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日韩友谊之花在异域盛开

(2020-06-13 06:22:53) 下一个

老麦之前在的小区里的住户来自各个国家,澳洲本地的居多,剩下的少数来自新西兰、委内瑞拉、菲律宾、日本、韩国,当然也少不了中国。

去年,有一家韩国租客搬出去了,因为他们买了自己的住房,他们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看房了,每次续约的时候都说我们可能随时要搬,终于有一天老麦出去休假的时候接到了韩国lady的电话,非常激动地说她签了买房的合同,要准备退租了。老麦说首先祝贺你,但你也别急着退租,等你的购房合同无条件了再确定搬出去的时间,否则万一中间有个差错,你就居无定所了。她一听有道理,立刻觉得老麦很贴心。这个韩国lady名字叫明,平时碰到了就喜欢聊天,一到圣诞节就给老麦和小区经理送圣诞礼物,家里又特别干净整洁,按时付租,简直就是物业经理们最喜欢的完美租客类型。

有一天,明给老麦发短信,说她的新家收拾停当了,邀请老麦和小区经理美香以及小区里的另外一位业主百惠去她家来个妈妈们的早茶聚会。老麦一看她发来的新家地址,居然离得不远,走路也就六、七分钟。周一早晨,韩国妈妈明,日本妈妈美香和百惠,中国妈妈老麦,一起围坐在明收拾得精致又有情调的客厅里,看着外面的绿树和小径,偶尔有牵狗的邻居散步走过,喝着浓香的咖啡,吃着明精心做的五色水果甜点,中日韩三国的妈妈们叽叽呱呱用大家都能听懂的英文开始了聊天。

这次主要是听明讲故事,明给我们先介绍了摆在餐边柜上的四样韩国首饰盒和饰品,这是她的婆婆传给她的,以前房子小,没地方摆,现在有了新的家,终于有机会从箱底里拿出来展示给客人了。明说希望将来能把这些传统的东西传给女儿或者未来的儿媳妇,但她不知道在这里长大的孩子是不是会对此感兴趣,但至少现在她可以给她的朋友看,讲给朋友听。

明和老公2004年带着大女儿从韩国来到澳洲黄金村就喜欢上这里了,然后就想办法要留下来,像很多亚洲家庭一样,老公回本国继续工作,支持家庭的经济,明和女儿留在这里,明在带女儿的同时,学了厨师,办了移民,两年后全家在这儿团聚。后来又生了个儿子,全家四口开开心心过日子。之前一直租房,终于在搬到澳洲十五年后买了房。女儿在两年前就已经上了大学,刚开始读工程,一年后,孩子觉得不喜欢这个专业,和爸爸妈妈说想转读游戏设计。明说:“我们不懂这个专业,但我们觉得孩子喜欢就好,我们千辛万苦移民到这里,不就是希望全家人都过得高兴,孩子能随意选择自己的喜好,澳洲给我们提供了这个条件,想换学校和专业都很容易,我们做家长的没有理由阻挠。”

明现在是全职妈妈,喜欢美食和画画,墙上的挂画全是她自己画的,爱笑的百惠一个劲地说我要买我要买,百惠嫁了一个当中学音乐老师的澳洲小伙,她长得是非典型日本女孩,有些偏向东南亚,连生了两个女娃,每天都喜眉笑眼地在小区里溜娃。因为小区经理美香一家是日本人,所以两家关系很好。美香的老公原来在日本是石匠,以这个职业移民到澳洲后,改行做割草工了,他喜欢冲浪,这是他特别喜欢黄金村的原因之一;美香在日本是护士,澳洲对护士的语言要求太高,所以她也改行了。他俩有一儿一女,女儿去年刚高中毕业,准备学动物护理;儿子刚上初一,特别喜欢打网球,夫妻俩把攒的钱都用来给儿子请网球私教了,一到假期就陪儿子去各个城市打比赛。

明说她特别喜欢中文和日文,只是可惜英文还不够好,就不能再花时间学中文和日文了,还给我哼了几句月亮代表我的心,发音很中国。

三观甚合的我们,欢声笑语不断,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本来是早茶聚会,到了下午一点我们才依依别过,约好以后争取一季一聚。

老麦喜欢这种聚会,温馨又特别,它既不同于和本族人的交往,又不同于和当地人的交往。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说着不同的母语,可以互相增进对各国文化习俗的了解;但因为历史渊源,我们又有文化传统上的相通性,因此对很多事情有着共同的感受。回家的路上,老麦心想:这算不算谱写了一曲中日韩友谊的新篇章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