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人间真善美

悉尼生活,旅行杂记,人生随笔,情感散文
正文

穿越赤道

(2020-07-19 03:09:07) 下一个

 

一百年前,能够穿越赤道的人并不多,其中除了居住在赤道附近的居民之外,要数远洋航行的船员机会比较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赤道是非常遥远的天涯地角,听闻己属难得,更别提穿越了。

 

今天,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商业航班、运输货船、豪华邮轮,甚至是远足旅行,跨越赤道已非难事。特别对于我居住在南半球的人来说,每年外出旅行,而且目的地又大多在北半球,不可避免地频繁穿越赤道。30多年下来,自己都搞不清到底有多少次这样的经历。说到穿越赤道的体验,其实坐飞机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普通人根本无从体会,等到如梦初醒时,飞机早己飞离赤道很远了。然而乘坐邮轮的体验就完全不同了,去年秋天,我亲身经历了一次跨越赤道之旅,留下了很深的记忆。

 

  

我们这趟邮轮是从悉尼出发,终点站是夏威夷檀香山市,中间要停留新西兰和大溪地等6个港口,整个21天的行程要横跨二条线,一条是"国际时间变更线"(International Date Line)还有一条就是"赤道"(Equatorial)。邮轮穿越"国际时间变更线"也意味着时钟要倒拨回原来的那一天,等于是这天我们整整度过了48小时。穿越"国际时间变更线"除了拿到船长签名的一张证书之外,也沒有留下什么特别的纪念。然而,穿越赤道线的仪式可是我们整个行程中最隆重的活动。

 

以前也曾听说有关赤道有趣的现象,譬如:赤道是地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所以日出和日落的时间是地球上最快的。在赤道上,由于南北磁场引力的作用,如果你闭着眼睛走直线,身体往往会偏向一侧而无法直行。赤道是地球重力作用最小的地方,通常人的体重会比平时减轻1公斤左右。还有,5月份南半球正是寒风瑟瑟的初冬时节,早晚外出都要加上一件厚外套。而此时的北半球那可是艳阳高照的初夏季节。所以我们的邮轮一路北上,气候就越变的温暖,越接近赤道,海面越风平浪静,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闷热潮湿的气息。很多游客从早到晚都盘桓在甲板上,喝酒,聊天,日光浴,无敌海景,享受悠闲的度假生活。

 

赤道附近通常只分为"雨季"和"旱季",全年气温变化不大。5月正是南太平洋赤道的"旱季"。天空格外的晴朗,明媚的阳光洒满了整个海面,风平浪静,海波微微的漾着浪花,泛着粼粼波光,邮轮低速航行,小心翼翼地向着赤道靠近,怕惊扰这片宁静祥和的海洋。邮轮为我们准备了一个盛大的跨越赤道仪式,对于我来说这可是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体验。我和太太早早的吃了午饭,然后登上了14楼的邮轮的甲板。

 

14楼的甲板是邮轮最为热闹的地方,自助餐厅、酒吧、舞厅、小壁会议厅、游泳池、桑拿、健身房、甲板健身步道。仪式被安排在游泳池旁的露天舞厅举行。踏上宽阔的甲板,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多游客,人们都希望能占据比较有利的位置,亲眼见证难忘跨线时刻。献祭的中央放置着一张长长的桌子,桌面有一个用洁白的台布包裹的盛放器具,上面安放一整条10多公斤重的吞拿鱼(Tuna),用来祭祀海神。长桌的两边各放几只绿色和红色的塑料筒,里面分别放着巧克力酱和奶油酱和番茄酱。这些都是今天要用的道具,游客们都在翘首盼望着传说中的"赤道祭"登场。

 

  

"赤道祭"要追溯至大英帝国大航海时代。那时远洋航行是一种充满挑战和危险的旅程,海员通常需要长时间在大海中航行,面对喜怒无常的大海,单调的生活,寂寞的灵魂,紧张恐惧的工作,正常人处于这样的环境也会变得情绪低落,暴躁易怒,人格扭曲。祭祀神灵,祈求庇佑也就成了他们抚慰心灵的灵丹妙药,"赤道祭"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应运而生,成为海员和渔民们穿越赤道最重要的仪式,它可以看作是保佑航海者平安吉祥的符号,特别是第一次穿越赤道的航海者,更是一种走向成熟的脱胎换骨。过去船上举办的"赤道祭"非常的变态和残暴,如今这种仪式变得更加文明和热闹,但祭神的精髓没有变,通常是祭祀古希腊波赛顿海神,以达到神与人的呼应。

 

古希腊神话中,波赛顿海神掌管着地球上的所有的大海和湖泊,并以爱琴海作为他的居所。波赛顿赠予人类第一匹马,被人们视为马匹之神。他手中握有一把金光闪闪的三叉戟,骑着白马的黄金战车驰骋海疆,而那把三叉戟是威力无比的神器,可用它在海上掀起滔天巨浪,引发狂风暴雨,地震海啸,吞噬了绵延的大地。用它能击碎岩石,涓涓清泉喷涌而出,浇灌大地,让农民过上丰收富足的生活。波赛顿在海上驰骋万里,会引来无数的鱼和海豚竞相追逐,所到之处,海面风平浪静,一派宁静祥和的世界。三叉戟、海豚、鱼、马匹成了航海者顶礼膜拜的圣物。

 

  

船上的游客们都陆陆续续汇集在甲扳上,把献祭的舞台围个水泄不通。挤在最前面的人全都席地而坐,有盘腿坐的,踞坐和箕踞的,一看便知这是一场娛乐性十足的仪式。站在后面的人更多,人附着人,个子矮小的人需垫起脚来观看。甲板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有些晚来的游客发现没有插足的余地,只好移步登上15楼的平台,居高临下的观看,人人手中拿着手机、相机,没有人愿意错失这么有意义的跨越赤道仪式。

 

这时,一位身着白色厨师工作服,头顶大厨帽的中年人来到祭台边,他先说了一番赞美祷告的话,然后请游客们依次排列参观摆放在台上的圣物(一条大吞拿鱼)。人们热情高涨,很快沿着甲板步道排起了一队队参拜的长龙。大家郑重其事地站在圣物前,有虔诚地亲吻的,有站在前面喃喃祷告的,有手舞足蹈的,更多是在拍照留念,都极力想从这尊圣物上沾点好运。一拔拔的人,一张张兴奋的笑脸,全船上千名游客轮番上阵。光参拜圣物就花去了很长时间,然而,谁会在乎时间呢?在邮轮上人们最富裕的就是时间。其实这仅仅是一个"暖场",重头戏还在后面。

 

邮轮在缓慢的接近赤道。不知什么时候,明媚的阳光开始被乌云笼罩着,但人们并没有在意这些变化,还是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这时几名身着白色制服的高级船员分别举着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国旗绕场一圈,旗帜所到之处都会引起一阵小小的躁动,人们纷纷让出一条通道,边拍着手,边随着音乐舞动着身子,把仪式的气氛推向一个高潮。那些举旗的船员分别在五面国旗插在献祭台旁,正式拉开了整场活动的序幕。

 

  

不一会儿,10多名男女船员像一长串大闸蟹似的被拉上了甲板,他们个个面带笑容,光着脚,身上裹着白布,双手缠绕着一根棕色的粗麻绳,由一名船员牵引着步履蹒跚地从人群的前面走过。人们的欢乐情绪更加地高涨,有跟他们说话的,有跟他们合影留念的,有故意不让他们前行的,不论他们走到哪里,周围都围满着人,寸步难行。这些船员被人们称为"蝌蚪"(Pollywog),他们是一群从未穿越过赤道的新船员,而这场仪式说白了也是为了戏弄一下新船员,为寂寞的海上生活增添一份乐趣。

 

一番"招摇过市"之后,"蝌蚪"们还得面向全船的人双膝跪坐在地上,像一排等待宣判的犯人。这时,装扮成海神的波赛顿和他的太太安菲特里忒王后一起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他们站在游泳池中央(横跨游泳池的移动铁桥),象征着刚刚从海上归来。波赛顿海神头戴着金色的王冠,披着长长的白色假发,蓄着大胡子,身着白色的长衫,系着金色的腰带,手拿一把金光闪闪的三叉戟。给人以壮严威武,高高在上的感觉。只有掌握着权柄的海神才可以赦免人世间的种种磨难,赐予人们平安喜乐。波赛顿用宏亮的声音宣读了一份声明,大意是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拯救人类,让全船的人安全地度过赤道,赐福这趟万里旅程,也把美丽的祝福献给所有尊从他的人。人们都在静静的聆听,用虔诚的心去领受这份神的旨意。

 

波赛顿海神读完之后,走到这群跪着的"蝌蚪"面前,命令他们站起身,然后开始了"恶作剧"。"蝌蚪"们一个一个依次站了起来,挨个儿走向海神,波赛顿用一个大汤勺,从塑料筒内一勺勺舀取巧克力酱、奶油淋和番茄酱,淋在"蝌蚪"们的头上、脸上、身上。那些白色的着装顿时色彩飞扬,人们起劲地拍手,欢呼,不仅如此,"蝌蚪"们相互之间也在对方的脸上,身上涂抹着,都以谁更出彩为荣。甲扳上欢声笑语,掌声不断,一张张大花脸,一份份美好祝福,愿大家幸福平安,一路顺风!

 

  

天空中忽然下起了一阵对流雨,雨势颇大,但并没有浇灭游客们的兴致,大家甚至更疯狂了,又唱又跳的,让雨势来的更猛烈些吧!让激情更高亢些吧!人生能有几回这般醉生的快乐。大雨只维持了几分钟,有人说:过赤道都会有各种各样奇妙的经历,我们都有同感,跨越赤道线虽然是一小步,但却跨越了二个季节,从初冬跨入了初夏;从吹东南信风转刮东北信风。平日的一小步并不起眼,此刻却成了扭转乾坤的巨大力量。这时,波赛顿海神手拿出一份"法旨",高声宣读:从现在起,这些"蝌蚪"真正跨越了赤道,归入了"老水手"(Shellback)的行列。正式受到海神的庇护,在广袤的海洋中拥有安全的权利。跨越赤道的仪式进入了尾声,但狂欢并未停止,今晚邮轮安排盛大的晚宴,还有精彩的演出,更有彻夜的劲歌狂舞。

 

对流雨过后,邮轮进入了北半球,由于气流的作用,海面上吹起了东北风,天空中乌云从北方风卷残云般的涌来,四周都笼罩着灰蒙蒙一片,海天一色,风波涌起。邮轮逆风而行,背着赤道继续北上,向着夏威夷群岛驶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 Celebrity Solstice 名人极致号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是哪个游轮公司?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