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封国之下的澳洲(六十)-番外篇 舒适的酒店隔离生活(下)-帅哥出挂历,啼笑皆美好 《舒适的酒店隔离生活(上)-五星级酒店,餐食不重样》 《舒适的酒店隔离生活(中)-日行十公里,读书观剧忙》 隔离生活让麦子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体会了独居生活:一个人吃喝,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沉睡,一个人思考,一个人追剧,一个人傻笑。好在这并没有让麦子颓废。 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九)-番外篇 舒适的酒店隔离生活(中)-日行十公里,读书观剧忙 《舒适的酒店隔离生活(上)-五星级酒店,餐食不重样》 麦子今天一睁眼,看看日历,不知不觉居然已经隔离一周了,日子依旧如流水般过得很快,并没有因为隔离而停滞不前,而且因为对日期的观念没那么强了,反而更加感觉到时光如梭。 圈养的日子过得前所未有的规律。一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八)-番外篇 舒适的酒店隔离生活(上)-五星级酒店,餐食不重样 《父母双双住院,我必须回国了》 《在焦虑中开启了回国之旅》 《戴着防护面罩,我回到了中国》 传说中的酒店隔离于我已经变成了真实的生活。从10月11日晚上9:27跨入酒店房间起,麦子就清晰地知道未来十四天不能跨出这个房间一步了,后来有朋友问麦子是不是可以在楼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七)戴着防护面罩,我回到了中国《父母双双住院,我必须回国了》《在焦虑中开启了回国之旅》感谢博友们的惦记,麦子已经从前天晚上10月11日开始了为期十四天的酒店隔离生活,这一篇是补记从出发到入住酒店之前的情况。麦子通常很能睡懒觉,记得博主黑贝王妃曾写过一篇博文《早上不起,赖在床上那些事》,麦子有同样的作息习惯。但一旦出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六) 在焦虑中开启了回国之旅 疫情之下麦子的回国行程是这样的:10月10日早上九点从布里斯班飞到悉尼,然后在悉尼机场的酒店附近住一晚;10月11日中午乘坐悉尼至厦门的航班,晚上7点到厦门,顺利的话晚上11点左右能够入住厦门的酒店开始为期十四天的隔离生活。 前天周四10月8日做了核酸检测,土澳尽管不是那么富有,但核酸检测是全民免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五) 父母双双住院,我必须回国了 麦子在6月底的时候写过一篇《老爸发烧,这医院去还是不去》,后来因为老爸持续发烧,这医院还是去了,在医院住了三周之后老爸终于退烧出院了,麦子当时以为今年父母能就此平安度过了,同时祈祷明年这场大灾难能够结束,一旦国际旅行开启,麦子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国看望被疫情阻隔了千山万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3)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四) 又一年中秋,聚少离多的遗憾 前几天澳洲不少地方骤然降温,使本来已春意盎然的土澳一夜又回到了寒冷的冬季。在堪培拉上学的儿子说厚棉服都收起来了,周末不得不从箱子里再翻出来。由于疫情而关闭的维州滑雪胜地布勒山(MountBuller)也是雪花飘飘,在2020年南半球刚开始的春季里再度银装素裹,度假村里的降雪厚度为40多厘米。 (该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爱读书爱园艺的文城博主暖冬cool夏写了一篇我家后院的火龙果,那红灿灿的火龙果让麦子想起了在我们昆州阳光海岸的玻璃屋山脚下(GlasshouseMountains),有一个特别大的火龙果农场,农场的主人是一对华人夫妻聂氏夫妇,他们从不懂农业到成为澳洲火龙果大王的经历可谓是励志传奇。麦子和他们并不相识,知道他们是因为国内疫情初起时有华人群号召大家去买火龙果,聂氏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2020-09-22 05:31:52)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三) 病毒也难挡看房热情 最近有悉尼朋友想在黄金村买房,但因为昆州边境没有开放,他们没法亲自来,于是在网上看好了心仪的房产,周末麦子就受托忙乎着替朋友去看房。这边是真宽松了,没人戴口罩,也没人关注1.5米的社交距离,唯一让人感觉到疫情的存在是站在门口的房产中介手里拿着免洗消毒液,给每个进来的人手上喷一下。取得中介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2020-09-16 05:26:10)

封国之下的澳洲(五十二) 这篇文章是你写的吗 自从有了互联网,麦子就觉得这偌大的世界突然变小了,别的不说,当年在国外念书,一周里最重大的事情之一是给家人打电话。手里捏着IP电话卡,顶着似火的骄阳或是冒着凛冽的寒风,当然也有风和日丽的惬意,但在公用电话亭外排着队是免不了的,学校里的公用电话似乎永远有人在用。最关键的是有时候IP电话效果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