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麦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去世那年,你二十五岁

(2021-06-07 04:57:47) 下一个

错过几天来写她,因为她的去世不是直接和六四有关,但确确实实和六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人应该都了解当年六四之后的黄雀行动,也相信有不少人听说过著名的美学家高尔泰,但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高尔泰的女儿高林。麦子今天的博文是关于高林,关于她短暂的一生,我想试着通过这篇文来梳理她人生的轨迹,并以此文寄托我从获悉她离去的噩耗后深藏在心底的哀思。

当年的高林坐在麦子后面几排,这么写着,脑海里就浮现了她的形象:短短的头发,清秀的脸庞。她是开学后才入班的,班里六十多人,每天的课间都是闹闹哄哄,吵吵嚷嚷,但高林很文静,课间她不怎么出去,总是安静地坐在课桌前读书。同学们和她说话,她就抿嘴笑着,有问必答。记得有时候她会说自己头疼,不明原因的头疼,但这不影响她的聪慧,尽管她是中途插班进来,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高林和我们同班几个月后,就转学走了,不记得有任何告别,这符合她的性格,静静地来,又悄悄地离开。

高尔泰是高林的爸爸,麦子曾在学校里见过他,经常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脸色红润,既像艺术家又像农民,不羁但敦厚。从没见过高林的母亲,多年以后看到有关高尔泰的报道,同学们才知道高林的妈妈在文革期间被下放农村,因生病无法得到及时医治而去世,时年二十五岁,当时她已怀胎八月,而高林才三岁。

妈妈去世了,爸爸高尔泰就是高林唯一的亲人。这里稍微介绍下高尔泰,在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上可以查到,他原本是画家,后来以美学家出名,但依旧是画家,斜杠后再加上作家。高尔泰出名的时候麦子还没出生,根据有关资料记载,1957年反右时,有两大文教界的年轻右派分子,一个是四川诗人流沙河,他 因诗集《草木篇》中描写白杨树像“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孤零零地立在平原,高指蓝天。”而被认为是“向人民发出的一纸挑战书”,被作为右派批倒批臭。而当时身为中学美术老师的高尔泰则因发表《论美》一文被打成右派,因为他认为美学是主观的。发表这篇文章的刊物是当时业内权威杂志《新建设》,而选择发表尚藉藉无名的高尔泰的文章,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蛇出洞。二十多岁的高尔泰因此被发配至夹边沟农场劳改,差点饿死,但他比其他众多夹边沟的亡灵幸运,他出色的画笔救了他,细节不在这儿赘述了,有兴趣的博友可以阅读高尔泰的自传体文集《寻找家园》。

文革开始时,高尔泰已经在常书鸿的敦煌文物研究所工作四五年了,但常书鸿因为收留了像高尔泰这样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而被指责为在大漠深处开“常家黑店”,妄图包庇这些黑帮分子逃脱改造。之后,常书鸿和高尔泰就同住牛棚,接受改造。文革后,九死一生的高尔泰在各种周折后调至兰州大学哲学系教书,中间曾被借调到北京的社科院哲学所工作,1983年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中被兰大停职,以后又在四川师范大学、南京大学任教。

高尔泰起起伏伏的人生对女儿高林的影响肯定是非常重大的,高林从童年开始就跟着爸爸颠沛流离,三岁开始和爸爸一起住在五七干校,后来又从敦煌到兰州到北京,再到兰州到成都到南京,她不断地更换着居住的城市,更换着就读的学校,还更换着家庭的环境。期间高尔泰有过第二次婚姻,有过另外两个孩子。高尔泰在给女儿《没有地址的信》中写道:

“记起那年你母亲下放去世,我带你离开敦煌农村,公社干部不给转粮、户关系,说小孩子长大了是个劳动力。我据理力争,才办成了。‘迁移证’上的‘原因’栏里,用褪了色的墨水,潦草地写着‘投父’两个字。虽是公文词汇,仍使我感动莫名。想不到(你)‘投父’的结果,竟然如此。投父以来,我一直没能好好照顾你。平反后虽把你带在身边,但基本上是你上学,我写作和教书,各自努力。甫从深渊出来,我各方面压力很大。加上一肚子的愤怒和悲哀,总想呐喊,总想论理,总想唤起人们的反抗意识,日夜写呀写,忙乱而烦燥。招来一连串新的迫害,生活一团糟,离婚官司一打好几年,让你也跟着受罪。你是个好孩子,刻苦用功,成绩优异,我为你骄傲。但是你有什么烦恼,有什么心愿,我既不知道,也没想到应该知道。生活上更是马虎。我不会做饭从不做饭,等你放学来,就一起到学校食堂吃大锅饭。从来都没问过,你爱不爱吃这个,有一次你告诉我吃馒头吃腻了,我都没往心里去。”

麦子和高林同班时间很短暂,那个时候的我们有些没心没肺,正处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那里知道和我们同龄的高林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高林转学离开后,那个年代又太容易失联,更是无从知晓高林后来的心路历程。

1984年高尔泰离开兰大后去了四川师范大学任教,高林再一次跟着爸爸转学去成都上了四川师大附中。高林一直是优秀勤奋的,她一直在努力走着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当后来有了班群之后,麦子了解到她在成都本来考上了南开大学,却因为爸爸高尔泰是臭名昭著的自由化分子,南开大学因而取消了高林的入学资格。根据高尔泰本人的回忆,心碎后的高林拒绝接受事实,坚持要去上学,几天后突然失踪,当高尔泰在车站找到女儿时,她已经精神失常。奇怪的是,高林精神出了问题之后,之前的头疼反而好了,是不是之前的头疼是精神问题的前兆?我们无从得知。

1987年高尔泰与浦小雨重组家庭,高林也跟着他们在成都生活并休养,由于有了稳定的家庭环境,加上高林和浦小雨的关系也非常融洽,高林精神状态开始向好。有一次,高尔泰问女儿将来想做什么,高林回答:“我要学医,将来当个心理医生,专治精神分裂症。我要帮助别的病人,让他们少遭受痛苦。弗洛伊德、荣格和阿德勒都了不起,但他们缺少切实体验,说起来终觉隔着一层,有时候还自相矛盾,我要写一本书,补充他们留下的空白。”

这是在高尔泰给女儿《没有地址的信》中写到的细节。麦子读了之后潸然泪下,如果南开大学当时没有拒绝高林,以她的坚持和才华,她的人生又该是怎样的不同。

高林与高尔泰夫妻两人在成都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那时候,高尔泰夫妻都在四川师范大学任教,他们当年住的房子被高尔泰称之为“雨舍”,因为成都多雨,又因为小雨的名字。高尔泰在文中这样描述:“这是一处山坡最高处年久失修、三室一厅的老屋。虫蚀木,如石鼓文,雨漏墙,若抽象画。但有六个大窗,窗外便是山野。朝暾夕照,霁色晴光,气象万千。我得之,很庆幸。雨舍地界,不限四壁。当窗的老树,原始的山野,带着云影霞光和草木气息的风,没有电灯的夜景,不掺杂着噪音的雨声,和若有若无的淡蓝色的地平线……都是我们极为宝贵的财富。”

每天傍晚,一家三口在雨舍外的山野里散步,那里有一片银杏树林,边走边说边唱,三个人齐步走踏着拍子,有些歌是他们临时胡编的,喜欢就天天唱。

1988年,高尔泰转去南京大学任教,高林也跟着搬去南京。1989年六四以后,高尔泰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在南京被捕入狱,高林被送到江苏高淳老家二姑妈家居住。半年后高尔泰出狱时,住房被南京大学收回,无家可归的高尔泰夫妻只好从南京搬回到位于成都的川师大暂住。当时的高尔泰不能教课不能发声,于是每天画画,浦小雨生病三个月,身体好转后在艺术系教课。他们把高林从高淳接回成都,一家三口又恢复了每天黄昏在川师大校外的山野树林里散步聊天唱歌的习惯。但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1992年6月,高尔泰夫妻通过“黄雀行动”经香港逃往美国。高林被交给了在成都的三姑妈照顾,分手那天,高林对爸爸说了三句话:“爸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最大的福,就是有宝姑姑(指小雨)。”“你有她,我就放心了。”

让人泪目的三句话,这是体贴懂事的女儿对爸爸的声声嘱咐,而她却不知最需要被人照顾的是她自己。

高尔泰对女儿说:“我们一到那边,就马上给你来信。”高林说:“我等着。”

父女就此匆匆别过后,女儿就再也没等到父亲的消息。三个多月来,高林在三姑妈家等得心烦气躁,心中的苦闷无处诉说。爸爸一走杳无音讯,各种谣言频传,高尔泰失踪,高尔泰已被暗害……我们无法知道高林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但可以肯定的是她那年轻脆弱的心无法承受生活中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也许她觉得爸爸已不在人世,她也生无可恋;也许她觉得美国实在是太远太远,远到她此生再也不可能等到爸爸来接她的这一天。

十月初,等到高尔泰终于有机会托人给女儿传口信时,口信却永远也无法送达了:高林在前一天失踪,第二天被找到时,已经躺倒在郊外的树林中。

麦子没有能够了解到高林去世时的细节,高尔泰说女儿是自杀,但也有资料说她是走失后身亡。我听到这一消息时,高林已经去世24年,那天,我心头像压了一块很大很重的石头,太多的疑问涌上心头。不知道那一天你的脑海里想着什么,又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走失在那里?你是特意的还是迷路了?那片树林是不是当初给你带来欢声笑语的银杏林?

但我知道你的期待你的快乐都和这片树林息息相关,你名中的林字终究把你带回到属于你的林地,也许你在这里才感觉到安全,你终于休息了,不再动荡。

这一年,你也是二十五岁,和妈妈去世时的年龄一样。

有人质疑为什么高尔泰走的时候没有带高林一起走,麦子也有同样的疑问和不解,但还是选择相信作为爸爸的高尔泰肯定有他的苦衷,据说是因为高林已成年不能一起带走。带和不带,因为一个“不”字,就成了阴阳两隔。女儿的逝去是高尔泰心头永远的伤痛。高尔泰在信中写道:低空有许多海鸥临波,高空常有山鹰盘旋。看到它们,就想起你,想起你那平展两臂凌空飞翔的姿势。有时候,恍惚里会觉得,它们是你的化身,或者你就在它们之中。

(参考资料:《寻找家园》by高尔泰;《高尔泰的美学》by微信公众号《自原其说》;《那些难忘的中国梦》by 郑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5)
评论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居北飞雁' 的评论 : 谢谢飞雁临帖留言,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重演。
居北飞雁 回复 悄悄话 这样的悲剧只能在那样的制度下发生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云霞姐姐百忙之中来访,有时候真觉得命运有定数,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让我们都好好珍惜当下。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麦姐好文!有情有义,纪念小学同学。
高林一生真不幸。令人唏嘘!她们母女都是25岁走的,真让人不得不相信,生死有命啊…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谢谢皮卡分享,都是让人唏嘘的人生故事。海子的自杀没有牵连别人,顾城的悲剧真的是性格所致,周围人都受到了影响,最可怜的人是谢烨。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uanqian' 的评论 : 谢谢篆前临帖留言!这么多年来,公平正义自由及对生命的尊重等等,似乎没有进步,在某种程度上,还在倒退中。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雨清明' 的评论 : 谢谢小雨临帖留言。试着做一些解释,高林的大学志愿不知道报了哪几所,但南开大学是以政审没过关退了高林,那就意味着各个大学都不可能再录取她。高尔泰在川师大任教确实要感谢川师大当时的领导,包容有担当,后来南京大学不让高尔泰住了,还是川师大收留了他们,这需要勇气。根据资料,高林精神出问题可能还有个人情感因素,但南开的拒绝肯定是重要原因之一。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多希望我们的生活中少一些悲伤。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突然想起了顾城和海子两位,都是悲剧人生!
zhuanqian 回复 悄悄话 "lao-fei 发表评论于 2021-06-07 09:28:09
人固有一死,但死的意义有不同,有的人重于泰山,有的人轻于鸿毛,为中国的繁荣强大而死,就是重于泰山,为赵紫阳王丹乌尔开西柴玲魏京生阮志明杨建利王军涛而死,就是轻于鸿毛。"

很显然,你对国家政权,对个体自由, 对公平正义的认知,还停留在封建帝王时代 。 。 。
小雨清明 回复 悄悄话 一声叹息。只是有一点不解,既然高尔泰还可以在大学任教,为什么他女儿不能被大学录取?再说,就是南开不要她,那至少还有其他志愿,可以上其他学校,至少他父亲的学校不成问题吧,感觉她精神出问题,不会这么简单。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悲伤的故事,喜欢听麦姐讲故事!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说得没错,高尔泰每次运动都没逃脱,高林没能入大学是和他爸爸的被批有关。关于她的死因没有找到更详细的资料,她被发现时人在树林里已经去世,高尔泰的文中说是自杀,但也有说法是走失在树林中身亡。希望高林在天堂不用奔波,安息!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青衣' 的评论 : 谢谢青衣临帖留言,同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重演,人性能够向善。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高尔泰一定是被盯上的,总挨整。女儿估计也是受到牵连。她的死后来没有追究死因吗?太可怜了!谢谢分享这个故事。
青衣 回复 悄悄话 希望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确实让人难以置信,当初我们同学之间获悉这件事时都出离愤怒了,但斯人已去,只留幽思长存。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高尔泰的文笔你应该会喜欢,但我们多希望这样悲伤的故事只会在书中见到,而不是生活的真实写照。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姐' 的评论 : 谢谢田姐,同唏嘘同悲伤!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LoveMaine' 的评论 : 谢谢爱缅因临帖分享。高尔泰写给女儿的信让人垂泪,确实很难忘记她。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善良的松松,高林的不幸是时代的悲剧,本来应该苦尽甘来,没想到爸爸又远赴他乡。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trologer07' 的评论 : 谢谢占星家临帖鼓励,希望悲剧不会重演,让我们互相珍重。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握手墨墨,这也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高林如果去了南开,展开的会是不一样的人生之路。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星如雨86' 的评论 : 是呀,星雨,高尔泰的文笔非常好,有时间你可以去读读他的《寻找家园》。命运太不公了。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读麦子的用心之作,泪目了,可怜的高林!八几年的南开大学居然会因为她父亲的问题拒绝她入学,实在是令人无语。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iuqiudou' 的评论 : 谢谢豆豆临帖留言,世事艰难。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弄弄分享。高林的抗压能力应该说已经很强大了,从小就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但太多的意外堆积在一起最后可能就会崩溃了。调节精神疾病需要良好的生活环境,高林本来向好了,没想到爸爸又走了,而且杳无音讯。每一个自杀的人背后可能都有不为人知的艰难。唉。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注册分享,让我们不解的事情有太多太多。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善良的花花,写到常家黑店时想到了你的龙门客栈。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1

知道高尔泰,也依稀记得有这么一个悲伤的故事。今天麦子用纪实回忆,让悲剧感更加强烈震撼。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冬里萤火' 的评论 : 谢谢萤火,这个故事和你的《第二次握手》背后的作者故事很相似,那个年代的悲剧太多了,只是高林作为女儿,在八十年代后期还受到那么大的牵连,太令人愤慨。悲从中来......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的分享,确实她爸爸是有责任的,毕竟高林的情况特殊,所以网上有不少谴责之声。高林命苦,一直就在动荡中生活。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bamo' 的评论 : 谢谢mobamo临帖留言,很多事情让人不解。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妞,同唏嘘!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谢谢生活的分享,非常同意,有独立思想的人遭受的苦难要比常人多很多,所以高尔泰历次运动都没逃脱过。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读来令人唏嘘!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禾苗临帖分享,确实是鸡同鸭讲,不如不讲。有些人的生活中除了利益可能没有别的了。
ILoveMain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麦姐. 若干年前读了她父亲写的关于她的回忆, 无法再忘记这个女孩子...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谢谢杜鹃,同悲!我也没想到八十年代后期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血统论竟然阴魂不散,个人的命运就这样被反转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谢谢真火,高林从小就随同父亲经历了各种磨难,成长的道路太曲折了,压力也不是常人能体会到的。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fei' 的评论 : 谢谢老费临帖留言,关于意义,历史自有评说,人的生命却是不分贵贱。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谢谢荣确临帖留言,类似的悲剧常常重复发生,只是人类反思之后又选择忘记。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的评论 : 谢谢目心手,同叹息!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谢谢百合。我也是边写边垂泪,人生本来就不易,但还有那么多人为的祸祸难为众生,同问为什么不能善待彼此?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年幼丧母,跟父亲颠沛流离多年,成绩那么优异却被大学拒之于门外,而年纪轻轻时就失去了生命。高林真是不幸!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枣泥' 的评论 : 谢谢枣泥,这对父女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爸爸高尔泰似乎次次运动都没拉下。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蜗牛在路上' 的评论 : 谢谢蜗牛临帖留言,同哭同悼那年轻的生命。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分享,强大的内心和冷静的个性+1, 昨天写这篇文的时候,我脑子里不停地闪现这句话: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需要梅华所开的方子来应对。祝梅华新周愉快!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政治是我们想躲也躲不掉的,现在再加上病毒,人生太不易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说得很对,个人的命运经常不由自主地被政治的洪流所左右,她还那么年轻,一心只是想上大学,但残酷的政治扼杀了她的梦想和生命。
Astrologer07 回复 悄悄话 令人感动的好文!生命美丽而脆弱,愿我们每个人都好好珍惜。谢谢您的分享:)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谢谢花姐姐,我边写边流泪,伤痛的回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心城,想起这事就很难过,本不应该发生的悲剧。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泪奔!如此悲惨的人生竟然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发展了,国人的思想却还受着桎梏。高林如果上了大学,人生可能又会不同。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羽音姐姐说得是,高林的苦难经历让她比同龄人早熟,爸爸在生活中很马虎,长大后,高林担起了照顾爸爸的担子,太让人心疼懂事的女儿。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心底很沉重,一直无法起笔,昨天写完后放下了一件心事,但也已经泪流满面。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高林的遭遇本可以避免,如果她爸爸不用被迫远走他乡,她也应该会过上好生活。
星如雨86 回复 悄悄话 高尔泰在文中这样描述:“这是一处山坡最高处年久失修、三室一厅的老屋。虫蚀木,如石鼓文,雨漏墙,若抽象画。但有六个大窗,窗外便是山野。朝暾夕照,霁色晴光,气象万千。我得之,很庆幸。雨舍地界,不限四壁。当窗的老树,原始的山野,带着云影霞光和草木气息的风,没有电灯的夜景,不掺杂着噪音的雨声,和若有若无的淡蓝色的地平线……都是我们极为宝贵的财富。”

这文字真心是好,太可惜了。为这样的一家人,为这样叵测凄惨的命运
qiuqiudou 回复 悄悄话 可怜!谢谢楼主分享这些不为我知的故事!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人真是奇怪的器官组合,高林生长在那样不寻常的家庭,平时压力就大,也没能练就她强大的抗压力。那时自杀的人不少,背后的原因却不详。我姐一个同学没考上大学喝安眠药了,我姐被要求去医院看着,结果我姐到那就吓晕过去了,医院挺不高兴的,‘怎么派来个添乱的’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有思想有良知的人活得真苦!
===============
+10000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悲伤的故事,好人有好报吗?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悲伤的故事!可怜的姑娘!
冬里萤火 回复 悄悄话 麦子亲历的真实故事和用动人的笔触写下的文字打动了我,读后眼睛有些潮润,悲凉从心底涌出。。。谢谢分享!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麦子写得好! 同情高林的遭遇,悲催的一生,生命之花谢于最美的年华! 从某种角度,她爸爸有责任的,觉得这孩子跟着他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明知她有过精神病史的。。。
mobamo 回复 悄悄话 鄧小平五七年殺人未遂,八九年還是此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短暂的人生, 令人唏嘘。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有思想有良知的人活得真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几年前曾和一位移民已经20年的40岁华女聊天,说到黄雀行动,当我最后说到黄雀行动的经费来源时,她马上说:外国人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救几个中国人?这一定是有利用价值才……

我马上不说了,什么也不说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好几次流泪,悲剧啊!真没想到87年时还会因为父亲的问题,上不了大学,一直以为只有文革才有。谢谢麦子分享,历史就是由每个个人书写的。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可怜的孩子高林!从父亲高尔泰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到外逃香港父女离散,高林要承受何等的压力。。。。
lao-fei 回复 悄悄话 人固有一死,但死的意义有不同,有的人重于泰山,有的人轻于鸿毛,为中国的繁荣强大而死,就是重于泰山,为赵紫阳王丹乌尔开西柴玲魏京生阮志明杨建利王军涛而死,就是轻于鸿毛。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这种中世纪的悲剧就发生在二十几年前。
搞错了,中世纪并没有这种悲剧。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回复 悄悄话 唉,悲催的人和事!
Tigerlily66 回复 悄悄话 麦姐写得太好了,读完后不能抑制的悲伤和愤慨...如此美好而鲜活的生命在应该盛开时凋谢...同是人类,为什么不能善待彼此。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令人心碎的故事。谢谢分享,通过麦子的介绍才了解这对父女。
蜗牛在路上 回复 悄悄话 看的泪流满面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人生诡异难测啊,我们需要强大的内心和冷静的个性面对世事难料!佳作分享了,谢谢!祝吉祥如意!!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政治害人!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泪流!个人的命运能远离政治动荡么?很多时候真是身不由己。一声叹息!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我泪流满面!麦子好文,特别赞!心疼这个林妹妹。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赞麦姐有情有义!有感而发!悲剧不能再重演!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1
“高林对爸爸说了三句话:“爸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最大的福,就是有宝姑姑(指小雨)。”“你有她,我就放心了。” 多么好的女儿!好的让人心痛!那本来是她风华正茂的年龄!应该是有父母慈爱,有男友关爱的最无忧无虑的花季青春!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1

赞麦子亲历,纪实的纪念好文。这种悲剧每个时代都不会少。。。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好文!令人感动。黑暗时代带给人们的是数不尽的悲剧。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