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悲痛,老中青三代骤然离世

(2020-08-05 05:51:00) 下一个

封国之下的澳洲 (四十五)

悲痛,老中青三代骤然离世

过去短短的三天老麦感觉经历了三生三世,每天获悉一个噩耗,离世的分别是三个家庭的老中青三代。尽管他们不是老麦的至亲,但都是朋友或朋友的亲人。先是一位朋友的八十岁父亲突发疾病去世,朋友人在澳洲,因疫情管制无法在老人去世前赶回,留下了无法弥补的终生遗憾。老麦为朋友难过,也劝朋友慢慢释怀。

如果说因年迈体衰导致的死亡我们还可以勉强接受的话,但之后得知正当盛年刚过五十的中学好友却在睡梦中突然离世的消息则让老麦乍然失控,听到她弟弟在电话中讲述姐姐这几年所经历的精神和身体上的苦难,老麦才知道所有的坚强和欢乐的表面原来深藏了那么多的悲伤和沉重。好友远在国内,4月份老麦看到她发朋友圈说前一段生病住院了,还和她有过一段长长的互动,她发来不少照片让我放心,没想到短短的三个月就天人永隔了。不能说没有一点征兆,前天我们的车停在红绿灯前,看到一只美丽的小鸟正在前面一跳一跳地穿过马路,我们静静地等着,看着这只仰头的小鸟向我们车的方向望了望,然后优雅地穿过十字路口,当时我就想这只小鸟很特别,似乎在向我诉说着什么。昨天惊闻让人潸然泪下的消息,愚笨的老麦才明白她已化作自由的小鸟,挣脱了世间所有的枷锁,在天空中无忧无虑地飞翔。她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和我作别,我知道她会带着我们曾经的青春、曾经的欢笑在天堂那洁白的地方绽放她应有的灿烂。

好友的骤然离世已是悲痛万分,更没想到的是另一位朋友的独子,刚满十八,正待扬帆起航,前面还有那么多的可能和美好在等待着他,却传来了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不幸消息。当年因为孩子们都杨鸿年合唱团培训,老麦和一些妈妈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位妈妈就是其中之一,她和孩子爸都善良热情,孩子也特别阳光健康、乐于助人,今年高考结束后还去献血。在京的妈妈们本来在群里说孩子们的高考结束了要找时间聚聚,后来因为杨鸿年老师突然去世,杨团的孩子们和家长们准备相约一起去中央音乐学院悼念杨爷爷,然后就听到了这个令人心碎的噩耗。无法言述为人父母该是怎样的悲伤和晕厥,老麦当晚就一夜无眠,整个人头皮发炸,内心中无数个为什么,刚刚成年的心灵里到底是存了什么样的迷失让你做出了这样决绝的选择。不知道人类生活中有多少我们解不出的疑惑,但总以为任何事都应该有因才有果。有一位信基督的朋友安慰老麦说:这是上帝的安排。但这样的安排对其父母来说如何承受,他们又将如何度过未来的余生。曾经看过这么一段话:“无论你岁数有多大,我都不希望你读懂了《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的作品),因为如果哪天你真的读懂了,意味着你要么经历了一些难过的事,要么你认真地思考过死亡了。”老麦听小来讲过这本书的内容,所以从来就不敢去读,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无法接受年轻的死亡,无法接受这样的沉重和压抑。但现实让我们不得不面临这样突如其来的创伤,不得不承受这样突如其来的哀恸。

老麦不信上帝,但真的希望有天堂,让十八岁的孩子在天堂可以走出内心的森林实现他所有的梦想,让五十岁的好友在天堂可以打开纠结的心门快乐地跳舞,让八十岁的老人可以在天堂不受病痛的折磨健康地生活。

老麦也不相信庚子之灾的说法,但世界大乱,个体多难,六十年一轮回的庚子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愁苦?这几天老麦在家里搞卫生,埋头擦擦擦,但无论如何擦不去我深深的悲伤和心痛;低头写写写,但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我无尽的泪水和哀思。

生者还要前行,老麦另外两位同居一城的朋友因为年迈的父亲要做手术申请了出境豁免要回北京了,机票依旧很贵,算了一下来回机票加上在国内和回来之后的两处共28天的隔离费,每个人估计要六到七万人民币左右。朋友说实在不行就等明年春节后再回来,希望那时候疫情已经有所缓解了。

但目前确实看不出任何缓解的迹象,维州今天又破了纪录,新增 725例,15人死亡,其中包括一位30多岁的男子,是迄今澳洲最年轻的新冠肺炎死者。墨尔本已经从8月3日周一开始实施严格的四级限制令:周一当晚开始,每晚八点至次日凌晨五点实行宵禁;出外购买必需品每户每天只能有一人;购物只能在五公里之内,除非最近的超市在五公里之外;大部分店铺、工厂和办公场所都要关门,必要行业的雇主可以为员工申请许可证。明天8月6日开始,只有持工作许可证的人才能外出工作,无工作许可证出行者如果被警察发现,当场罚款1652澳元。

老麦所在的昆州宣布从本周六8月8日凌晨一点开始对新州和堪培拉关闭边境,新一轮州边境封锁又开始了,因为一些维州和新州人曲线从堪培拉来昆州,并且不如实申报。还在破产处置过程中的维珍航空宣布进一步裁员3000人,占其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 -- 虎航将停止运营。

今日疫情数据:澳洲累计病例为19445例,死亡人数增至247例;全球累计病例逾1854万,死亡人数破70万。美国、巴西和墨西哥是死亡人数最高的前三位国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