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国行:被亲侄子骗了

(2019-08-28 06:04:43) 下一个

我的堂婶是在浙江乡下长大的。她是老大,下面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家里的生活一直很拮据。堂叔是个厚道人,堂婶嫁到城里来之后,总是接济老家的人,堂叔从无怨言。

弟弟是传宗接代的独苗,堂婶对他的疼爱是姐姐加母亲式的。听到老父亲抱怨农村的学校条件不好,堂婶二话不说,就把弟弟接到城里来读书了。初中毕业后,弟弟回乡, 掌握了养蜂技术。 在城里读了几年书, 他的脑筋变活络了,日子逐渐过得稳定殷实起来。

堂婶的弟弟结婚后,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憨厚老实,小儿子活络顽皮。小儿子小帆初中毕业后,嫌父亲养蜂赚的钱少,想自己找门路做生意,便到城里来找堂婶。堂婶见他整日游逛不知道干什么好,便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先学一门手艺吧。小帆在堂婶的熟人那里学会了开车后,便离开了城里。

一连好几年,小帆没再在城里露面。传来的消息都是好的:小帆结婚了;小帆承包建筑工程发财了;小帆在老家给自己盖了豪华的楼房。堂婶每每听到这些就会感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己的孩子虽然都在城里有份稳定的工作,但还是远不能和小帆比。

五年前的一天,小帆突然打电话来了,说是好久没见堂婶了,怪想的。堂婶说,去堂叔单位的招待所住,便宜又干净。小帆说,不要,给我找城里最贵的旅馆。

接风酒席自然是在城里最有名气的餐馆办的。小帆的见面礼是给堂婶和她的两个孩子,每家一盒六千多元一斤的茶叶。席间谈论的都是他的工程项目和他的大奔驰车。堂婶的儿子大伟和小帆聊得很投机,小帆怂恿大伟去他那里干。大伟工作的公司虽然效益不佳,但毕竟是“铁饭碗”,他有些举棋不定。

小帆要回去了。临走前,好像不经意似地和堂婶聊起一件事:他的一位朋友骗了他一百万,弄得现在资金周转有点困难,如果堂婶能借他一百万,按百分之二十利息算,一年后保证还清。堂婶和两个孩子商量一下,全家能凑足90多万。90多万,对城里靠工资生活的人来说,是个很大的数目。如果是外人,她绝对不会借的,但小帆是自己亲弟弟的儿子,她没有犹豫。小帆说,借钱的事别告诉他爸爸,理由是怕他爸爸知道被骗之事生气。堂婶答应了。

大伟去小帆的承包工地考察了一番,回到城里的第二天就辞去了铁饭碗。堂叔不同意,为此父子俩大吵了一架。

大伟的工作是采购材料和管理工地杂事。有大伟盯着干活的农民工们,小帆就不用去工地了。几个月后,大伟熟悉了工作,也结识了一些朋友,从而了解到小帆的许多隐情,这使得大伟忧心忡忡。

小帆的财政状况实际上糟糕透顶,他靠借高利贷,承包了几处建筑工程。按期完工后的工程不知为何拿不到付款。工程付款迟迟不到位,小帆欠的高利贷像雪球似地越滚越大,他不得不又开始到处借钱。他想到了姑姑。瞒着父亲,是小帆一着妙棋,他知道父亲和姑姑感情深厚,父亲很了解自己的儿子,是绝不会让姑姑借钱给他的。

实际上他给堂婶的利息是最低的,其他人的利息有的甚至高达30%至40%。他去堂婶那里借钱时,在堂婶面前吹得天花乱坠,昂贵的茶叶、酒席、酒店、奔驰都是为撑门面,让堂婶相信他的生意很红火。

正如大伟担忧的那样,一年过去了,合作项目全部停工,小帆没有钱还给堂婶。大伟失望地回到城里。两年过去了,小帆还是没有钱。堂婶急了,打电话给小帆,利息你就先不用考虑了,把本钱先还给我就行。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不但钱没有踪影,人也世间蒸发了。

小帆真的是没拿到工程款没有钱吗?大伟从朋友那里得知,小帆把高利贷还了;把亲哥哥的钱也还了;还在外面养着“小三”和小三给他生的儿子。

我弟弟的儿子今年九岁,我很爱他。我不能想象,他长大了也会这么骗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