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那些年,那些事(8)英文补习班的故事之一

(2020-09-16 15:08:14) 下一个

萧群一家搬到埃德蒙顿不久,萧群就报名参加了市里一所公办的英文补习学校

学校里,大多是刚来加拿大不久的新移民。这些人,对加国的人文、历史、社会、经济、法律等知识知之甚少,特别是语言,很多人根本一窍不通,所以,生活中,闹出了很多笑话,也惹来了很多麻烦,说来有趣:

一天早上,上课铃响了好久,来自山东济南的华姐才匆匆赶到教室。

华姐夫妻俩带一个儿子,一家仨口说是来加拿大继承遗产,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因刚来不久,一家人又都不会说英语,为了生活,华姐的老公只好去中餐馆打工,她自己来学校补习英文,六岁的儿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对学校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加上害怕,又没有人可说话,所以,每天早上死活都不肯去上学。

那天,儿子又想赖在家里不走。

早上的时间紧,华姐知道,如果再要和儿子磨磨唧唧、讨价还价下去,俩人肯定都要迟到。华姐只好拉扯着哭哭闹闹的儿子、打打骂骂、走走停停,好不容易出了家门来到儿子学校门口。在校门口,儿子哭的更厉害了,拽着华姐的衣服,打滚放赖的死活不肯进去,情急之下,华姐在儿子的屁股上狠狠扇了两巴掌。谁知,这下可不得了了。马路对面,立即走过来个白人老太太,抓住华姐的手不放,哇啦哇啦地说给不停。

华姐听不懂那女人说什么,看情形,只知道她很愤怒,脸都红了。华姐猜想,可能自己打孩子给她看到,惹麻烦了,赶紧抱拳加敬礼地连声对老太太用中文说:“对不起!对不起!”

老太太也闹不清华姐说的是什么,但看到华姐面红耳赤、鞠躬作揖的样子,这才放过她。如此同时,老太太也不管三七廿一,牵起站在一旁早已吓呆了的儿子进了学校,并且还找到儿子的级任老师唧咕了半天。华姐跟在后面,也不知道她们说什么,只知道儿子已经不哭不闹,乖乖地跟着老师进了教室,这才松了一口气,紧赶慢赶到了学校。

“哼!我才不管呢。我情愿坐牢也要管教我的孩子!” 来自南韩的L 先生在他的国家有自己的公司,不知什么原因移民加拿大,有个正在上高中的十七岁女儿。那天早上听了华姐的事后,气哼哼地用半通不通的韩国英语对围着华姐的同学们说。

“怎么回事?” 大家都迫不及待想知道。

“那天我放学回家,听见女儿房间有声音,我害怕有贼,拿了把菜刀就冲进去了。谁知,推门一看,可不得了,只见女儿正和一个小流氓在床上滚成一堆。我气急了,揪住那人,举刀就要砍。女儿急忙跳下床,跪在地上,抱着我的双腿,哭着求我放了那个小流氓,还说那小流氓是她的同学,也是她的男朋友。忍无可忍的我,一听此话,傻了,反手给了女儿一个嘴巴。”

“后来呢?”

“后来,,,,,,哼!后来,后来还来了俩警察。”

“把那小流氓带走了?”

“把那小流氓带走就好罗!警察不但没把那小流氓带走,反倒要铐我。”

“为什么?”

“为什么?哼!就是因为我打了我自己女儿,侵犯了我女儿的人权,那小流氓报得警。”

“那你今天怎么还来上学?”

“我女儿当时和警察极力解释,说是我和她开玩笑,我才没被带走。”

“嗨,,,,,,!”全体同学摇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苏平-594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是的。谢谢评论。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文化背景不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