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战斗在前线的朋友

(2020-04-30 08:31:50) 下一个

和HX认识的时候,我们俩都是初到美国,在UD和一帮中国学生一起参加teaching assistant培训课。暑假过后,培训课结束,我们俩找房子找到了一起,在学校图书馆对面教会牧师的小蓝屋中成了室友。

HX也就比我大半岁,但比我成熟多了。我们俩都来自北京,她上学早,聪明勤奋,是国内有名的医学院毕业的,又在协和做了实习医生,拿生物系的全奖过来的。但是她也早就下定决心,在美国学医。

初到美国,我学业不顺,国际关系专业老师上课就是研讨会,基本不讲。同学课下以一周一本的速度读那些空洞的理论书,上课跟着老师的提示来讨论。本来理论就不是我的强项,尤其又不是母语,看书就看得晕头转向,课上根本张不开嘴。而且离家那么远,陌生的地方和文化,孤独、寂寞、难过。每天支撑我读下去的就有黄欣小屋里透出的灯光。有时候很晚了,我从图书馆回来,去过道里我们共用的洗手间洗漱准备睡觉,她屋里还亮着灯。她自己给自己订的规划里,除了读生物系,还有考医学院和Board,所以除了学校的紧张功课,自己还有加码。看到她那么勤奋,我也没理由不努力,是吧?

HX瘦瘦的,手指细长干净,身量不高,皮肤很白,长头发,眼睛细细的,笑起来很温暖的样子。别看她外表有点儿瘦弱,体育可是非常好,800米能跑进3分钟。我自己跑得也不慢,但800米跑2分多钟还是做不到。她乒乓球打得也好,虽然不怎么扣球,但接球很稳,总是让对方很难扣死。

HX很沉静,说话做事都有条不紊,不慌不忙的。我有什么事问她,她会是个很好的听众,给你分析,出主意,让你觉得什么都不是大事,特别给人以安全感,也是医生的特质吧。所以那会儿好多新来的同学身体不舒服了都会去问她,已经把她当医生了。而且HX会夸人,说话让人觉得舒服,即使是你犯了什么错,她也不会说得让你觉得尴尬。那会儿还是我男友的雨儿爸就经常说我:“你看看人家HX怎么说话的!”

HX后来转学去了JHU,读的营养学博士。博士毕业考了医生执照,又做住院医、肾病专科什么的,也辛苦了好久才独立出来开业。

本来她因为孩子小,转了半职,但这次疫情中因为需要,她还是一周加大工作量到4、5天,每天穿戴着国内同学寄来的防护服、口罩战斗在第一线,辛苦得不行。上周我问她怎么样,她说不好:她工作的两间医院里住满了新冠病人,好多上呼吸机的。她的病人中有两人去世,而她的同事也有好几个传染上的。还好她自己测试是阴性。她老公,也是我们UD的同学,说她每天都是在玩儿命。我相信她是这么认真负责努力的一个人,但也很心疼担心她。什么都帮不上,只能祝愿疫情快快好起来,她能不用这么玩儿命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这些医护人员真的很不容易。
xiaxi 回复 悄悄话 祝福HX和所有在抗疫一线战斗的人们!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祝福!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感人。祝福你的朋友!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lovefriday' 的评论 : 谢谢!
ilovefriday 回复 悄悄话 祝福她平安渡过疫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