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感谢你们的付出

(2020-04-07 04:59:56) 下一个

封国之下的澳洲 (十)

感谢你们的付出

老麦家对面的邻居老太太伊娃今天很高兴,因为她一大早戴着老麦送她的口罩去Aldi买了一升瓶装的甲基化酒精(Methylated spirit),给老麦也送了一瓶,她说要用来自制免洗洗手液,老麦想着可以用来做个消毒的喷剂。我们的物品交换都是放在各家的门口或门垫下。

今天开始,黄金海岸的一些主要海滩都关闭了,其中包括冲浪者天堂(Surfers Paradise)和库伦加塔(Coolangatta)等著名海滩。以往布里斯班的居民都喜欢开车到黄金海岸这个后花园的海滩度过周末,现在汤姆市长说了:“我们爱你们,但是不希望你们现在来这里。”这一措施也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遵守社交疏离规则,直接关闭海滩,让那些在这个非常时期还爱折腾的的民众们断了念想。

尽管都待在家里,黄金海岸的华人家长们却没闲着。由于澳洲医护人员缺少口罩等防护用品的事情看上去已经是不可避免了,也不知道莫总说的口罩都运到哪里了。儿子的中学家长群为此发起了给黄金海岸医院捐款的活动,个人可以直接汇款给医院基金会。这次的捐赠是专款专用,特别用于给黄金海岸医院的医护人员购买口罩等防护用品,由负责组织的家长和基金会协调购买合格的指定防护物资,希望我们的一线医护人员先保护好自己,再治病救人。用伊丽莎白女王的话说:“他们离开家日复一日地无私工作,支撑着我们的日常生活。我相信所有民众都和我一样感激你们的付出,你们每分每秒的辛勤工作都让我们离回归正常生活更近一步。”

有个朋友在朋友圈中写到:“医护人员出命,我们出钱还不行吗?”但民间的力量毕竟有限。疫情之下,澳洲政府关爱了失业的和即将失业的人群,也关爱了困难的企业和商铺,似乎唯独没有关爱我们防疫第一线的医生和护士,莫总至今为止发布的和医护人员有关的措施就是他们的幼儿看护费用可以免费,至于没有幼儿的医护人员,连这个边也沾不上了。

政府每天都在强调防止社区传播,但医护人员的保护却并没有放在重中之重。老麦之前说过,与收治传染患者相关不大的医院科室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甚至还有医护人员因为自行戴口罩被要求摘掉口罩或是回家休年假的,理由是以免引起恐慌。这个逻辑很是可笑,电视上每天都在报道COVID-19,要求大家少出门,这件事本身已经是全球大恐慌了,然后说医护人员戴口罩会引起恐慌,老麦没法理顺这个因果关系。维州确诊人数中的10%是医护人员,如果未来出现更多的医护人员因为防护不到位而被传染,澳洲第一阶段的胜利就全部被打回去了。当然也有一个好消息,昆州州长昨天说昆州的制造企业Evolve将在接下来的八周每天会制造60000个N95标准口罩提供给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使用,希望口罩能尽早到位。

目前的疫情数据是澳洲确诊人数5910,死亡人数48例;全球确诊超过135万人,死亡人数接近7万6千,其中美国死亡人数已破万。

今天还有个大新闻是55岁的英国首相鲍里斯在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十二天后,由于病情恶化转入了重症监护室,这个支持“群体免疫”学说的首相自己先以身试法了,祈祷他早日康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目前看来形势不错,期待保持并逐渐向好。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ihihehehaha' 的评论 : Thanks for sharing! I will share your information with my neighbour.
hihihehehaha 回复 悄悄话 I really don't think the Methylated spirit should be utilised as base for hand sanitiser.
It may contain methanol or Methyl Isobutyle Ketone to make it poisonous to be consumed. These additives could be hazardous, even dangerous. Refer to its MSDS and US EPA Health Effects Notebook for Hazardous Air Pollutants (https://www.epa.gov/sites/production/files/2016-09/documents/methyl-isobutyl-ketone.pdf)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我对澳洲的疫情控制有希望,希望我们可以和新西兰一样早日康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