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原创】堂兄的故事

(2004-07-13 07:18:57) 下一个
前一阶段因心境不好,堂兄的东西就写的很短。今天是周末,稍微补充一点。 (一) 三年前逝去的堂兄是大伯父的儿子,是长门长孙。 堂兄的上面有三个姐姐,分别叫饶、微、秀,下面是一个妹妹,叫段。 大概是由于家里当时男孩儿少,为了好养活,喜欢男孩的长辈们就给堂兄起了个大不雅的“龟儿”作小名。 堂兄仅高小毕业,后来也在地区的师范学校里进修过半年。他是我初中时的三角、几何和代数老师。在这之前,我所在的小学缺师资,堂兄也教授我小学的音乐,绘画和体育。 堂兄在学校管学生是出名的严厉,最喜欢揪调皮捣蛋的学生的耳朵。坏学生都怕他,背后称他“老龟头儿”。 由于堂兄比我大许多,因此我从小就跟着别人“龟儿哥”,“龟儿哥”的叫。从家里一直叫到学校。对此,堂兄大概很生气。 有一次在学校,堂兄对我正色道:“你今后要么叫我叫老师,要么叫我的大名,不许叫小名。 自此,在学校里堂兄变老师,则家里则“龟儿哥”的称呼如旧。 (二) 堂兄用钱很仔细,常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堂兄精于算计。人长的也干练,做事很麻利,腿脚也灵便,会得一手好拳脚,使得刀棍枪剑。是祖上功夫的传人,耍起把式来,三五个人不能近前。 70年代的一天夜晚,家中有亲戚来,堂兄一个人骑自行车去集上割肉。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个剪径的梁山好汉。这主儿长的是五大三粗,一副鲁智深式的打扮。 当时城里正闹知识青年,乡下剪径的也多是城里来的小混混,一般人在白天,一个人都不敢出远门。 这主儿大概也是先前就哨准了的,看见堂兄驶近,蹭的一下从桥洞的下面跳出来,说没有说“此路是我开”之类的行话不得而知,但要借自行车的意思是表达出来了。 堂兄下得车子,说时迟那时快,左手一晃(右手还推着自行车呢),右腿一个泼脚就把这鲁智深给撂爬下了。 后来知道,这人是越狱的一个惯犯,已经在周围劫得二十余辆自行车,最后却栽到堂兄的手里了! 稍长点看了水浒传,怎么品算,怎么就越发觉得,堂兄像那个外号叫做豹子头的林冲。 具体在哪儿像,到现在我也说不清。 (三) 堂兄十分迷信,不是一般的迷信,是拼命的迷信。 堂兄经常请风水先生到家中看宅子,还和风水先生打了干亲家,大概是可以随叫随看。 堂兄家的院墙是扒了垒,垒了扒。院墙的门儿一会儿朝东,一会儿又朝西,一会儿朝北,一会儿又朝南。 堂兄不但经常请人看阳宅,也时常请人来看阴宅。听说堂兄在人死之前,还请风水先生到祖坟里去看。 堂兄不但自己迷信,老婆(堂嫂)更是个师婆子。堂嫂自称是老天爷的小女儿下凡,可以给病人看病消灾,能够预报天气,也管来年的生产。 堂兄家的院子里,白天是香烟缭绕,人来客往,号佛声不断。晚间是刀光剑影,习武的徒弟若干。 听说堂兄的病,大概发现的还比较早。但可惜,没有即时的去医院! (四) 堂兄养育三子一女,加上一个外甥女,都管教极严。 尤其是长子,小时没少罚跪,长成后,性格沉默寡言。 长子大学毕业,已参加工作多年。两个幼子,也分别在堂兄去世后,考上了大专。 (五) 1970年代初,堂兄的一个姐姐月子病去世,不久姐夫也去世。 余下四个孤儿,最大的六岁,最小的女孩儿,才三天。 堂兄当仁不让,把奄奄一息、皮肤皱巴巴的小外甥女儿从医院里抱回家里养。 亲眼所见,给小外甥女儿的皮肤,抹矾士林油,忙活了好多天。 没有母奶,就买了只奶羊。 接下来的十几个寒暑。堂兄和堂嫂屎一把,尿一把,终于把小外甥女儿拉扯大。 因小外甥女儿是城镇户口,长大就离开了堂兄,转到城里上学,并与已参加工作的姐姐哥哥们团圆。 (六) 堂兄向来很坚强。 小外甥女离开时,堂兄忍不着落了泪。 十多年间,这是我记忆中唯一的一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