坪里,也是一种享受。

最好的散步去处,是从特拉法加尔广场到白金汉宫的林荫道(The Mall)。宽阔的沥青路面,两旁参天大树成荫,只是他国非故园,我找不到那种归属感。

每天就这样,依书索隐,锁定一两个目标,慢慢逛。

那天下雪了,我兴奋地一早就出门了。雪花漫天飞舞,愈来愈密,成团成团的落下。等我到达海德公园时,密密的雪花让人都睁不开眼睛。公园里已三三两两的堆起了雪人,都是年轻人,三五一群,边堆雪人便打雪仗,欢声笑语的。

白金汉宫显得比平日里更加庄严肃穆。但人们在铁栏外依旧互相扔着雪团,追逐嬉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圣詹姆斯公园里游人较少,水鸟们都站在冰封的湖面上,一动不动。我忙着在没踝深的积雪上一步一步地踩下我的足迹,却不料从旁边跑出一条欢快的小狗,转眼间就在我的地盘上留下美丽的一长串脚印,像开放的花朵。

晚上回到家,还是很兴奋,看到他们留在厨房门口的垃圾,又习惯地拿起来,哼着歌出去扔到大垃圾桶里。回来时,鬼使神差,居然还蹦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落地时,悲剧就发生了——我脚下一滑,重重地摔了下去。

不知在雪地里躺了多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是趴在雪地上的,鼻头和两只手都冻麻了,抬头看见面前家里黑漆漆的,他们都已关灯休息了。慢慢爬起来挪回到自己的房间,才发现右手食指的第一指间关节错了位,趁着冻麻了,自己把它复了位。剪了两块较硬的纸板,包在两边算是固定,夜里疼醒了好几次。

不知是手疼的缘故,还是伦敦被我逛得差不多了,我的心情逐渐低落。间或地去某个店顶一两天的班,转眼间春节就要到了,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晚上给老板电话,开门见山,说,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不可能再这样继续等下去了。如果是他们觉得我工作能力有问题,就请直接告诉我,我好另找工作或者回国。李总忙说,小邓,别误会,别误会,是因为一些原因新店没按原计划开店,不止你一个,都在待命呢。他让我再等几天,下个星期就要开工了。他还打趣说,开工后,你可别喊累让我给你假休。话都说到这里了,我就安下心来再等下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