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了然

坐拥两岸,皆不相属,看潮来潮往,记花开花落,尝人情冷暖,忆往昔岁月,愿此生安然
博文
(九)Birmingham惊魂之三
魏姐说在英国打车一般要提前打电话预定,但我们这个ShppingCentre的门口就有出租车站台,有出租车在那等客,去那可以直接打车。下班的时候她喊来商场的保安,帮我把行李一次性搬到出租车车站。下班高峰时间,道路繁忙,没看到等客的空车,魏姐说不用急,等下就会有的。等了十多分钟,来了一辆黑色的出租车。搬上行李,魏姐拿着地址和瘦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18 04:24:23)
曾经有个同屋,是个特友善的基督徒,英国白人,五十出头,小小的个头,总是笑容满面,说话特温柔,我们这一屋子十个月,大部分是二三十的年轻人,都是她的love:"How'syourday,mylove?""Areyouok,mylove?"What'sthematter,mylove?""Doyouneedahand,mylove?"“Youlookfabulous,mylove!"Oh,Iamsohappyforyou,mylove!"......她具体是哪个教派,我不太清楚。她是医院的护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Birmingham惊魂之二我以为和来Cardiff一样,肯定是先去住处,安置好我的行李再去店里。没想到早上8点老板一车直接给拉到了店里。店在PallasadesCenter里,在shoppingcenter入口处进来的主道上,店面要比Cardiff的大很多,老板帮我把行李安置在杂物间,我就开始为我的行李头疼。在Cardiff就留下了老板给的那床新被子,其它的旧东西都扔了,买了新的又添了床单被罩电视机等,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七)Birmingham惊魂之一走过那么多地方,Birmingham是唯一一个我没有一点兴趣再重游的旧地。可当初去的时候,我可是满心雀跃的,想着终于可以离开Cardiff这个是非之地了,以至于早上四点就起来了,收拾好一切坐等五点老板的车接我走,迫不及待的感觉。是下班的时候接到老板的通知,让我收拾一下,第二天早上五点去Birmingham。那时候不像现在,拿个手机就可以上网查信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Bristol一日游是个周四的下午,虎妞接了个电话,然后跟我说Bristol那边前台请假,让我周五过去顶一天的班。我担心我的口语,她笑,说那边的孙大夫是位漂亮的上海女大夫,特时髦,英语很好,让我不用担心。京少听了,笑问,既然是位漂亮的女大夫,干脆派他过去得了。虎妞回他,“少作梦了啊你,没你的份!”写给我那边的地址。京少捧心作心碎装,惹大家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五)Cardiff的下马威之四那天来了一个女孩子,高高挑挑的,小圆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和她说话很舒服。她才从国内来,在Cardiff大学读国际贸易的研究生。原来在国内她是在进出口公司上班,英语十分流利清晰,和虎妞的英语不差上下,我想这回可找对人了。她工作了一天,虎妞让她第二天接着来上班,但不知什么原因她没来。第三天一早就看见她在店门口等着,向虎妞道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四)Cardiff的下马威之三 我没有想到,到英国来的第一份工种居然是抓草药。 原来大三的时候见习,应该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呆在中药房。可我进去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轰”出来了。只要抽屉一开,不管谁抓药,枝枝叶叶的一出笼,我便喷嚏不断,只得作罢。 在学院的时候,很羡慕中药系的,能够进山里去一个学期认药。那个时候更多的是羡慕那么长时间的&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Cardiff的下马威之二 半路上顺道去了一趟Swindon的店里,周日早上七点多,诊所歇业,镇上也静悄悄的,老板卸了一些货,成药草药床纸什么的,车里有了一些空间,我把座位前面的空间清理出来,双脚能落地自由活动了,舒服了很多。 老板在一个药柜的角落里掏,几团塑料袋之后是一个白布包,说是这周的营业额,我心想难不成每周都这样下来一家一家地取?干嘛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Cardiff的下马威之一 早上五点,我们已经出发离开伦敦,这个时候老板才告诉我要去哪儿,之前一直没说,说是商业机密,不能走漏了风声,我悬着的心才踏实了一些。 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的,还不告诉我要去哪,心里怎能不打鼓?!那时候还没有开银行账户,买不了手机。心里想着,可别有什么,要不然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后来被他们调来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9-27 08:15:59)
(一)伦敦的失望 伦敦是我到达英国后的第一站。 飞机傍晚到的西斯诺,出关就一番折腾,算是比较顺的,就是那位老太太要看我在伦敦住处的地址,而我手上唯一的一个老板给我的地址,她说是商铺地址,不是居宅,不算数。我们彼此都拿对方没有办法,最后还是老太太妥协了,无奈地摇着头,放我出关。 后来才知道,老板让我给他带的那一大箱中成药,才是定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