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人间真善美

悉尼生活,旅行杂记,人生随笔,情感散文
正文

疫情受控,又该背起行囊踏上旅途

(2021-03-07 02:14:18) 下一个

悉尼已经多达四十多天"无社区感染"(No Community transmission)病例,接种疫苗计划也在有序的推进,带来了终结疫情的希望,新冠病毒已呈强弩之末,人们变得不再恐惧,没有什么比带着希望回归生活常态更鼓舞人心,重启旅游就是回归常态的重要部分。本周我和太太到钮省旅游重镇史蒂芬斯港(Port Stephens)旅游。去年三月,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我们曾冒险去了昆士兰州的黄金海岸,亲眼所见澳洲旅游业受到的重创,以及人人自危,百业萧条带来的震撼。时隔一年,我们又重返著名景区,感受一下一年带来的变化。

史蒂芬斯港位于悉尼北部160公里,驾车大约需要2个多小时。它是一个著名的度假旅游胜地,名副其实的水上乐园,每年吸引成千上万的各国游客来这里旅游度假,也是新南威尔士州知名度最高的旅游胜地。史蒂芬港在卡鲁阿河(Karuah River)通往塔斯曼海(Tasman Sea)的入海口处,海港的下半部是海洋生态,上半部为河口生态。这里大多为浅滩和沙地,遍布有26个海滩,以及星罗棋布的迷人海湾。这里有丰富的海洋资源,众多的海洋生物,也是宽吻海豚的栖息地,还是南北迁移座头鲸往返的必经之处,这些都为各类海上运动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乘船观赏海豚和鲸鱼、海上滑翔伞、游泳、浮潜、冲浪、帆船、皮划艇,还有其他许多陆上休闲运动。

去史蒂芬斯港并不需要提前规划,我们过去也曾在那里度假,可谓是轻车熟路。我们唯一考虑的是疫情和人流。悉尼已经成功控制住疫情,疫情已非非第一优先考虑的问题。接下来就是人流,从下个月开始,又到了学校的复活节假期,届时去那里的游客将会暴增,景点、酒店、餐厅都会受其影响,所以我们就把这次行程安排在本周星期三至星期五。

星期三早晨,天气阴、雨交替,偶尔还会露出一点阳光,这种天气对驾车的人来说是很棒的体验。我们的车沿着中央海岸一路北上,沿路风景优美,到处都是海滩、海湾和美丽的湖景,再加上天公从旁作美,让原本枯草乏味的驾车变得兴致盎然,不多久我们停在Mackenzie Reserve(麦肯齐自然保护区)稍作停留休息。太太非常喜欢这里的Budgewol Footbridge(布奇沃尓行人桥)和周围的水色美景,这也是我们选择停在此处的原因。

保护区内的停车场零散的停着几辆车,与停在场相连的是一个小公园,整洁的草坪,散发着淡淡的芳草的香味,像是刚割完草之后。公园里有几处凉亭,旁边是一处烧烤的区域,可供周末家庭聚会。一座白色的木质拱桥跨越河的二岸,沿着河边错落着几只长椅,供人一边休憩,一边观赏河边景致。河水清澈见底,有鱼可供垂钓,碧绿的水中有几只小野鸭悠悠地划着水,成群的白色水鸟,时儿在河面上飞掠,时儿在河滩上踱着碎步。河对岸是绿树掩映,有一条沿河步道让人徒步行走。

太太先在河边拍照,后又走上拱桥到了对岸。这时,有位遛狗的老汉与我们迎面相逢,大家相视一笑,我先开口:"这地方很美!"
老汉连忙称是,然后停下脚步,用探究的口吻:"你们从悉尼来?"
我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即是回复了他的疑问,又提出了我的问题。
老汉说:"过去这里很热闹,到处都是拍照的游人,还有很多钓鱼的人,现在,这里变得异常的冷清,平日游人寥寥无几,周末略多点,而且大多数都是从悉尼来的。"
我连忙回答:"我们是去史蒂芬斯港,路过这里,过来看看,想不到风景这么的优美。"
老汉一听哈哈大笑:"这里可不能与史蒂芬斯港相题并论,那边才真的称得上风景秀丽。"
我们还谈了些其他的话题,临别时,老汉说:"祝你们旅途愉快!"
我们也道了谢,不多时老汉走过了木桥,走入对岸的公园里。澳洲人喜欢聊天,只要你有这样的闲情,不愁找不到聊天的人。

我们俩在这里勾留了1个小时,又继续北上。到达预定的酒店,已经过了下午2点。

史蒂芬斯港的商业中心是尼尓森湾(Nelson Bay),而尼尓森湾的中心位置是d’Albora Marinas码头,我们住的酒店离码头只有一步之遥。这家酒店非常整洁干净,我们的房间客厅和睡房并行排列的,房间面积都很大,还有二个落地玻璃门直通大阳台。午后的阳光穿过落地的纱窗照进屋内,占据着很大的一角,四周墙壁粉刷的洁白如雪,显得特别的宽畅和明亮。

我们在酒店沒有片刻的停留,就急忙直奔托马利山(Mount Tomaree),托马利山位于托马利国家公园(Tomaree National Park)内,是史蒂芬斯港入口处,高160米。山虽然不高,但颇为陡峭,攀爬需要付出一定的体力。我们到达托马利山已过了下午4点,这时天色渐渐灰暗了下来,大块的乌云盘踞在山顶,看上去没有丝毫消散的意思。我们也是寸土不让的架势,头也不抬的往上走。整座山被树林覆盖着,一片密密层层的绿色,真是一片绿意迎人的图画。山脚下的步道修整的很平整,顺着坡度一直往上,大约走了1/3高度时,山路变得越来越崎岖难行,有的路段只供1人通过的钢铁扶梯,呈65度左右角度,需要双手紧紧的抓着扶手。也有的路段路宽不到2米,勉强只能2个人通过。今天,往上爬的游客并不多,偶而会碰上几个下山的游人。突然,在我们前面的山道上堵着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俩一前一后,佝偻着背,蹒跚而行。再仔细看,原来在他俩的内侧都各有一个2岁大的小孩,摇摇晃晃的走着,小两口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护驾着,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他们赶紧抱起孩子,把身体侧过一旁,让出一条通道给我们。我们连忙道谢,三步并做二步地快速通过。二个小孩瞪着圆圆的双眼,注视着我们。走不多远,我又回眸望去,小孩已被放回地上,他们依旧慢慢悠悠的走着。

我们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山林变得稀疏了,光线也变得亮堂了起来。只听太太在前面一声惊呼,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史蒂芬斯港的全貌已经尽收眼底,美中不足的是这幅全景图蒙上一层灰暗的色彩,但是不管是什么颜色都难掩整个海湾的宏大气势。太太喜欢摄影,美景当前,立刻变得忘乎所以。看着她一副忙前忙后,一丝不苟的敬业态度,我真有点自愧不如。再往上爬几分钟,就可以抵达山巅。山顶上只有三五个游人,大家都专注于观赏山下的奇异美景。山顶的东面是浩瀚的塔斯曼海,中间的陆地是一片绿色苍茫的托马利国家公园,三座高低不一的山丘纹丝不动的立在岸边,山丘之间的浅滩上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滩,这就是著名的天顶海滩(Zenith Beach)、沉船海滩(Wreck Beach)和箱子海滩(Box Beach),这里风高浪急,是冲浪爱好者的天堂。

我们在山顶呆了一会儿,天开始变得更灰暗了,空中飘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本来我们还存有观赏日落余晖的热情,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我们只能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走下了山。下山的路特别的好走,我们的脚底仿佛安上了一双弹簧,感觉格外的轻松。走在半道上,迎面又碰上这对小两口,他们看到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态度,在雨中,他们似乎更加的不慌不忙,从容淡定,相比之下,我们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

第二天,我们的行程主要是沙滩骑骆驼。斯托克斯沙丘(Stockton Sand Dunes)位于史蒂芬港的安娜湾(Anna Bay),整个沙丘长32公里,宽2至4公里不等,沙丘最高达30米,有4200公顷的面积,是南半球最大的海洋沙丘。沙丘上有很多运动项目,骑骆驼、骑马、开四驱车、滑沙等。我们到达安娜湾已近中午,天气特别的晴朗,站在比鲁比海滩(Birubi Beach),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沙丘。蓝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巨大的沙丘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壮观,金黄色的,漫无边际一直沿伸到天边,而沙丘的另一边,一直延伸到海边,湛蓝的海水,白色的浪花犹如给沙丘添上秀美的花边。一半沙漠,一半海水,真是一副壮观无比的画卷!

骑骆驼活动大约持续有20分钟,一长队的骆驼浩浩荡荡的绕着沙丘固定的线路走一圈,我们骑在骆驼队中的第三位,坐在上面,高高在上地俯视周围,有一种不一样的体验,难怪人们都喜欢俯视大地,它要比仰望天空来的轻松自在。行程中最刺激的要数骆驼在海滩上行走,阵阵的浪花拍打在骆驼的脚上,骑在上面的人有点惊恐,而骆驼依然不紧不慢,如履平地。我们骑的一只骆驼名字叫吉米(Jim),工作人员说它很听话,但它走起来却不太听指挥,一直紧贴着前面一头骆驼的臀部,我一直用手指点点它,喊着它的名字,叫它放慢些脚步。骑骆驼的活动令人兴奋和圆满,牵骆驼的工作人员很热情,为我们每个人都拍照留念,而且他的摄影技术娴熟精湛。

下午,我们去了小海滩自然保护区(Little Beach Reserve),在那里放松悠闲地过了一个下午。保护区内有个非常优美宁静的海滩,游人不多,三三两两地散落在海滩各处,有人下水浮潜、游泳,有人支起一把遮阳大伞,坐在伞下悠闲地看书,有的人躺在树荫下乘凉聊天,更有人对着美景凝眸远望,不远处的船只坡道(Boat Ramp),有10多只鹈鹕引颈期盼着钓鱼的人归来,就像是小孩等待自己父母回家。

第三天也是个大晴天,早上8点,已经日上三竿,整个尼尓森湾沐浴在一片的金色之中。碧海蓝天,风光迷人,海湾里吹着习习的微风,有点凉意,让人颇有些秋高气爽的感觉,进入了三月,澳洲进入了金秋时节,虽然阳光还能呈一时之威,但是已经有日薄西山的味道。

d’Albora Marinas码头停着几十艘各式游船,大的如出海观赏海豚和鲸鱼的大型游轮,小的仅供三、五个人出海观光、垂钓的游艇。它们无一例外的昂首挺胸,整齐地排列在码头。阳光照在白色的船体上发出刺眼的光芒,白色船体倒影在蓝色的水面上,微漾中尽显另一种迷人魅力,一种梦幻般的画卷。我们沿着码头往前走,一条沿河的林荫堤岸一直延伸到小尼尓森湾(Little Nelson Bay)。在堤岸上,我们走走停停,观赏周围的景致。这时从对面走来了一对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夫妇,那位男士指着水面对我们说:"你们看,这水面下都游着鱼。"我们定睛一看,确实如此,有很多鱼,大多都是1尺来长。那男的继续说:"我们租的是不带橱房的房子,否则的话可以天天吃海鲜。"然后指着自己的大肚子:"这都是吃海鲜吃出来的。"澳洲人真有趣,如果钓鱼这么易如反掌,那么,这么多人驾船出海钓鱼不是舍近求远吗?

 码头对面是尼尓森湾的繁华商业街,有近百家各类商店,以餐馆、咖啡店、旅游纪念品商店居多。主街是单车道,显得有些狭窄,人行道上种植很多大树,商店庇荫在树底下,绿沉沉特别的幽静。以前,每逢旅游旺季,街上到处是摩肩接踵的人群,非常热闹,人们喜欢在这里可以找一份难得的雅致和悠闲。9点刚过,店铺陆陆续续地开门营业,逛店的顾客不多,大部分都是当地居民,游客很少,特别是海外游客几近绝迹。我们走入一家商店,太太看见一只手工编织的小篮子爱不释手,她喜欢买各式玲巧精致的小玩艺,买的时候总要找各种理由,买回家之后便束之高阁,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三天的时间过的飞快。当我们的车驰入悉尼的时候,正值下午放学,路上都是准备返家的学生,感觉到处都是喧腾,让人眼花缭乱。在闹市中能做到心如止水,千尘不染,需要很大的修为,而我们常人能做到身在闹市,心有所属也属不易,而这份心灵的属地就是能自由自在飞翔的地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快了,曙光就在前面!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伶牙俐齿' 的评论 : 是的,谢谢!
伶牙俐齿 回复 悄悄话 风景真美!大自然的魅力总是令人無限的向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