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每到周二、周四两天下午,萧群从英文补习学校一放学,就去麦克凯纳太太家做功课,而麦克凯纳太太,为了辅导萧群学习,可没少费心思。萧群每次去,麦克凯纳太太都要想尽办法让萧群理解和做好当天她带来的家庭作业。有一次,麦克凯纳太太为了让萧群理解reach这个英文单词,甚至把双手举的高高的,尽力伸向厨房的柜子顶,使萧群很快理解了这个单词的意思。每当做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海伦,麦克凯纳太太是萧群的干妈,一位可亲、可爱的加拿大老太太。屈指算来,她俩从相遇到相知已经超过卅年了。 那年,萧群一家刚移民到加拿大的R市,为了适应新的生活,萧群急着补习英文,进了政府开办的英文补习学校从初级班学起,尽管很努力,终因基础太差,学的很吃力。老公看她这样,有心想帮她,可也力不从心。 第二年春天一个周末的晚上,老公陪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26 08:04:17)
我是个属猫的,且打小生长在江边,喜吃腥,特别是吃蟹,特精到。 那时,每到吃蟹时节,家里都会吃上回把两回。但是,家里大人小孩多,一人一只吃不起,加上我们小孩子也不会吃,吃不干净浪费了。为了能解点馋,每回吃蟹,奶奶都把可怜的几只螃蟹,做成“蟹糊”,一家大小一人一小碗应应景。这时候,我大都会赶着帮奶奶剔蟹。事后,奶奶总会奖励我两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年秋天,萧群一家从R市搬到埃德蒙顿没多久,萧群看到很多,包括有钱人家的小孩给人家送报纸、广告,以此来锻炼孩子们从小吃苦耐劳的精神,就和老公商量着也给刚上中学二年级的强强找份这样的工作做做。刚巧,老公有位同学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小老板,老公和他一说,人家当场拍板,“没问题,给谁做,还不都是做,况且是自家的孩子,下个星期就开始!”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萧群带着儿子到加拿大的第二天,儿子就插班在一个有英文补习班,离家不远的移民小学读五年级,陪着他爸做了名小留学生。 小留学生的日子不好过。 那天下午放学,儿子一进家门,一边大声喊着:“我要回国,我要回国!”一边直奔厕所。出来后,泪流满面。看到儿子这一反常举动,萧群吓了一跳,忙跟过去问:“怎么了,强强?” “上课时,不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萧群就读的英文补习学校的是一座民间赞助,政府开办,一切开支与在校学生的总数,学生的学习成绩成正比。学生大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和难民,英文程度参差不齐,所以,大家都是凭入学考试成绩,分在相应的一、二、三个年级就读。在校期间,学生们均可根据各自的家庭经济情况,申请到多少不等的助学金。英文水平经学习期间不断的考试达到级任老师的认可,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萧群的英文补习班上还有一位女同学叫玛丽娅,几年前从埃塞俄比亚移民过来,单身,和别人合租了间一室一厅的公寓。每天下午放学,玛丽娅都是第一个冲出教室,说是去给一位80多岁的白人孤老太做饭、打扫卫生、遛狗。那天放学后,萧群见她老半天没动身,觉得奇怪,就问她怎么还不走。她说,她那个老太昨天去了天国,她不用去工作了,还说,她想重新找个工作,但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萧群的英文补习班上有一位女同学,名叫阮贞,越南难民,有个三岁的女儿,刚上幼儿园。一家三口和公婆、小叔子、俩小姑住在一起。是个典型的三代同堂亚洲模式的家庭。都好几天了,萧群也没见阮贞来上学。那天,眼见她眼圈红红的来了,也不说话,坐在位子上默默的流泪。萧群走过去,几经劝慰她才开口说,这几天,她正在打官司。原来,阮贞女儿的老师给小朋友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萧群一家搬到埃德蒙顿不久,萧群就报名参加了市里一所公办的英文补习学校。 学校里,大多是刚来加拿大不久的新移民。这些人,对加国的人文、历史、社会、经济、法律等知识知之甚少,特别是语言,很多人根本一窍不通,所以,生活中,闹出了很多笑话,也惹来了很多麻烦,说来有趣: 一天早上,上课铃响了好久,来自山东济南的华姐才匆匆赶到教室。 华姐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每次萧群接小琳恩放学回家后,就和她一起做游戏,做点简单的三明治或者热狗给她当晚餐。吃完后,督促她洗漱,然后读点短短的睡前故事,直等到小琳恩睡着后,萧群才能静下来看点书。九点左右,玛丽从学校回来,萧群回家。就这样,一晃几个月过去了。一天早上,玛丽电话告诉萧群:下午不用去学校接小恩琳回家,五点钟直接去她家就可以了。另外,她的儿子也来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