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博文

今年万圣节什么也干不了,就全家动手嗨一下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10-13 14:07:44)

《伤别离》这本书是南渡北归三部曲的最后一部,讲的是49年以后两岸知识分子的命运。和前两部比起来,这部看得太压抑了,因为前两部里花了大量笔墨写的那些人在这部里一个一个都逝去了,而且留在大陆的这些知识分子命运都很悲惨,“逝去”得一点儿都不平静,和胡适与傅斯年预测的类似。中间我停下好几次,读得太难受了。这个版本是台湾的,好奇大陆的是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10-09 10:34:33)
航 航和我的缘分是我们俩生日就差一天,但她比我小将近一岁。航在家也是老大,家里有个弟弟。感觉在宿舍里,和航亲近的时间不多。航长得并不出众,个子瘦小,但她很独立,性格比较倔强一些,有时候又像小孩子似的,笑起来单纯可爱,是个喜欢读书的乖乖女。其实我们俩的父亲都在外交部,是同事,还认识,只是因为他们语种不同,也不是很熟悉。我们俩当然还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08 08:43:55)
嫄嫄不是宿舍里年龄最小的,感觉上却是最小,因为她是我们中间最天真活泼、会撒娇使小性儿的。哈哈,我这么说,嫄听到可不要跳起来打我啊!嫄也是天津人,瘦高个儿,模特身材,长得很秀气。本来刚开学时她没有分配到我们宿舍,但因为她刚来觉得很寂寞,不习惯,想找个老乡作室友,就主动要求搬到了我们宿舍。嫄没有和她的天津老乡雅静成为好朋友,倒是成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06 09:59:51)
宁 宁是宿舍里最小的,却是最沉静的一个,经常喜怒不形于色。她中等偏高的个子,脸庞有些宽,细长的眼睛,笑起来咪咪的。她和我都是比较内向的人,平时话并不多。两个人要好起来是开学以后几个月,口语老师要大家搭对儿练口语,我们俩为了方便就搭在了一起。 刚上大学的时候,班里除了外语学校出来的小袁和班长小张以外,口语都没有那么好。我算是发音还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05 12:11:56)
住在我上铺的姊妹雅在宿舍里最先交心的就是雅了。雅是天津外国语学校来的,英语基础本来就很好,又从初中就开始住校,独立生活能力很强,遇事不慌有主见,让我一来就对她有好感。她是个长圆脸儿,眼睛细长微弯,笑起来左边唇边一个小酒窝儿,甜甜的。宿舍里论年龄我是老大,同时也是宿舍长,平时总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可实际上却“外强中干”。幼儿园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02 08:47:16)
大学那些老师大一时的精读老师教课比较一般,她大概把太多精力都放到了炒股上。记得那会儿的精读作业很多人都是拿一本教参照抄。只是有一次我照抄的一个词conscientious居然被老师指为“没有这么个词”!不过,这课也有好的时候,我从这课学到的最重要的是“r”的发音。作为北京人,这个音总也发不好,这位精读老师彻底帮我纠正了这个音。现在想起来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01 13:33:14)
饭菜和学校食堂大学的饭食比起中学是好了很多,但外交学院因为是个小学校,选择并不多。刚入学的时候,吃饭还需要粮票。因为户口都在学校,学校每个月就得给同学发粮票,当然还有为数不多的补助,学生们买饭票除了交钱还得交粮票。上大学期间粮票被废除了,现在再看到粮票感觉是上辈子的事儿了。学校当时就一个对学生开放的食堂。早餐一般就是粥、馒头和煮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30 11:18:30)
图书馆那会儿外院的图书馆阅览室分期刊和文献两个。期刊阅览室有很多英语和中文的杂志、报纸,日光灯白晃晃的,很亮。学外语的可以看原文,学习累了还可以看看中文杂志解闷儿。而文献阅览室比较而言有点儿暗,四周的书架上都是些名著、参考书和字典。可想而知,期刊阅览室人满为患,需要早去占座儿,而文献阅览室几乎总有空儿。记得当时在文献阅览室学习的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29 07:33:26)

宿舍报到那天领了校徽就去宿舍打扫卫生。那时的宿舍条件非常简陋。据说我爸爸那一辈就已经住在那里了,整个楼的结构从五十年代起可能就没改变过。宿舍里已经有个天津室友住了,就是后来成了好朋友的雅静。我随便找了个下铺就放下了行李,过了两天才发现那是最不好的一个位子。当时我们宿舍总共才四个人,我住在靠门的那个下铺。刚上大一时辅导员还要来查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