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了然

坐拥两岸,皆不相属,看潮来潮往,记花开花落,尝人情冷暖,忆往昔岁月,愿此生安然
正文

产后抑郁

(2020-12-04 03:24:52) 下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参加父亲葬礼的缘故,每天晚上,各种不同的梦境下,都是知道父亲得了晚期癌症即将离世的揪心,一睁眼,心跳到了嗓子眼的感觉。

如果没有孩子要喂夜奶,吓醒了还可以躺着缓一缓劲,可往往是你这边刚一醒,娃那边就有了动静要处理。眼睛是睁开了,身体好像还没有醒过来,爬起来的时候就很有些沉重的感觉。

人家白天要上班,早出晚归,至少12个小时不在家,所以从一开始就知道指望不上。晚上就更没有理由喊他起来帮忙了,母乳喂养,横竖自己是要起来的,喂完奶再换尿布送睡,一个人包了,没必要弄得两个人都精疲力竭。

记事起我们基本上是父亲带大的。母亲常年早出晚归,没节没年,给人家缝衣服,记忆里最多的是夏天洗完澡后,母亲要赶在我们睡觉前洗好衣服,然后父亲打着手电筒,带着我们,一家人去到村那边的池塘,母亲清洗,父亲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摇扇子帮母亲赶蚊子,我们几个站在岸上玩。冬天洗衣服是个大事,池塘枯水期,要打井水清洗,每个星期天大半天父亲就是做这个。年三十吃年饭,经常还有人等在我家门外取他家新年要穿的衣服。

整个小学,就记得母亲有一个星期天是在家的,是个秋天,她在厨房给我们蒸馒头吃,父亲带着我们在我家下坡处的池塘边钓鱼,那个下午,我就不停地上坡下坡地跑,无比幸福。另外有个暑假,她在家呆了一个礼拜,虽然也还是在做衣服。那个星期我们几个都赖在家里转来转去,没有出去疯。

我想我没有母亲那样的幸运吧,家里的那位看不得乱,所以下班回来经常是拉着一张脸,冰冰浜浜一顿收拾声,代替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虽然现在也被锻炼得能熟视无睹了,不想清理的时候,直接用脚左右开弓,在满地的玩具,拼图,书,以及抱枕毯子堆里开出一条道来。

在他还没有被训练出来以前,我发现自己抑郁了。

前面一心就是想,让孩子平安降生,无暇其他。生了之后,要考虑的就来了:工作,收入,以后的出路,还有眼前的婚姻。

随着老二的出世,症状越来越重。有天开车去给她爸送个什么,带着娃,调头往回开的时候,突然脑袋里一团浆糊,不知道该是走在左边还是右边。后来看到对面直直过来的车,才明白了应该走哪边,赶紧换道。

她爸在后面看得吓死了,不停闪灯给我信号,我没有看到,也不晓得为什么他不按喇叭提醒。

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也知道了我真的出了问题。

然后我去看GP,转诊去 stress clinic。

电话预约看治疗师的时候好几次被孩子的事打断,这个要擦屁股,那个要喝水的,几次三番最后敲定了一个月以后通过电话“看”治疗师。

拿到他们的确定函,说是要面见。面见就面见吧,不过是开车跑一趟而已。

等到那天早上,接到电话,告诉我预约取消,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再给我一个其它的时间。好在我有一点预感,磨蹭着还没有出门。免费的治疗,要求不能太高。我也懒得再去找他们了,自己的问题自己清楚症结在哪里,还是靠自己吧。

决定离婚是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与其两个人都不快乐,不如放手。跟他说的时候他一愣,当即反对,说我没有不开心呀,哪有你这样的,一上来就是离婚,连过渡都没有。

那还能怎样呢?只能改判留家查看。他说,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说给他听。

那一年,他周末没有再出去打板球,在家帮我带孩子。熨衣服的事也都交给他了,我得空喘喘气,慢慢好起来。

第二年,他问我,能不能让他周日出去打板球,周六的主赛他不打。老大在一旁帮腔,说她也想去玩,那就去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东生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笑寒'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周末愉快!
疏影笑寒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写得很好!周末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