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阁

怨生于所爱 物过则为灾
正文

打牌记(下)

(2020-08-01 18:55:04) 下一个

       显而易见,老狐狸眼镜哥与愣小伙儿组合的综合实力强于我和艳丽姐姐,所以他们一路领先。当我们还停留在“6”的时候,他们已经轻松地冲到”J”了。

 

        我初次行走江湖便遭此败绩,心中极为不甘,无奈技不如人,也只好硬硬忍下这口恶气。艳丽姐姐的胜负心也比较强,所以一直在怨天尤人地为我们的失败开脱,怨天的例子如我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背尤人则直接剑指邻座的小伙子:刚才你一定偷看我牌了!” 小伙子倒也不以为忤,只是嘿嘿憨笑两声了事。

 

         按照我们的通用规则,打”J”时如果让对方积够分数,庄家不仅下台而且要被一路回到3。艳丽姐姐和我的心中都燃起了希望之火,期盼能毕其功于一役。

 

         那一把的庄家是眼镜哥。他扣好牌后,一反常态地犹豫了片刻,又拿起来换掉了其中的几张。这个动作传递给我一个信息:他这把牌的实力不是很强,所以在是否埋分这个关键问题上纠结。

 

         话又说回来,我还真没什么资格去幸灾乐祸,因为我那把牌更烂,一共只有三张主。根据我自己手上的牌和眼镜哥之前的表现,我猜他手上的主牌多但是弱,而且大王不在他那里。

 

        果然,眼镜哥上来就立场鲜明地吊主。正常说来,如果大王在小伙子手里,他就应该毫不犹豫地揽过牌权,把大王甩出去配合对方。但这位愣头青经常该出手时不出手,所以我还真不确定大王是在他还是艳丽姐姐手中。这道判断题对于眼镜哥来说难度系数更高,因为还要加上我本人这个选项。遗憾的是,他很快就得到了正确答案。

 

         眼镜哥在发动第四轮吊主时,艳丽姐姐沉不住气了,对我说了一句极不该说的话:你有大王就赶紧下,我好加分!” 我在她期待的目光中,苦笑着扔出了一张副牌。艳丽姐姐的话暴露了她手里没有大王,而我的出牌证明我的主牌已经用尽。答案不言自明,大王只能在小伙子手中。

 

         我已经彻底放弃了希望,这一把我和艳丽姐姐毫无生机。情况逐渐明朗,眼镜哥也恢复到了泰然自若的状态。这时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小伙子有一次出牌时不小心把黑桃主十带了出来,艳丽姐姐狠狠地骂了他两句。毕竟大家都知道他没有作弊的前科,也就看着他又把那张牌放回手里了。

 

        很快,打到了每人手中只剩最后三张牌。眼镜哥直接拎出小王吊主。他和我都已经把形势看得清清楚楚。场上还有最后四张主牌,小伙子手里是大王和黑桃十,艳丽姐姐手里是黑桃J和黑桃K。小伙子如果神智正常自然会扔出十分,艳丽姐姐出什么已经无关紧要了,然后眼镜哥甩出最后两张牌——红桃AK结束战斗。

 

        我已经放弃挣扎,随便扔了一张,然后轮到小伙子了。就在我等待他毫无悬念地打出刚才已露过一面的那张牌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华丽丽地上演了。

 

        艳丽姐姐转过脸对着小伙子,先捋了一下刘海儿,然后指着那张小王,用极其魅惑的表情缓缓问道:你能让它当老大吗?” 我当时还在想这个问题问得有多傻,如果是我就会回答:那还用说?不然难道让你当?” 

 

        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充分证明了我的图样图森破。艳丽姐姐这看似荒谬的一句话竟然瞬间激发了小伙子体内的洪荒之力,他狠狠地把拿出了一半的黑桃十又按了回去,豪情万丈地抡起大王,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同伙儿的小王砸了下去!

 

        这一动作干净利索、兔起鹘落,然后时间大概静止了五六秒。眼镜哥回过神儿来后,一反镇定自信的一贯作风,一声把最后的两张牌都扔在了桌上,冲着小伙子大喝:你砸我干什么?啊?你砸我干什么?” 

                             

         四周的旅客都向我们这边看了过来,我的心情从震惊转变为恐惧,真怕眼镜哥和小伙子在火车上打起来。这时候,又是足智多谋的艳丽姐姐及时救场。她突然间笑得花枝乱颤,对着我说:看见没?他们扔牌投降了。小妹妹,今天咱俩赢了!” 她银铃般的笑声把眼镜哥从暴怒中拉了回来。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失态,附和着说:对,今天女子组获胜,我们认输。” 不知道小伙子的神智是否恢复了正常,总之他也跟着干笑了几声。

 

        就这样,由艳丽姐姐的一句话引发的风波,又被她的一阵笑声轻松化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始信之。

 

        后来我读《孙子兵法》时,领悟到艳丽姐姐在令小伙子出大王的时候,用到了借刀杀人、美人计、反间计这三招,平息眼镜哥的怒火使的是声东击西、欲擒故纵这两计。

 

         妩媚流露于表,兵法烂熟于胸。旅途中偶遇之艳丽姐姐,高人乎?异人乎?鬼谷子之后人乎?吾莫能识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9)
评论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my热爱生活'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刚刚发现你的评论,回复迟了。当时才震撼呢,我都看傻眼了。
Amy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笔。笑痛我肚皮了。高潮是”“你砸我干什么?啊?你砸我干什么?” 。 我连读两遍。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随缘无我'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

你说得特别对,一个人的天分、个性都会在打牌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打牌是了解一个人的有效途径。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写得太好了,生动、有趣!必须赞!我也喜欢打牌,娱乐又炼脑。打牌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了解一个人。儿子将女朋友带回家,由于女方不是中国人多半不会打牌,邀请一起打牌,可以了解她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记忆力,应变灵活程度,以及脾气好坏。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淡的日子' 的评论 : 哈哈,同感。我也不会打高尔夫,但是看你的博文一样看得津津有味。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好!刚发的这篇没有笑点,等下周我再发个好笑的。
淡淡的日子 回复 悄悄话 虽然打牌的内容看不明白,因为我不会打牌,但描写生动,好像看到那个艳丽姐姐就在眼前。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等着看你写的新笑话!~~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欢迎茶儿!如果茶儿获胜,我奉上十瓶Heineken 。万一我侥幸赢了,就请茶儿送我十个自制口罩吧。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别开生面的文章,精彩!回头与阁阁开一牌局,用什么做罚或诱惑呢?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很有可能师出黑木崖。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这位艳丽姐姐真江湖人物了。:-)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你说的例子很恐怖哦,看来扑克才是他们的真爱。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阁阁讲起牌术一套一套的!:)

我只知道打牌夫妻一家的话可以打到闹离婚,哈哈哈。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牛' 的评论 : 哈哈,没问题。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你说这个打牌吧,太超脱也不好,我见过那种在牌桌上宠辱不惊的选手,已经被敌人打得落花流水还是不以为意,这样的队友也挺气人的。当然,脾气太火爆就更不好。所以说,打牌也是个修心的过程。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对呀,我也见过很多次,玩儿着玩儿着就吵起来了。
石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嗯,蓬莱格格未必贬低眼镜哥之流,我们讲和。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说对了! 我亲眼目睹过多次在牌桌上拍桌子,翻脸的。一个挺和善的人,打起牌来像被什么附体了似的。。。 还好我不是直接当事人,但是想起来那个场面都肝儿颤。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嗨,打牌虽好,就是比较伤和气!~~~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洗耳恭听^_^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附耳过来,且听我面授机宜······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后三甲还差不多。我们小镇的中国人几乎个个是牌桌高手,很难找到比我差的。如果阁阁有回天之力,让我在牌桌上扬眉吐气,一雪前耻的话,我请你吃我最拿手的煎牛排:)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哈哈,谢谢晓青的鼓励。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太好了。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的要求太低了。

咱们先设定个小目标,今年冬天进入你们小镇的三甲如何?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欢迎西西!谢谢鼓励。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牛' 的评论 : 谢谢石牛详细的评论,那我也同样认真地回复一下。

1、打牌故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主干完全基于事实,尤其是小伙子用大王砸同伙小王的行为绝无半句虚言。正因为这一幕太有戏剧性,我才会动笔把它写下来。其它的出牌细节早已淡忘,我为了故事的完整进行了补充和加工。

2、判断正确。“善于讲故事”这句评语,我确实从小听到大。

3、牌技是相对的。和您相比,眼镜哥大概处于下风,但当时在我们四人中,他处于最高水平。艳丽姐姐有点儿耍赖,但能够理解。一副牌只有两个王,她都记不住下来几个,如果不适当放水的话,这牌就没法儿打了。

4、判断错误。小妹妹已入中年,路人甲一名,好在仍是积极乐观的路人甲。

5、“狐狸”经常被用来形容足智多谋之人,未必带有贬义,如隆美尔将军在北非战区用兵诡诈、神出鬼没,因而被誉为“沙漠之狐”。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我早几年认识你就好了!怎么也能在我们小镇占据个倒数第二第三的位置。今年冬天的牌季我一定牌技大涨!(看了阁阁给京妞的回复后)
xiaxi 回复 悄悄话 “后来我读《孙子兵法》时”,阁阁真是阅书面广,知识渊博。
牌局写得真精彩!
石牛 回复 悄悄话 代表理工男,以理工男优良传统作风,简单评论一下《打牌记-下》:
1,此次打牌故事,应该发生在最近,很可能就发生在上星期。因为以故事的生动详实活泼,以碳水化合物组成的人类大脑的记忆,还远未进化如此程度,只有硅芯片才有如此记忆。
2,如果(1)不成立,那么博主有司马迁遗风,善于讲故事:太史公没有参加《鸿门宴》,看看他怎么描写:(樊哙)嗔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
3,眼镜哥的牌技不行,艳丽姐牌外招太多,直接问有没有大王,那还讲什么牌技?
4,四人中,小妹妹最可怕,前途不可限量。
5,眼镜哥代表了牌技高超之人。《打牌-上》赞了眼镜哥,在《下》中口风大变,认为是“老狐狸”,是否不厚道?请解释!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胖胖慧眼如炬!照你这么一解读,艳丽姐姐只用“摄魂术”就足以一招制敌。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欢迎小C! 哈哈,那确实是一场终身难忘的牌局。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哦,看到这里我好像明白了,阁呀,我好像看到了你和眼镜哥全神贯注于牌局的时候,艳丽姐和小伙子那诗外的功夫:荷尔蒙充盈、电波强力、空气里自带小马达。。。我估计其实小伙子老早就晕菜了。你这个牌局太有意思了,见识了一位艳丽姐这样一位军事家!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你居然还记得剩几张主? 我的天哪
+1 看来小冒跟我一样 永远是那个拖油瓶的……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哈哈,好精彩的结尾,这回是一勾勾到底了:)
+1
cxyz 回复 悄悄话 后来我读《孙子兵法》时,领悟到艳丽姐姐在令小伙子出大王的时候,用到了借刀杀人、美人计、反间计这三招,平息眼镜哥的怒火使的是声东击西、欲擒故纵这两计。
— 哈哈 阁阁悟性很高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如果庄家开牌就吊主而我的位置是帮庄,我通常是揽过来,扔出大王帮庄家跑分,然后出A帮庄家跑副牌,帮无可帮时再扔一张小主吊回去。你的策略和我基本相同。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童谣' 的评论 : 谢谢童谣!你的每一条留言都给我很大的鼓励。

很高兴你喜欢我的小文,欢迎常来坐坐!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谢谢七月的鼓励!

你又换头像了,有个艺术家女儿真让人羡慕。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眼镜。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太有意思了, 借刀杀人、美人计、反间计,声东击西、欲擒故纵。 艳丽姐姐算不算“情商高”? 哈哈哈。

如果小伙子手中的主牌都是小牌和大王, 他要怎样配合眼睛呢? 这桌牌的座次明显是 眼睛-阁阁-小伙子-艳丽姐。 如果不压住第一轮吊主艳丽姐的 主K可能就会挣分。 如果是我, 会出大王, 然后继续吊主。 这是不是最好的打法呢?

其实就是玩玩儿, 没必要那么紧紧于怀。 还是阁阁的姥姥和舅舅的玩法会让大家更开心 -- 把外孙女和老婆都哄的高兴, 自己其实也不吃亏。 :) 玩儿, 不就是为了开心?
童谣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我有如身临其境,哈哈,太好玩了!已经把你发的七篇文章都看了,非常喜欢!多写啊!????????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太棒了,阁阁!我的牌技就像小伙子那样臭,常常被牌风差的牌友怒目和抱怨。今天从你这里学到了些基本常识。能把打牌这个事儿说清楚,阁阁更加让我佩服啦!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那只是一副牌,主牌和副牌A、K是必须记的。否则会被打到满地找牙。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你居然还记得剩几张主? 我的天哪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松松速度好快!欢迎!

哈哈,我们大获全胜。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好精彩的结尾,这回是一勾勾到底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