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七) 搬家

(2018-03-25 06:17:29) 下一个

闲话人生(七)

搬家

自古就有“孟母三迁”的搬家故事,现代社会搬家现象更是司空见惯了。大千世界,每一个家庭搬家都有自己的缘由。我这一生搬了三次家,前两次搬家都是因为我的工作调动。而每一次调动工作都深刻地影响我的家庭,特别是对正在成长中的两个女儿,更是影响她们人生的里程碑。

第一次搬家是从武汉市的硚口区水厂路中学搬到位于武昌区千家街的华师一附中,也就是说,我从长江以北搬到了长江以南。这次搬家我经历了许多曲折,终于从一般中学搬到了湖北省的重点中学。

华师一附中是我的母校,我曾经在那里上初中,读高中,度过了六年的中学生活,正值青春年少时的一切如影随形。恢复高考以后,母校急需中青年老师,我非常幸运地调回去了,而且被委以重任,执教人民教育出版社重点中学语文教材改革实验班。从初中到高中六年实验期间,学校领导以及人教社、湖北省教研室的领导高度重视,学生及家长密切配合,当然,我也是呕心沥血、全身心投入其中,因此改革成果非常显著。

如果没有母校这个无与伦比的人生平台,自己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是枉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华师一附中的教学环境与教学设施尽管不那么完善,但是已经比一般中学强百倍都不止。不仅有设备齐全的理化生实验室,而且已经建起了现代化的计算机室。还有标准的运动场供学生开展体育活动和春、秋两季校运动会。

更重要的是,学校教育教学理念领先,教育教学管理严格,各学科都有一批德才兼备的老教师坚守在第一线,为教育教学质量把关。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学校一直非常关心教师的工作和生活,只要是华师一附中的教职工的适龄子女入学,不受录取分数线影响,享受与正取生一样的待遇。这是真正的最大的为教师排忧解难,也是我排除万难,一定要回母校工作的重要原因。

我回母校工作不久,学校就分给我一套两室一厅、厨房有天然气管道的住房。我们从水厂路中学搬到母校后,两个女儿也就近在中山路小学读书。后来也非常顺利地进入华师一附中学习。为她们日后考大学继续深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次搬家,可就搬得远啦!

如果说第一次搬家只是过江的话,第二次搬家就是跨海了。

1989年暑假,海南省农垦总局教研室请我去讲学,我的爱人和两个女儿自费跟我一起去海南了。当时,大女儿马上高中要毕业了、小女儿初中也要毕业了。趁这个难得的机会,我们一家去海南旅游。

那个年代,语文老师去外地讲学,一般都要借当地的学生上示范课。农垦教研室安排农垦中学的学生来上示范课,上课那天,农垦中学赖校长也来听了课。课后,赖校长一定要请我一家第二天去喝早茶。

赖校长在喝早茶时,给我全面介绍了学校的历史、现状和发展前景,盛情邀请我到农垦中学来工作,然而,当时的农垦中学实在太落后,不能与我的母校相比。他在得知我的大女儿即将高中毕业时,又全面解读了当时海南省的高考及招生工作的政策,以及各学校的对策。并笑眯眯地看着我的大女儿说:“你来我们这里参加高考,肯定上重点大学。”

这对我们一家可是非常有价值的重要信息,于是,我许诺:“赖校长,你强烈的事业心感动了我!你提供的重要信息打动了我!我会考虑来农垦中学工作的!”

回到武汉,把在海南了解到的,当地高考招生的有关政策,告诉了我的许多朋友之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我们这一代当老师的,在那个年代一心扑在事业上,无暇顾及自己的孩子,为国家培养了许许多多优秀学生,却忽视了自己的孩子还不是那么优秀。大家一听说海南的录取分数线那么低,都动心了。而且,在武汉是为国家培养人才,到海南不也是为国家培养人才吗?在那里还可以让自己的孩子以后有更好的大学读书,我们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们五家,有九个各科的高级教师,决定接受赖校长的邀请,举家南下,为祖国的大特区教育做贡献,更为自己的孩子争取最好的机会,到海南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是海南的第一批高考移民。

1990年,我们五家从武汉经湛江跨过琼州海峡到了海口。

我们家第二次搬家,离开故乡是越来越远了!但是,我们离两个女儿心中的梦想却越来越近了!

第三次搬家是越洋了。我们老了,已经退休了,这次搬家是孩子们,带着我们越过浩瀚无际的太平洋,来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如今,当我们一家在北美回望走过的路,除了佩服古人说的“树挪死,人挪活”之外,更敬佩“孟母三迁”!

注:

孟母三迁,即孟轲(孟子)的母亲为选择良好的环境教育孩子,多次迁居。《三字经》里说:“昔孟母,择邻处”。孟母三迁便出自于此。词语解释信息为孟子的母亲为了使孩子拥有一个真正好的教育环境,煞费苦心,曾两迁三地,现在有时用来指父母用心良苦,竭尽全力培养孩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