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部分健身器材

(2018-12-14 17:51:17) 下一个

我的部分健身器材

 

这两天,有个同学和我讨论关于做事的激情。 大家几乎会一致的认为,做事情要想做好,必须是爱做的,是要有激情的。 因为爱,所以有激情,因为有激情,所以有能量。也因为爱,才会不管遇到什么都会坚持,因为爱,才会不管多大的风险都愿意去承担。

 

直到这儿,好像大家都没有异议。 但是,如果过分的强调这一点,而忽略了爱和激情的背后的动机, 就会出问题。 尤其是人年轻的时候,谁不会爱呢,谁又缺乏激情呢?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爱钱,爱权,爱出名,因为爱的强烈,自然充满激情,因为充满激情,所以能量很大,能量很大,一旦方向错了,杀伤力就很大。 所以,这个社会乱糟糟的,人心浮动,每个人都要成功,都要出人头地,高人一等。

 

现实中,整个社会就像有一股股强大的能量在横冲直撞, 搞得人心惶惶,眼花缭乱。 大部分人呢,也就会鬼迷心窍,胡思乱想,做一些头破血流的事情。

 

但是作为旁观者,往往会被这些强大能量的华丽外表迷惑,感叹自己青春不再,蹉跎岁月。 或者,年少一点的,狠狠发誓,志在高远, 也要东施效颦,做一番事业,现在已经不说什么光宗耀祖的事了,而是说,要把自己变得太阳一样耀眼, 变得像雄狮一样统治一群母狮子。

 

听起来,我这个人是不是很厌世,很悲观。 大抵是这样的。 当学生头脑发热的时候,我只会泼冷水。 就算具体到练功,说什么这个神功那个神功,这个高僧,那个大德,都是虚妄。 世界上,唯一的神奇就是自己,如果你搞不定自己,就没有神奇,如果你搞定自己,就是神奇,也许在别人看来,不是什么神奇,但是,对你自己来说就是最大的神奇。

 

为什么呢?因为搞定自己真的很难,比什么都难。 既然比什么都难,如果你搞定了,是不是就是很神奇?我想这个逻辑没有问题。

 

搞定自己,最难的是什么?是你跳高跳的比任何人都高,跑步跑的比任何人都快,是数钱的时候流的口水比任何人都多?这些都不容易,或者说太难,因为你在和别人比。 那么,在自己的天地里,最难的是什么?

 

恐怕就是制服自己的心。 禅宗之所以影响中国如此之深,恐怕和它是关于心的学问/实践有关系。 正因为人心捉摸不定,却又无处不在。 像顽猴,也像浮云。 像小孩的脸,也像老人的脾气。

 

虽然,世界上有很多的宗教,或者各种思想的流派。 几乎最后,都会归结到对心的研究。 或者英语里边的mind。 因为,这所有的思想体系,无非最后都是为人类服务。 而所谓的服务,无非就是为了解决人的问题和苦难,让人更健康,更快乐,更自由。 而往往的说法是,“一切皆心造”。 所以,宗教和什么儒释道诸子百家,从西方到东方, 所有的这些思想,无非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 而这个目的的核心,就是人心的安顿。

 

所以,有的基督徒,看佛教徒不顺眼,伊斯兰的看基督徒不顺眼,等等,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就是因为,这些各门各派的人,都没有悟道,都不知道自己的教主的真正意思。 断章取义, 抓着一些皮毛,往强大的自我上面一裹,然后,假借名义,抬高自己,制造虚幻,谋取私利。 这个私利,也不一定就是什么物质利益,可能仅仅是那种自我的满足,和自我的保护或安慰。

 

真正的教徒,不管是哪门哪派,其实,本来的最高目标都是一样的。 之所以有纷争,是因为都还没有悟道。

 

不妨做这样的一个比喻。 心的安顿,就像一座世界的最高峰,也就是最高的境界。 世人,从各个方向开始爬这个高峰, 走的路不同,际遇也不同。 也就是每个人的背景不同,天赋不同,身体条件不同,命运机遇不同,所信仰的东西也不同,做事的方式不同,思维模式也不同。 这个时候,就相当于,众人都在山脚,越在山脚,差异越大。

 

然后,各个方向的人,有的爬到了山腰, 他们发现,大家之间的共同点会增加。 至少,大家都挺聪明,都没有迷路,大家身体都挺好,没有病倒没有死掉。

 

如果爬过树线,至少大家会看到同样的风景,没树了。

再然后, 连草也没有。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的差异就往往是和平的。 因为,都知道爬到这儿不容易,能走到这儿,自己付出了很多,别人也是辛苦上来的。 大家都会彼此尊重了,也彼此理解了。 所以,爬过山的人都知道,爬高山的时候,到了一定高度,人们往往都很客气,即使不认识的,如果别人需要帮忙,往往都会无私出来帮助的。 也不会求什么回报,帮完了,继续赶路。

 

当越来越接近顶峰的时候,人数会越来越少,大家之间的冲突就几乎忽略不计了。

 

当真登上顶峰的时候,人们之间的差异几乎归零。 因为,大家处在了同一个地点,看到的风景是一样的。 而一路走来的各种艰辛,各种危险,已经洗去了人性的大部分弱点。

 

这时候,大道归一, 虽然来路不同,背景不同,经历不同,怀揣的真理不同,在这儿,在这个当下,一切都会融合,归一。大家会拥抱,感叹,原来如此啊,会心一笑,一起看日出日落,不一样的情怀,一样的风景。


 

好像有点扯远了。 离题目有点远了。 我来讲讲健身器材吧。

在这之前,我想加一句,“制心一处,无事不办”。 这句话的来源我就不查了,留给博学的大家。之所以说这句话,是因为和开篇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关。 只是更有哲理,听起来,更有学问一点。

 

心,之所以难以制服,和它的不安分的本质有关,不安分的心,对应着世事的无常。 谁又能否定,这个世界,千变万变,都不如人心莫测。 什么三心二意,朝三暮四,见异思迁,心怀鬼胎, 居心叵测,身在曹营心在汉等等。

 

所以,心的问题,往往是源自心的这一个特点。 如果要消除心的问题,制服自己的心。 一个很重要的词,就是“定”, 所谓的禅定,只是用禅修来定心,其目的是定,禅修仅仅是一种途径,一条通向顶峰的路,你也可以信奉耶稣来达到定,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而制心一处的目标,也是为了定, 因为把散乱的心,放在了一个地方,自然也就不散了,也就定了。 就像一艘船,飘在海上,我们说,漂流不定。 如果这艘船找到了自己的港湾,从此停泊一处,我们就说安定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所以,“一处”就是定, 制心一处,就是心定了,当然,躁动不安的心,也就静了。 所以,我们常说,入静,入定。 其实都是心的一种比较理想,比较难得的状态。 所以,也成了练功的根基。

 

任何的功法,本身恐怕区别不大,千千万万的法门,无非就是通向顶峰的一条条路,有的难,但快捷,有的容易,但很远。 有的很多人走,不见得合理,有的很少人走,不见得不合理。 有的路,本来很安全,可是你偏偏运气不好,半路被碎石砸死了,也不能怪路的错。 就像小孩子被绊倒了,最好不要去怪地上的东西,东西本来好好在那儿的,是你经验不够,能力不够,非要踩上去的。 还是怪自己比较好,这样可以吸取经验,成长的更快,变得不那么容易摔倒。

 

所以,不管练什么健康养生的方法, 如果你能够做到“制心一处”,几乎可以肯定,你会“无事不办”。 这个无事不办,大家不要误会,不是要你当总统,做首富,或者成为张三丰, 王阳明。 只是,能够做最好的自己,健康,开心,自在。事实上,这不是一个很卑微的目标,因为你一眼望去,恐怕,极少人能够做到,也就是说,极少人爬到顶峰,你如果能爬到半山腰,你可能就已经比绝大多数的滞留在山下的人,更加幸运了。 因为,在山脚下,真的是会很痛苦。因为太多的事情都会找上门来,因为,你面对的是一群一群可能一点都不讲理的人。 他们可能无缘无故往你头上扔西红柿,你如果抱怨,他们会扔的更开心,更凶。

 

我们永远不能寄希望这个世界变成世外桃源,我们永远不能寄希望自己会一帆风顺。人生的本质就是无常,之所以要心定,就是为了应付无常。 因为心定很难,所以我们刻苦的去修自己,试图让它定下来。 就像我们努力去爬那座山。


 

现在,切入正题来说说我的部分健身器材吧。 读过我博客的人,可能知道。 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 不吸烟不喝酒不喝茶不喝咖啡不玩游戏,不怎么上网(至少基本不会看新闻或文章),也没什么朋友, 吃的很简单也很素。不太在乎自己身上有什么病痛,吃喝拉撒睡,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大抵也无所谓,来了的自然会去。 所以不看病也不吃药。

 

骨子里呢,我很爱山,我很爱讲山的故事。 我爱爬山,没完没了的,没日没夜的爬,我会如置身天堂般的快乐。 可惜,我妻子不爱爬山,加上孩子还小。我爬山的爱好,是不现实的。 我这个人,虽然比较简单,也不那么固执,既然爬不了物理世界的山,我就爬精神世界的山。 那是什么呢,就是搞定自己。 现在发现,这个山,很难爬的。 也是险象万生的。

 

而爬这座山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身体奥秘的探索。 我总认为,精神的解放,来自身体的解放。 而觉知力,是解放身体的最重要的武器。 如果你说,通向山顶的路,有很多条,我不否认。 但是,觉知至少是其中的一条。 觉知的精彩之处在于。 在山脚,山腰,山顶,它一路贯穿,无处不在,随着海拔的升高,觉知的内涵会变化。

 

在山脚的时候,觉知可以用来让你不生病,有病可以自己治。

在山腰的时候,觉知可以用来让你快乐,当你航行在人生的无常中,受伤,痛苦,压抑,孤单的时候,觉知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疗愈的最好的药, 也是带给你发自内心的那些快乐的天使。

 

在山顶的时候,觉知可以让你感觉会当凌绝顶,繁星清风明月。 那种浑身透明的感觉,那种每一个细胞都调皮舞蹈的感觉。 你会清楚的知道,你和死亡就像同桌,她在右边,你在左边,你们中间,只是一条零时画上的分隔线, 时不时,你把手伸过去,她脚放过来。 你不会惧怕死亡,因为你们是同桌。 你们虽然有时候会起冲突,最终会走向和解。因为靠的这么近,因为天天在一起,你们其实心心相印,相敬如宾。 她会告诉你阴间的故事,你会告诉她人间的传奇。

 

这就是觉知的魅力。

 

一个人,爱一样东西到极致,那个爱,就会弥漫在很多地方,生活的方方面面。我爱身体的奥秘,所以,除了练功,我的人生,好像没剩下多少东西,每天在想练功的事,每天在练各种各样的功,每天在教人练功,每天在谈论练功,吃喝拉撒睡,行住坐卧, 无时无刻,好像都离不开练功。

 

健身器材,解释为这份爱的一个可爱的小狐狸尾巴。

 

练瑜伽的时候,我就买了至少7个瑜伽垫,现在可能有十几个瑜伽垫。 有各种材质的,各种颜色的,各种牌子的。 然后,有各种硬度,各种厚度,各种材质的瑜伽砖,也有自己做的木头的。 瑜伽带自然也是有的, 后来感兴趣空中瑜伽,就买了空中瑜伽的那种吊在屋梁上的带子,可以做各种悬空的动作。 现在,被我的两个儿子征用,恐怕近几年很难收回主权。

 

为了练backbend, 买了那种全身可以躺在上面的木头架子, 可以练习很多相关的动作。 儿子小的时候,这是他们爬上爬下的好玩具。 客人来,我就推荐他们上去躺一躺。 现代人,大多有颈椎(脊椎)的问题, 所以,往上面一趟,大多数大喊大叫,身体像被拆了架子一样。小心翼翼的下来后,往往笑的很灿烂。 因为真的很舒服。 然后,会说,回家也买一个。 不过,很少人会真买,至少我的朋友们都没有买。 可能是客气,可能是回家就忘了。

 

还有,我的瑜伽书非常多。 光练呼吸的书,可能就有10本。 各个门派的,我都会买。 可是,我极少看书。 这两天买了一本关于舞蹈训练的书, 一个很有趣的门派,可以把观照应用在舞蹈中。 反过来, 舞蹈的很多原理,都可以应用到其他练功中去。 比如瑜伽,Pilates,气功,各种传统功夫,因为舞蹈是关于身体运动的学问,所以,这里边的很多原理,都可以用到其他和身体运动有关的功夫中去。 不过我有一个习惯,就是买来的书,忘书架上一放,就不看了。 多年以后,可能会翻开,让后恍然大悟,或者拍案惊奇。

 

我还有什么练脚腕的,开脚趾,拉腿筋的,很多很多的工具。 我妻子开始会反对,因为这些工具我其实都不会用,买来以后,试一下就会扔到一边。 家里哪儿哪儿都是。

 

后来,我感兴趣Pilates, 就买了Pilates arc, Pilates ring, 各种球,拉伸带什么的。 大部分的东西呢,我也不会碰,大多数会成为孩子的玩具。 比如Pilates arc, 他们会当成摇摆船玩。

 

当然,在禅院的时候,我很迷恋各种打坐的垫子,什么纯棉的,甚至organic cotton的, 荞麦皮的, 海绵的,麻布的, 等等,不一而足。 也喜欢各种bell, 日本的,藏传佛教的, 包括singing bowl, 买了一个很大的尼泊尔产的, 天天在家研究其疗愈的力量。 但到了最后,就是给小孩玩的一个玩具。 在里边装上水,然后在外面转,看水在里边跳舞。 孩子会非常开心,最后搞得满地是水。

 

当然,按摩的工具,就不用说了。我曾经非常热衷按摩术, 各种各样的按摩工具不下几十样。 包括用黑色Soap stone做的按摩滚筒,是Amesh人的手工作品,樱桃木的轴心。据说,这种石头有很好的疗愈作用。还有各种木头做的,金属或塑料做的,还有各种石头做的。 有火山岩的,也有各种玉石的。 各种形状的都有。 其实,到了最后,我用的最多的是按摩用的敲打的球。 因为家里人不舒服,这是最简单能够用上的工具,一般情况下也够用,犯不着用高级的工具。 这种球,我至少买过十多个。 有时候,我妻子不舒服,我两个儿子加上我,一共三个球,到处乱敲, 一会儿,她也就没事了。 总之,我见到一种设计巧妙或者从来没见过的又觉得不错的按摩工具,我就有买下的冲动。

 

其实,这些工具,我自己几乎从来不碰。 但是,大家也不要觉得我就是浪费钱。 其实不是的,每一种工具,背后都有按摩的各种思想在里边。 而那些背后的想法,其实可以直接用到按摩中去,变成很有效的按摩技法。 而且,我本人对设计非常感兴趣。 我从小就比女人更爱逛街,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是为了看东西。对不同的设计,迷恋的很。 后来自己有一点自主支配的钱了,就昏天黑地的逛街。 我逛街的效率,耐心,激情和体力,恐怕会让绝大多数的女人望尘莫及。 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拥有几乎每一个一线品牌的东西。 当然,我很穷,只是,一线品牌的设计,有时候还是非常不错的,毕竟聚集了一流的设计师。 所以,看和拥有的,其实是背后的设计。 但是,到了后来,看破红尘了,也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了,全扔到地下室了。 因为,浮华的背后,是空虚的。

 

最近,我感兴趣Barre, 我是一个五音不全,唱歌跑调比绝大多数人都厉害的人。 我妻子说,我不会唱歌的根本问题在我没有节奏。我想应该说的是合理的。 所以呢,舞蹈对我来说,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 这样的人,就像看不见的人渴望光明,穷人渴望财富,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样。 心中的梦想,你是不能剥夺的。 所以,我很喜欢听歌。 虽然,我听的歌档次很低。 我妻子常说,我应该听听经典的。 但我从来不听经典。 我喜欢那种靡靡之音。 为什么呢?我做事,听心和身体的声音,如果我的心不动,我的身体没有答应,我是不太会去做那件事的。 听歌也一样,不管我的身体,还是我的心,都还处在很低的层次,很难和经典音乐有什么共鸣,倒是那些靡靡之音,有时候,唱的我泪流满面,每一个旋律,像在我的身体里边,我的心头上面,直接敲打,共振。

 

因为这一个特点,我有一个在外人看来有点“神奇”的能力,就是,我听歌,能用身体听。 怎么说呢,就是,听一个歌,我能知道唱歌的人的声音主要是怎么发出来的,是用鼻腔,喉咙,嘴巴,胸腔,肺,隔膜,肚子,小肚子。 甚至是双手,脚,脚趾,甚至生殖器,肛门。 我有时候,能够听的很准确。 所以,一般我喜欢听气脉通畅的年轻人唱歌,因为不然的话,我会浑身不舒服。 比如,唱歌的人,如果便秘,估计听起来会让人堵的慌。

 

我以前讲过一个故事。 就是我第一次听GraceX唱歌的时候,我浑身打冷颤。 我就知道,这个人的身体有哪些问题。 我就冒昧的给她写了一封信,说了我的想法。 结果,没想到,她是一个脑子很开放的人,立即接受了我的方法,并且当天练习了。 后来,她就成了我的学生,直到现在,一直在跟我很刻苦的,很用心的学。 而整个进步的过程,让我颇为骄傲,虽然主要的功劳是她的用心,刻苦和悟性。 但是,让一个人变得更好,更开心,更健康,我们也会很开心的。 所以,有时候,人们怀疑我做事的动机。 我就想,难道有比这样的快乐更让人满足的吗?

 

再说说舞蹈吧。 我最近在练Barre, 大家可能见过芭蕾舞的课堂的画面,一群小女孩在一根长长的把杆旁边练习基本功。 这个练习,就叫做Barre。 所以呢,练习Barre的时候,很多惦着脚尖的动作,我不太会中文的术语,所以也说不好。 总的来说,就是听着音乐,随着节奏,惦着脚尖, 跳来跳去,蹲下站起,蹲下站起,用脚尖去踩音乐的点, 往左,往左,再往左,往右,往右,再往右。 有时候,pulsing, 我不知道怎么翻译,但很喜欢。 如果是小女孩做,会特别美,特别有生命的那种春天般的气息。 我很喜欢,当然,我也知道,我做的时候,如果旁边有人看,一定觉得很恶心,很丑,还没协调性,没节奏感。

 

不过呢,我这个人,天资不好,这就是我所有的资源,我自惭形秽也不会把我自己变得更美。还不如,死皮赖脸,就是喜欢练。 好歹会让自己变得比自己以前更有节奏,更有协调性。变的稍稍更美一点。

 

就像其它的爱好。 我喜欢Barre, 就自己在家搞了一个Fluidity Barre, 早上起来,找个空隙,踮起我那可爱丑陋的双脚, 来几个蹲下,站起来,蹲下,站起来,一只手扶着Barre, 另一只手还在头顶“优美”弯下, 我是说,心里想着要优美,柔和。 当然事实是很僵硬的。 然后,后踢踢,前踢踢,左踢踢,右踢踢。 也可以夹一个Bender Ball, 也可以加那些有弹性的绑带。

 

可能,这就是我的“制心一处”吧, 我对身体的奥秘的兴趣,让我忘掉了很多世俗的约束,也把我变的无比快乐,更多的是感恩和臣服。 自从8年前爱上静坐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停下来过,而且,越来越着迷,无时无刻,无处不在。 也正因为这样,我在这个天地里边,基本上做到了如鱼得水,自由自在。 虽然,在旁人的眼里,可能是丑陋的, 但是,我们永远不要试图去取悦别人,我们唯一能够无限制的改变的就是自己。 只要,相对自己,我们变的更好,更美,更自在,也就够了。 真的就够了,如果说不够,那么真的是太贪了。

 

如果是我妻子,这句话可以这么理解: 真的是够了,如果说不够,那么真的是太贪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大山安 回复 悄悄话 致以深深的敬意。
大山安 回复 悄悄话 致以深深的敬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