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越战老兵朋友(九,在战争的阴影下,他们这样死去或者这样活着)

(2020-01-20 23:05:08) 下一个

我的越战老兵朋友(九,在战争的阴影下,他们这样死去或者这样活着)

刘海鸥(铿锵猪)

战后的戴维

 

我是一个酒鬼和赌徒

 

我的情况逐渐有所好转,我有了自己的清洁地毯的公司。我遇到了我的第二个妻子,她在老人院做护士。我非常爱她,可是后来她跟人跑了。我又有了第三个妻子,她是我的秘书,我们结婚以后,她成了我的生意伙伴,我们的生意一直很火爆。我在兰科夫(在北区,为富人区)买了一个花园洋房,现在(1999年)价值100多万。

似乎我的生活一切都就绪了,但是越战始终是我心中一块不能触碰的伤疤,我不能想,不敢想一切和越战有关的事。我绝不看有关越战的电影,不看有关越战的书。人们若问我战争的事,我只告诉他们有趣的、色情的故事。我从来不讲躺在稻地里的尸体、挂在树上的腿、老人因为他们的儿子在越共或者共和国军,死了或伤了或没有消息而持续不断的哭声、被杀死的孩子、燃烧的村庄、炸弹爆炸、各种姿态被打死的士兵和平民、越南人眼睛中迸发出里的仇恨、我的恐惧、还有回国后小女孩给我的baby killer的称号……但是这一切始终伴随着我的后半生。

为了忘却,我只有喝酒。只有喝酒,我才能忘却。从在越南战场开始,我就离不开酒精了,我越喝越多,一天两瓶沃特卡,还有啤酒。酒是我的兴奋剂,麻醉剂,是我的好朋友,我的生命之水。

我成了一个酒鬼。

还有赌博,我爱上了赌博,一挣到钱,我第一件事就是到酒吧或者俱乐部,去玩老虎机,把钱玩光为止。你知道为什么吗?只有在玩老虎机的时候,你是放松的,专心的,什么都不用想的。赢了钱当然高兴,输了钱也无所谓,只要能让我喝上酒,钱对我来说无所谓。

我成了一个赌徒。

我的妻子帮我经营所有的生意。我只管喝酒,赌博,或者到世界上转转,玩玩。一次我从国外回来,发现我的妻子和另一个生意合伙人已经夺了我的权,将我开除出董事会,生意转到了她的名下。我们离婚了,兰科夫的房子归了她。澳洲的离婚法律永远向着女方。我只得到几万元和一辆跑车。又因为几年没交税,这些钱被税务局罚光,我心爱的车子和一切东西都被没收,连拖把都收走了。我又成了穷光蛋。

再后来,我又有过几个女友,都因为我的喝酒赌博离开了我。现在如果我需要女人了,就到酒吧或街上找一个来,很容易,连钱都不用花。

 

在战争的阴影下他们这样死去或者这样活着

 

你知道英国士兵的军服为什么是红色的吗?是为了保持士气,因为负伤流血看不出来,不会引起别的士兵的恐慌。发明军服的人真聪明,穿着军服的人却去卖命。

你看这张照片(戴维指着墙上镜框中一张颜色褪成棕色的照片,上面是一个稚气未干的小青年,穿着一身军服),我妈妈的叔叔,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刚上战场没几天就被打死了。死的时候才十七岁,还是一个孩子!

我有一个亲戚,说起来比较远了,算是一个远房堂哥,叫比利。他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澳洲的军队是在太平洋岛国与日本人打仗。后来他被日本人抓住了,关在婆罗州(加里曼丹)的集中营里。日本人对他们极为残酷,给一点点食物,干繁重的活。比利是个大个子,一米九高,吃不饱,最后实在没有气力了,甚至站立着都困难,他拒绝再去干活。那天早上,日本人让战俘们排队,一个鬼子问比利,去不去干活,比利说不去。那个小日本个子也就到比利的胳肢窝,他搬来了一个箱子,站在箱子上,抽比利的耳光,边抽边问干不干,比利说什么也不干。最后那个小日本站在箱子上,挥起军刀把比利的头砍掉了。到日本投降为止,我们的澳仔有将近一千八百人死在集中营里。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詹姆斯,比我大十岁,原来小时候我们住在一条街上,在一块玩,他敢做敢为,我很佩服他。1951年他应征上了朝鲜战场,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双腿。在朝鲜,有一天他把手榴弹带回帐篷,手榴弹爆炸,把他的双腿炸飞了。只能永远坐在轮椅上。

詹姆斯告诉我,他们甚至根本没和朝鲜人打仗,而是和中国人打。中国人像潮水一样涌来。美国人和联合国军用机枪扫射,每分钟100发子弹,中国人象割下的麦子一排排倒下,可是从来不断,倒了一批又上一批。美军们不停地扫射,中国人则是持续地攻击,被打死的人何止上万。他一直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将军坐在后面指挥,让这么多无辜青年被杀死,为的是什么?

那还是越战之前,有一天我推着詹姆斯去看电影,看的什么记不住了。看到半截,他嚷起来,说这是他看到过的最坏的电影。电影院的职员过来说他捣乱,请他离开电影院。他喊道:“我的腿在朝鲜战争中失掉了,有本事你来把我推走!”他大吵大闹,电影不得不停放,灯亮起来了。他吵嚷着:“我为这个国家打仗,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我?”

职员说:“因为你太吵了,影响其他人看电影。”

他说:“那又怎么样,我是朝鲜战争的退伍士兵。”

职员说:“对不起,不管什么人,都不能影响别人看电影。”

我赶紧把他推走,我说:“我送你回家吧?”

他说:“走就走!”

第二天我去他家看他,敲门,他的妹妹出来说他死了。昨天回家后,他把枪伸到嘴里,把自己打死了。他的脑浆子溅了一墙。

我回家,像个孩子一样大哭。我母亲说,他去打了仗,灵魂不得安宁。现在他和平了,他不必再担心任何事情了。

我们从越南战场上回来的苟活者,下场也和他差不多,他们得抑郁症,得神经病,他们酗酒,然后自杀。

我的一个战友回来后找不到工作,只好做一切最脏的活。他喝酒喝得比我还多。后来他失踪了,两周以后,在泰瑞沟(Terrygol)的一棵树下警察找到了他的尸体,身边有两个威士忌瓶子,一个安眠药空瓶子。   

一个是得了癌症而死的,在胃里长了癌。

还有一个怪人,我的邻居,吴。他是越南华人,会讲中国话。他是南越共和军的士兵,他的腿上有枪伤,走路一颠一跛。他也享受澳洲退伍军人的待遇。我们有的时候一起喝酒。一喝酒,他就变脸,对我做出打枪的姿势,扬言要杀死我。我想他是有精神病,你到他屋里看看就知道了,整个天花板上吊着上百成千个玻璃球,网球那样大小,多半是灰黑色的,还有几个红色的,像是炸弹随时要掉下来。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肯定有精神病(海鸥注,我让戴维带我去他家看,果然,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球悬在头顶,压得人喘不上气)。

不光是我们,各国无辜的男女青年也还在战争的阴影之下,因为战争还在继续。

你知道艾伯拉罕吧,我楼下那个小伙子,长得多精神。他是埃及人,你知道他为什么来澳州吗?逃避服兵役。埃及青年每人都要服两年兵役,强制性的,他不想当兵,就逃到澳洲。他没有工作,不敢找,只是在周末市场上卖一些埃及进口的纪念品,金字塔、香料瓶什么的,他爸爸给他寄来的。这个石猫就是他给我的,仿法老墓里的看门石猫。给你吧。什么时候我带你去看看他的屋子,就一间房子,窗户全都拿毯子遮挡上了,屋子里白天也是黑洞洞的。

有一天他来我这里坐,看到墙上挂着老宋画的我的画像,脸色立刻就变了,问:“你当过兵?”我说:“是的,我是军事情报人员。”他更紧张了:“你是军警,你是埃及政府派来监视我的。”任我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他问我为什么有枪。这更可笑了,海鸥,你看到的,这些枪是我收集的18、19世纪的古董,就是摆设,根本没法用。艾伯拉罕的眼睛里露出杀气,他说:“你小心,我会杀死你的。”

有一天我去买烟,你知道我的房门是从来不关的,回来的时候,满屋子都是烟,一股烧糊的味道,我跑到厨房一看,电炉开着,一本黄页放在电炉上,已经迸出了明火。我百分之百地肯定这是艾伯拉罕干的,我不跟他计较,他怕参军已经怕到快神经病了,可是我得万分小心他。

 

反思越战

 

我在越南时就已经开始读越南历史。知道最早越南是法国殖民地。法国人对待越南人像对待牲口一样。如果越南人不为他们努力工作,法国人就鞭打他们,像鞭打畜牲。女孩子才12岁,就被他们的法国老板强奸。法国殖民者的暴行激起了越南人的反抗,法国有强大的军队,对越南人进行了残暴的镇压,但是在奠边府大战役中,法军在山谷,越南军队在山上,终于打败和赶走了法国殖民者。武器精良高头大马的法国人竟打不过“愚昧矮小”的亚洲人。

我见到的越南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国家之一。有山,有森林,有平原,有稻田,梯田。一片青葱郁绿。那里的孩子女人甚至老人都和他们的山水一样漂亮。越南人的本性是十分温良的。

美国人去打这个可怜的小国,为什么?没有理由,我们没有理由去那里!我们在那里所能看见的就是他们在拼命保护他们自己的国家。美国的炸弹像雨一样落下,他们在越南和柬埔寨扔的炸弹比二战所有炸弹的总和还要多,他们以为可以靠炸弹赢得战争。他们还烧毁树林村庄,消灭村民,甚至小孩子,他们把婴儿头摔向树干,把孕妇的肚子剖开取出婴儿,用枪射击。他们干尽了一切坏事。

但是他们忘记了在越南的历史上越南人多次反抗外来侵略者。他们应该知道法国军队——世界上最精锐的军队之一,被越南人打败了。如果法国被打败了,他们也一定会被打败。因为越南有正义在手。世界上的任何战争,只要其中一方是正义的,他们必赢。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因为他们是反正义的,整个世界都在反对他们,没有一个军队可以在被世界人民的反对声中赢得战争。

越南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抵抗。他们的妇女和男人们并肩战斗,她们非常勇敢,打起仗来勇猛得像男人一样。越共妇女穿的衣服和男人一样,所以打起仗来,我们分不清是女人还是男人。他们有自己充分的理由去战斗。他们是为自由而战,所以英勇无比。在越南,美军很多,但是越南人没有被打败。因为他们不怕死,不怕死的人是打不败的。美国兵怕死,我们澳洲士兵也怕死。我怕死,非常地怕,我的战友们也都怕。但是如果我像越南人那样,为祖国而战,为澳大利亚而战,那么没有人能打败我,因为我在保卫我的妻子儿女,为了他们,我也会成为世界上最勇敢的士兵。

不同的是,南越的共和军非常的腐败,简直不可置信。美国人几百万几百万地给他们美元,支持他们打北越。可是南越的士兵只是为了钱而打仗,他们的军官贩毒,卖女人,卖男孩,如果可能,他们连自己的妈都会卖掉。在我和他们军官的交道中,发现他们腐败,无能,愚蠢。他们还非常残酷,他们杀自己人,杀自己的兄弟姐妹。根本没有价值做一个男人。

士兵都是战争的牺牲者。美国士兵下飞机,以为是来参加一场有趣的冒险,背上扛着吉他,手里提着收录机,根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不知道他们将面临什么样严峻的场面,因为他们富有,他们强壮。然后的结果是,年轻士兵被放在绿色的塑料袋里,像扔垃圾一样被扔到飞机上。在西贡每天都可以看到卡车载着绿色的塑料袋驶往机场。有时我看见在绿色塑料袋的旁边,他们的战友坐在地上哭泣。我曾经想,如果被杀死的是越南士兵或中国士兵,他们是否坐在地上哭?我不知道,我想不会的,他们来越南就是要杀他们的,可是那都是生命啊!最终,最强大的军队被穿黑衣的小个子打败了。

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去那里,越南根本不需要我们。我们在南越唯一有用的地方是他们可以从我们身上弄到钱,我们买毒品,我们嫖妓女,他们得到了钱。我们得到的是什么,500多个澳洲士兵尸体。

我们失去了500多个孩子,不是男人,是孩子。美国人失去了近6万孩子。越南则失去了几百万孩子。美国人最重视数尸体,每次打完仗,他们都要数越南人的尸体,然后登报宣扬他们的战绩。但是美国人民是不会被愚弄的,他们知道那里的真实情况。他们多次在华盛顿举行盛大集会反对越战。他们见到的是自己的孩子回来,放在绿色的口袋里,然后像垃圾一样从飞机里拉出来。这些年轻人有的还不到18岁。尽管政府给他们举行了盛大葬礼,但是他们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了。

我有一张照片,几十年来摆放在我的客厅里,就是这张(前面提到过的六七个士兵围坐的那张),上面的男孩子们都是我的士兵,他们都死了。看到他们的照片,我非常难过。我们成就了什么?我们的成就就是杀男人女人,杀老人孩子。我看历史书,所有的战争的牺牲者都是无辜的女人孩子。我们为什么要互相杀人?

我不为我所作的骄傲,我感到羞耻。我爱越南的山、树林、人民、儿童。这些如此平和的人们那么坚强的为自己的祖国而战。我却去杀他们。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忘不了这些。

战争给我们留下的,不仅是尸体,而且是永无休止的精神肉体的折磨。我总是恶心。我怕直升飞机。我不能睡觉。我会在梦中叫嚷,哭喊然后惊醒。我的腿疼。我得了癌症。我是个酒鬼。我有精神抑郁症。

在其他战争中,人们为士兵而骄傲。但是在越南战争中,人们恨士兵。所以参加越战的士兵得精神病的多,70%的越战士兵后来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能不得精神病吗?当年的4万士兵,现在只有1万多人活着了,他们54%患癌症,80%酗酒。全国的自杀率是1.4%,可是其中越战士兵竟占30%。(海鸥注:这些数字并不一定完全准确,但是这些比率远远高于一般人水平是确定无疑的。)

战争,在我脑子里的图画是浪费人命,不管是越南的、澳洲的、美国的,还有你们中国的。

到现在我仍然讨厌美国人!“我们到地狱去,又回来了。”地狱是个坏地方,因为那里有他妈的美国人,他们没有人性。1998年我和一个好朋友在德里会面,好朋友说在东南亚我们是孤立的。意思是说,在东南亚我们参加了所有美国的战争,可是我们需要美国时,他们拒绝。美国在什么地方帮助我们?东南亚有石油金矿,对美国很重要,他们会“帮”我们。如果我们什么都没有?美国只会耸耸肩膀而已。

任何参加过越战的人现在都反对各种形式的战争。没人认为我们应该和美国一起卷入战争。但是到现在,我们政府仍然跟随美国打仗,美国打到哪儿,我们政府跟到哪儿。我厌恶战争。我们都是勇敢的人,如果必须参加战争,我们只为国家而战。我希望在我活着的一天人们都能意识到世界是个小地方,大家都生活在和平之中,希望有一天电台里再也没有澳洲人打亚洲人打中东人的消息。我希望有一天整个世界是兄弟姐妹。唯一的子弹发射是为了庆祝,而非仇恨,因为本来,这个世界上的六十亿人就是兄弟姐妹。

有一天我要回到越南,我要伸出手向他们微笑,我想他们也会同样这么对待我的。

(戴维的自述,到此完毕。上述全部故事的来源主要是根据戴维的口述记录,另有大约五千字是根据戴维1996年为中国报纸写的一篇文章中有关越战的部分,主要是讲他和美林的爱情故事。还有8百多字取自戴维的回忆录。在他十几万字的回忆录中,越战只有八百字,可见他多么不愿意碰触这个话题。我在整理时他的口述时,把它们融为一体。

戴维的故事是他1999年讲给我听的,直到2006年,我才把他的故事整理出来。下面是从我本人的视角讲述退役后的戴维,主要是1999年以后的。

戴维的手稿

 

我的记录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麦克老狼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棒的回忆录。虽然有些地方前后情节有出入,但也可以理解,因为老兵回忆,不出偏差是不可能的(谁的记性都不可能100%准确),不许他吹牛是不可能的(全世界老兵的习惯)。

但是这种素材胜在真实,去芜存真,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历史。被美军卡车碾成渣的澳兵,无缘无故被汽油弹屠村的越南老者,被美国大兵强奸致死的八岁小姑娘。。。

这的确就是丑恶的越战 -- 一场不义之战 -- 再怎么不愿意承认这一切,内心深处,每一个美军士兵良知都无时无刻不在煎熬他们。所以才会有大规模、普遍性的PTSD:本来战争就是摧残人性,不义之战更加加剧了这种折磨和煎熬。

感谢作者!
Flakes 回复 悄悄话 以前在VA(老兵医院)工作过。接触过越战老兵,有人豪无保留的称赞越南是一个非常非常美丽的国家。但也肯定的说永远永远不会重返越南。大概是那个地方,虽然美丽但也残酷。
从澳洲人的角度看对美国人的感受,很有意思。谢谢分享。
泰国LZ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棒,很感人的故事。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good to read
懒风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感谢!这个系列太棒了!!发人心省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