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家婆奶奶(3)

(2019-11-19 17:37:26) 下一个

讲几个家婆奶奶的小故事:

家婆奶奶解放后跟着我老舅去了上海,再也不用给人做衣服了。

家婆奶奶在上海,家务之余参加了街道上的扫盲班。扫盲班结束后,她就用那课本做字典,用一只秃毛小楷毛笔,经常给我老妈写信。我曾经试着读那些信,可她老人家写的都是枞阳话,写的那些字,都是从课本里找出来拼凑的谐音字,我根本看不懂。我妈说过,家婆奶奶的信不是用来看的,而是要用枞阳话读出来听的。只有她能看懂。可惜,那些信件我老妈一封也没有留下来,否则,进枞阳博物馆还是有历史意义的(一笑)。文革时,她写信的事,被我老妈单位的人揭发,说我妈是地主出生,因为,家婆奶奶是“三寸金莲”,还会写信,要拉我妈批斗。家婆奶奶 知道后,从此再也没有写过字。可她老人家是枞阳人,爱唱黄梅小调,爱看黄梅戏,还会说戏里的故事,这些“毛病”却怎么也改不了。只要她老人家来我们家,什么“七仙女下凡”“窦娥冤”“小白菜”等苦情戏照样给我们小孩唱,照样讲。晚年,她得了老年痴呆症来我们家,黄梅小调唱不了了,可故事还是照样讲/编给邻居的小孩听,从没断过。

家婆奶奶讲的故事,长大后,大多数被我忘记了。可那年,我刚参加工作分配在一个小县城的百货公司当营业员,家婆奶奶知道后,特地给我讲了这个故事:

“从前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有一个儿子。这儿子从小就爱小偷小摸。不管是别人的一根针,还是一棵菜都拿回家来,交给他的母亲。做母亲的见儿子这样做,不但不责备他,反而说他做的好。

儿子渐渐长大了,成了一个盗贼。一天,这个盗贼被官兵拿住,绑赴刑场砍头。

儿子在被砍头之前,大喊冤枉,官老爷问他有什么冤情,他说要等他的母亲来了再说。

母亲被喊来了。双手被绑、跪在地上的儿子要求最后喝母亲一回奶。母亲当众解开衣襟给儿子喂奶时,儿子一口咬下了母亲的乳头,吞了下去,母亲当场昏死在地。

官老爷大怒。问儿子为什么这样残忍地对待他的母亲。儿子说:“他小时候偷东西,母亲从来没有责骂过他。”

官老爷无语。”

这个老掉牙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可偏偏家婆奶奶给我讲完后,还要我传下去。

******

粮食困难时期,家婆奶奶千幸万苦在在老舅家的楼道里养了两只兔子。

兔子长大了,家婆奶奶把它们放在蒙得严严实实的篮子里,躲过了码头的盘查,从长江出海口坐大轮来到我家。家婆奶奶实指望这两只兔子能给我们家带来一点小小的欢乐和温饱,谁知,这两只兔子终究没能逃脱船上乘警的棍子,被打死在外婆的怀里。

家婆奶奶舍不得将这两只死兔子扔了,带着它们偷偷摸摸地到了我家,将那两只兔子扒了皮,剁了骨,一家人偷偷地喝了肉汤,吃了兔肉,开心了好些日子。

那个年代,人们喝点不掺野菜的玉米糊糊,都要防备邻居看见,何况是吃肉呢。

******

家婆奶奶是个酷爱吃面条的人,我却相反,打小就不爱吃面食,但有一次在老舅家生病,吃了家婆奶奶的病号面后,开始喜欢上了它。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刚从乡下回家,母亲立马要我去老舅家接弟弟回来。又热又累的我,到了老舅家就高烧不退病了,满嘴起了水泡,也不想吃饭。老舅妈急的不知怎么办,家婆奶奶则端来了一大碗面条,硬把我被从床上拉起来,要我吃下去。“这么多,吃不了”,我说。

“面是软饱”,家婆奶奶劝我。我没办法,在老舅家不能任性,只好吃。

面条下肚,我满头冒汗,精神也好了许多。接下来的几天,家婆奶奶餐餐给我做面条。

其实, 家婆奶奶的面条也就是很普通的肉片面:“干面条一小把,开水下锅,煮九成半熟,捞进大海碗。全瘦猪肉少许,切薄薄的片,用刀脊背拍松,放进小碗里,撒少许盐,欠粉,搅拌均匀,烧开高汤或开水,放下肉片,汆至漂起。连汤带肉片倒进碗。宽宽的汤,少少的面,再撒些胡椒粉,撒点葱段,点些味精。”完事。

******

那年我出嫁,母亲送给我一枚18k的老旧金戒指,并说,这是家婆奶奶送给她的陪嫁,她没什么好东西给我,只有这一枚戒指。

母亲送我的戒指当时我并不在意。戴戒指在当时并不流行,再说,这枚戒指看上去就象一小段黄铜皮绕的圈,泛着暗黄色的光,仔细看去,只在圈里面有一个地方刻着小小的18k字样,其表面平平板板,什么花纹也没有。带在手指上,有点丢人。好在是家婆奶奶给妈妈的陪嫁,妈妈又传给我,多少有一点纪念的意思。此后,我一直把它放在我的针线盒里,从来没戴出来过。

慢慢地,街面上有人开始戴首饰了,我偶尔也就把它翻出来,戴上几天。

一次回家探亲,父亲看到我指上的戒指,便说:“这是你家婆奶奶给你妈的,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呢?”听到这话,我实在受宠若惊。父母有三个女儿,家婆奶奶给母亲陪嫁的东西,母亲唯独作为陪嫁给我,我反而不当回事,辜负了妈妈的心意。此后,我就一直把它戴在手指上,并经常自豪地向朋友介绍它的来历。

直到那年,我回国奔母丧。悲伤之余,我摸到这枚戒指。心想,如今家婆奶奶不在了,妈妈没有了,这枚戒指传到我这里,可不能丢了,我把它留给了娘家侄女。

那年回国探亲,见到了老舅妈,提及此枚戒指的事。老舅妈说,那枚戒指是当年家婆奶奶送她结婚的聘礼,她只戴了一天,新婚第二天一大早,家婆奶奶就把它收走了。

家婆奶奶,家婆奶奶,您老人家让我说什么好!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