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Norwegian阿拉斯加游轮记(七)- 防疫及其它

(2021-09-01 14:15:35) 下一个

我觉得船上的防疫做得有好有坏,总结一下:

好的地方是:

1. 上船前查疫苗卡,100%的乘客和船员必须打过疫苗,而且疫苗已经生效。

2. 上船前100%进行COVID检测。

3. 总是有人在公共区域擦拭大家手摸的地方,尤其是电梯间和楼梯间。

4. 总有人站在自助餐厅门口要求大家洗手,而且基本老是那个人,从早上一直到晚上餐厅关门。他们这“washy, washy, healthy, healthy”的口号陪伴了大家一路。后来大家一看到他们就自己先说这口号了。

5. 阿拉斯加各个地方都要求室内戴口罩。所以下去玩还比较安全。

6. 船上不是满员。Encore可以载旅客将近4000名,游轮公司没有具体公布当时船载的客人数,但明确说不会满员。我们根据第一天的排队情况估计船上有3000人左右。所以一般正式餐厅从来不用等。

不好的地方是:

1. 船上室内不要求戴口罩。

2. 一般坐下来吃饭的地方还好,都不是特别挤,但也有座位排得很近的餐厅,比如Ocean Blue。

3. 有的酒吧,比如the Beetles演出的the Cavern,里面非常拥挤,也没几个戴口罩的。我们拉开门看了一眼没敢进去。

4. 登船前去做COVID测试是在Marriott饭店底层,虽然所有人都打过疫苗了,但因为很挤,很多人不戴口罩,还是觉得有些可怕。

5. 感觉放大家出检测大厅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结果都出来了。当时电脑出结果跟不上,很多人测完了等了一个小时也没结果。检测人员都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叫这个时间段以前测试的人员可以离开了。我们估计是只要在这个时间段之内没出检测阳性的结果就把这个时间段测试的人都放走了。我们自己的结果是晚上7点半船都开了才收到的。

船上的玩乐:

NCL每个游乐项目都要花钱,没有Carnival上那种免费的排球场、篮球场、迷你高尔夫和单轨自行车什么的。这些游乐项目和Carnival上的比起来是高大上不少,就是价格也不便宜。

室外的laser tag场地在船顶层,看着很豪华好玩的样子。可惜第一天我们去的时候没开,后来不是下雨忙着出去玩,再也没来得及去。

看了一回art auction,可以免费喝汽酒。我们还幸运地赢了一瓶。

正式的演出只有Choir of Man,十三个人的男生演出团,都挺多才多艺。唱得不错,但这个节目没什么故事情节,是其中8个人每个人以唱一首歌的形式来表现他们的生活。

很多人觉得模仿Beetles的演出比Choir of Man好看,但前面放了个关于Beetles的纪录片,把我看睡着了:汗

(网络图)Galaxy Pavillion很高大上,好像是$30玩一个小时。

(网络图)据说是海上最长的赛车道,玩的人不少,经常排队,好像是$15玩一次。

NCL的excursions选择比较多。我们当初还和Carnival的excursions对比了一下,发现还是NCL提供的选择更好玩。可惜我们这次错过了Skagway,在Juneau也没跟团。看鲸鱼和钓三文鱼的excursions都还不错。

喝的:NCL提供的free on board package里有免费的酒和汽水,但要交20%的服务费,算下来是一笔不小的额外支出。本来我们就不怎么喝酒,又带着小朋友,更何况船上的汽水是百事可乐系列,不是可口可乐,于是就没有要这个package。

船上的咖啡不如Carnival上的好喝,没什么香味。但会发几张免费星爸爸券,可以在船上喝星爸爸家的咖啡、拿铁喝卡布奇诺,或者吃点心。这家星爸爸和陆上的一样宽敞,除了价格别的没差。嘻嘻

(下面两张是网络图)

 

其实船上各种果汁、茶也够喝了,就是去咖啡因的茶少些。最喜欢的还是早上自助餐厅的热牛奶,加点儿燕麦粥进去,喝得很舒服。

NCL的是没得说了。Encore是2019年11月份才第一次航行,没几个月就停航了。而我们这次又是疫情开始后的处女航,所以感觉哪里都很新很干净。船的设计也是北欧那种浅色调,简洁款的,看起来宽敞明亮。我们定的balcony房间,不大,但存储空间很多,也够用了。

(网络图)

 

晴天的时候阳台上坐坐非常惬意。

很喜欢这个observation lounge,经常来逛逛。有时候听歌,有时候吃点心,有时候坐着看会书。(网络图)

中间大堂的吊灯(网络图),有人说好看,有人说丑:鬼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