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我的母亲(3)中年的坎坷

(2019-12-02 12:11:21) 下一个

1959年春节前,母亲带着我从乡下回到城里。可她再也不愿见到先前迫害过父亲的领导和同事,同时,也看不惯政府机关里一些人的工作作风,执意去范罗山小学当了名低年级算术和音乐老师,还兼任校红领巾大队辅导员,不久,又当上了校教导主任。我跟着母亲从乡下回来后,插班上了附近的幼儿园,半年后,又成了她的学生。

母亲在教书同时,作为大队辅导员和教导主任,她还要带领高年级学生办小化肥厂、小石膏厂,带领低年级学生捡猪毛,常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回到家里,她也常常要家访、备课、批改作业直至深夜,有时实在忙不过来,还请父亲帮忙刻钢板,印卷子。

在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母亲创造了不少低年级数学教学方法。她利用扑克牌的“接龙”、“加减乘除24点”等游戏,提高学生们学习数学的兴趣。这些游戏,不但帮助了学生,同时,也大大提高了学校的教学质量和知名度。我儿子小时候,学会玩这些游戏后,口袋里时常带着幅扑克。我的俩个外甥数学也都比较好,恐怕也和玩这些游戏分不开。在母亲教过的学生中,有很多人,在省内外各种小学生数学比赛中,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有的还拿到大奖。这些都是母亲晚年骄傲的资本。

母亲不但热爱她的本职工作,也喜欢她的学生。记得小时候,她经常把那些家庭困难的农村学生,带回家里吃饭、睡觉、辅导他们做功课,有的甚至一住就是好多天。直到现在,那些常来我家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我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她当年的许多学生到现在还记得她,其中还有我的中学同学。

“文革”前,母亲调到市聋哑小学担任教导主任。母亲以前根本不会手语,但凭着勤学苦练,很快,她不但学会了手语,胜任了教导主任的工作,还兼任低年级算术。后来,她和老师们还跟着“文革”中来校支左的解放军医疗队,学会了中医“新针疗法”,给聋哑学生针灸,使很多学生恢复了听力,学会了口语,有些疗效特别好的学生还组织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登台唱歌跳舞表演节目。

多少年来,母亲因为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无论怎么积极、努力的工作,也没有入了党,反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工资和级别从没有调高过不说,在父亲的家属院里还得忍受邻居们的白眼和辱骂。争强好胜的母亲认为这些对她不公正的待是父亲连累了她,对父亲渐渐地产生了怨气、怒气,脾气变的很坏,经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父亲闹别扭,摔锅打碗,还学会了抽烟,有时一天一包烟也不够。我经常看到母亲像一头困兽,长时间地躺在床上,抽着烟,大声哼哼,有时甚至还把头猛烈地撞向床头板,样子非常痛苦。每到这时,我不是赶紧跑出去,就是躲在房中暗自流泪。老实的父亲看到母亲这么痛苦和闹腾,也认为是自己拖累了她,多次提出和母亲离婚。母亲听了,更加对父亲不依不饶。直到“文革”后期,父亲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母亲才戒掉了烟瘾,脾气也变得好很多。

1982年,五十二岁的母亲,提早离了休,让小弟顶职。从此,一生耿直,刚直不阿的母亲,再也没有机会为她毕生所追求的中国共产党,为她所热爱的教育事业施展她的聪明才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唠唠叨叨 回复 悄悄话 我也觉得不能用过来的想法去要求没过来的当时的人。个人的力量很难与时代对抗
snowball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你的母亲很伟大,但是不能因为你的母亲伟大就要求所有的母亲都伟大,是不是?我看到别人的惨痛经历的时候,经常会把我自己套进去比较一下,说实话,每次都觉得自己可能也会犯同样的错误。 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要宽容一些。
陌香 回复 悄悄话 我也觉得楼下的话欠厚道了. 那个年代人被洗脑很厉害. 你的母亲可能是属于很有见识不容易被洗脑的, 但这也不能让你就批评见识没有你母亲那么高的. 可恨的是给人洗脑的人. 其他人都是受害者.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我是过来人,对那个时代,为了革命的利益,为了对党效忠,泯灭人性的行为,深恶痛绝,极少数人能做到淡泊名利不假,但不是多数人能像你母亲那样极端,我母亲当年在大城市省直机关工作,她自己要求下放到教养农场,以便离我右派的父亲近一点,后来我父亲得胃溃疡,她每天送牛奶,不是这样,我父亲早死了。你母亲对你的爸爸的伤害,难道你不心疼?她自己对自己的伤害,厚道吗?在这里我不是针对她这个人,是针对这种意识形态,对这种只讲政治正确,不要亲情,怎么能讲厚道?
snowball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这话有点欠厚道,呵呵。 在当时那种环境下,遇到那种待遇,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做到淡泊名利。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你母亲的悲剧,是她自己造成的,如果她淡泊名利,好好工作,好好爱自己的丈夫,你的家应该是一个幸福家庭,如此害了你的父亲也害了她自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