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人间真善美

悉尼生活,旅行杂记,人生随笔,情感散文
正文

时代巨浪与友谊小船

(2020-08-23 03:47:38) 下一个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己有半年之久,这场瘟疫衍生出许多次生的灾害,朋友分手就是其中之一。

过去我一直认为朋友之谊乃人生中的一大幸福,得之我幸,可相扶相持,陪伴终生。朋友是继父母、夫妻、子女、亲友之后,又一重要的人伦关系。但一场席卷而来的新冠瘟疫让我对这层关系产生了徬徨和动摇。有些朋友,甚至是亲密朋友并不一定要做到有始有终,三观不同的朋友关系早一点划上句号,其实并非是什么坏事。我们经常能看到因为对疫情的看法不同,立场的对立,而同自己的发小、同学、好友、闺蜜闹翻的场面,那些看似朋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在新冠病毒面前都像是沙土垒起来的长城,遇到水立刻土崩瓦解。

大多数人都有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有自己的想法要表达,但又怕陷入政治的漩涡而给自己带来麻烦。新冠疫情让很多人放弃后者所带来的恐惧,平时很少表达观点的人也加入了发言和发帖的大潮。观点的迥异,立场的对立,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冲突越趋频繁,裂痕也越渐加深,很少有人能完全置身事外。这样的情景会不会随着疫情的改善,常态的回归,纷争的减少而得以修正?对此我很悲观。

其实,自己并没有同哪位朋友有过任何表面上的不愉快,但有时看到个別人有意无意发表一些极端的言论,心中难免产生一些不满的情绪,心存芥蒂地与朋友相处总有些不自然,对朋友也就釆取了疏远的态度,但相对来说仅是个案。自己的朋友圈很少有人高谈政治和发表有争议性的言论,避淡政治可让大家相处比较自在,对立也会减少。其实,这么多年交往下来,大家都知道彼此的价值取向,避谈政治是为了珍视这份友谊,是为了圈内和谐氛围不受到干扰。我也知道,社交媒体是一个开放性的言论平台,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的自由,对于朋友的出格言论难以释怀,或许是一种没有宽容之心的表现。话虽如此,但是为了一句话,一篇文章,一个立场,毅然决然的跟几十年的老朋友割席分坐的事情却时有耳闻。在疫情肆虐的日子里,友谊的小船经不住风浪即让人感到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没有人希望友谊走到这一步,也没有人愿意又失去一位本来就不多的老朋友,有时现实让你不得不忍痛割爱,虽然受伤的往往是自己。

中国人把朋友关系看的很重,在五伦之中占有一席之地。人是社会动物需要结交朋友,每个人在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类型的朋友。小时候结交的是小朋友,"竹马之交"的儿时玩伴情感淳朴,关系单纯,不参杂任何杂质。随着人的年龄不断增长,交友的范围越来越广,朋友的组成也日趋多元。年青单身的时候以多交朋友为主,到中年以后,朋友的圈子开始缩小,朋友之间的关系也趋于稳定,形成相对固定的圈子,到了老年,知己的朋友会日趋减少,老友的流失甚至比财富的流失还要令人伤心。

古代人交友讲究个"信","信"即包括信用,同时也包含着相互之间的相知。今天,这个交友法则还是要以"信"为基础,只是现代人的社会关系复杂,名利场上的诱惑也多,朋友之间光靠"信"似乎还远远不够,还得加上"道"字,也就是朋友之间要道合义同,"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方能永以为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三观一致。有了"信"和"道",再加上爱的元素,性格的契合,这样朋友关系才能走的稳,行的远。

古今中外,朋友之间的亲密友谊毁在三观上,栽在政治上的事例层出不穷。梁实秋曾说,朋友之间,多少成长中的友谊都被这个阿堵物(钱财)所戕害。现在看来被怪兽(政治)所戕害的成长中的友谊要远远大于钱财带来的伤害。这样的事例在上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表现的最淋漓尽致。沈从文和胡也频丁玲夫妇在北京因文章结缘,仨人都是20岁出头的"北漂一族"。沈从文和丁玲又都是从湖南湘西出来的老乡,朋友情义加上同乡之竩,让他们的关系亲如兄妹。他们同住在一幢破旧的公寓,过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买文为生的生活。他们生活上互相帮助,事业互相扶持,一起共同创办过杂志,可以说志趣相投,肝胆相照。后来胡也频丁玲加入了"左联",井先后被捕入狱,沈从文还曾四处奔波,设法营救。丁玲思想左倾,出狱后去了延安,成了革命作家。沈从文只想好好的教书育人,笔耕不辍,却被郭沫若归入了桃红色反动作家的行列。政治立场的不同给沈从文和丁玲以后的冲突埋下了伏笔。最后不仅深厚的朋友之情恩断义绝,丁玲更是在报刊上大骂沈从文。朋友间的反目成仇又添一桩不幸的闹剧。这样的事情在文坛中颇为常见,在其它地方也并不新鲜。

过去在报刊杂志上骂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百姓没有这样的特权。互联网的大潮让每个人都享有平等骂人的权利,尢其在新冠疫情下,人们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话题来从事这项"爱好"。过去最常见的是二人面对面的隔空对骂,现在可以是看不见对方人影的骂,隔着国的骂,跨着洲的骂,横着洋的骂。过去往往是针对与自己有交集的对象来骂,眼下只要稍有与自己立场相左的,就可以开骂。从朋友骂到陌生人,从微信群骂到电报群,骂的乐此不疲,也不知道骂人伤身,骂人折寿的道理。冰心和扬绛大多以优美的文字与别人对话,她们的生命不但活的精彩,还活的健康长寿,不得不说与她们从不写骂人的文章有莫大的关系。越扯越远,还是回归正题。

交友是件很平常的事,因为人人都有可以交朋长;交友又是件难事,知心的好朋友难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的人穷其一生未必找的到。因为易得,所以对一般人可以较宽容;也因为难求,又对好友的言行用放大镜来检视。新冠病毒让朋友以前不轻易表露的东西都呈现在眼前,就像大潮退去,海滩上的裸泳者被看的一清二楚。祼泳者戏水浪潮并没有错,错的是看的人太"守旧",眼睛里容不得半点裸体的香艳。既然如此,还是各自方便,分道扬镳较为合适。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不但毒害人的个体生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那些留给人们的伤害是暂时,还是永久的存在,其实并不重要,我们唯一能把握的是用多重的视角看世界,用宽容的心对待他人,用良知的坚守来鞭策自己。极端的人比较狂热,具有攻击性,无论是在言语,还是在肢体上,所以我们选择中庸;党派色彩浓厚的人比较不问是非,所以我们尊重事实;立场鲜明的人比较寡义,所以我们尽量远离,免受其伤害。远离了这些人,或许能给我们的交友带来更大的空间。

身边有真正的好朋友是人的一大乐事。生活中可以没有家人陪伴左右,但朋友一定是不可或缺的人,特别是我们身处海外的华人,更是如此。在异国他乡,我们除了结交西人朋友之外,交友的对象还是华人为主。华人的圈子有中港台和海外移民之分,又有新、老移民的分别,如果要结交与自己背景相同的朋友,这里面的难度不小;这个社会,以钱财和有否利用价值来结交朋友的还有很大的市场,所以你拿一份真心待人,人未必会拿一份真心待你,交友的复杂可见一斑;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主义,那么多的党派,那么多的思潮,那么多的纷争,有时你不想招惹政治,但它却实实在在影响你的生活,以"道"择友,其困难可想而知。其实我们也没必要打着灯笼四处寻找朋友,以开放的心态处人,以谨慎的态度择友,朋友能够善良谦和,莫逆于心,互敬互爱,已经是十分的难得,其他的都不重要。

朋友关系能维持长久而不坠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请好好珍惜这份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