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二十几则乱想,不信就没一条你读了以后不“乱”

(2020-01-15 02:52:10) 下一个

有意识,才有“意识流。“现代”里,才有现代画,文学,雕塑。此理至简,不用曲里拐弯地想。

 

 

女人坟前的情人花圈,绕一周肯定不够。最大的丈夫送的,就是个摆设。

 

女人,一生都在“偷”情,不,幽会。

 

幽会不成,就“偷”。

 

偷腥是偷情的下放,多是男人拽落的。它成全了色情文学。

 

 

在情上,没见过大胸襟的男人,也没见过小于男人胸襟的女人。

 

 

说“事要一件一件地做”时,能做的事和时间都不会太多。一心二用,临上飞机前几小时才收拾行李,Dead line前冲入的,是“天下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蓬勃;帮着拾掇忘了,拉下的,嘴里不断地“嘴上无毛 ,办事不牢”的,是“慢慢来,不要着急”,“你办事我放心”的遗嘱。

 

 

女人要自己喜欢的男人不要再想别的女人。男人答应。《诗经》的三分之二就是这个答应。

 

女人信了这答应,成了《诗经》剩下的三分之一。

 

读了三千年,还是能读到恸。

 

 

女人其实不管自己喜欢的男人喜欢不喜欢别的女人。她的“喜欢”愈长,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男人记住的女人,鲜不碰过。女人,不能说相反,但只见过一面甚至只一瞥的,才是她心仪的。

 

碰了女人,男人觉得得到了。其实,迈出了失去的第一步。

 

维娜斯的像前有警示牌:“勿碰”。这真是为男人好的话。

 

 

林妹妹“质本洁来还洁去”,有点“伟大光荣正确”,俗了。尤三姐不自夸,可干净得让天下男人都觉得自己要买点body wash 了。

 

 

不开上帝的玩笑。太好开了。所以,不开。

 

抱怨天气。跟着。反正天不会气。

 

文静,并非无言。却常使面对的觉得自己的话多了。

 

“赞我,给力地赞”,这玩艺儿上小学后就不玩。七十岁的党,却还在玩。“老小,老小”,果然。

 

自己骂自己的话:革命家,无产阶级革命家。

 

 

见着日本人就跑,嘴里笔下骂“鬼子”;“九一八”的后代,是当下在日谋生的最大人群;毛主席见到田中,就“谢谢你们,帮了我们大忙”。反日货。网上不断“日本衰落了吗?”

 

活活一部大陆人心灵史。此间待个几十年,心灵没了,一怀腊八粥,还过了保鲜期。

 

十一

 

喜欢星期一,还有不喜欢的日子?

 

十二

 

四十过了,对死的怕,对折。

 

而立,不惑,耳顺,知天命,,,,属于想死之想,有入世不得,出世上道的奇妙感受。

 

七十还怕死,怕的不是死,就是个怕。八十,死怕你。九十上百,活着没活着,一般大。

 

十三

 

自由身于自由世界,自在声于文学城,,,,怀里仍有“请去喝茶的疑云;得了空,还是回国,“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中国心”——— 尴尬的命。不能自释,绝无他解。

 

十五

 

邱吉尔在放弃非洲殖民地时说,“非洲人尚不懂怎样管理国家”。陈独秀断言”中国需要西方殖民两百年”。

 

不听,犟也是白犟。用赵本山的语气:造一个人人都觉得憋屈的旮旯,你不会弄,干哈呢,让人家来整呗!”

 

十六

 

胜利者,话多。话多了,就吵。美国人知道这理。内战一完,满美国找不到个胜利者,失败者。

 

因此,读美国历史,有读其它历史没有的安静。蛮像美国的战争片,打起来,冲啊,杀啊;停下来,个个掏出爱的人,亲的人的信啊照片啊看。

 

不闹心。

 

服。高水平。

 

十八

 

国军“训令手册”,尽染总理遗训之晖;读过太平天国的纪律,知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山寨版。

 

“第七,不许调戏妇女。”说明,女人就是个玩物乃本队伍的属性。

 

十九

 

萨特说,我恨严肃。粛,已然恐怖,还要严,不让人活啊!

 

二十

 

据说,沉默,不爆发,就死亡,起码灵魂引体向上。

 

自懂事起,一路听来的碎嘴和自己也染上的“话痨”,没有爆发的轰轰,也没有死亡的戚戚。

 

这个碎嘴,下放的心漂不起来的族裔。不说,会死呵?!

 

 

卄一

 

熟人探亲回来说见闻:歧视老年人。

 

闻后,暗喜:好眼光!社会终于给了这样一辈人一个正确的态度:歧视。

 

三反五反,错划的右派,几个可以正视?

 

知青,民运,有什么看头?!

 

几个民阵明星,还在屏里“客观,历史”地嘚嘚嘚。不歧视,怎么瞧?

 

孙文的辛亥,绕不过;49建政,可忽略;花木兰从军,两千年地唱;知青插队,几个要听?

 

终于轮上了当属的命运:被歧视。

 

真棒!盛赞一回这社会。

 

卄二

 

女娃。作文。想美。读,文于美,没见着,“想美”的样,很美。

 

廿三

 

陕北农民不知工作,只称“受苦”,和“干活”“make living “,心不在一腔,情几乎两岔。

 

《资本论》里最惨的记述,是陕北塬里的人理想之外的憧憬;“剩余价值”,塬上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有那个价码。

 

“受罪”和“原罪”比,后者好“不多乎,不多也”;好“春江水暖鸭先知”;好“绿肥红瘦”;好“喜看稻菽干重浪”。

 

廿四

 

对着屏,唱一通;敲着键,写一通;举杯,喝一通。通通通。完了,该干嘛干嘛。你会吗?自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读了先生这 24 则乱想, 至少有 三分之二 让我乱了, 但不告诉你哪几则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