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修行中的小事和大事

(2021-02-17 13:39:26) 下一个

修行中的小事和大事

 

>>>> 千年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的回复以及指出我的错误的地方!

不过由于我的悟性比较低,您可以具体说我在哪些地方偏离了方向吗?

我的理解是, 您说我修炼功利性强,我执强大,妄想通过练功变成超人。

我的理解正确吗,是这样么?

我会改正错误,继续努力。

 

=== 其实我已经写了答案

“把心静下来, 做一些简单的, 真正有用的事情。

世界上没有什么神功, 

如果硬要说有, 也需要很强大的入静/入定能力。

没有一种方法是仅仅在方法本身的。”

 

修炼是可以有功利性的。 只是, 不能执着于功利性。 

比如, 练功可以治百病, 这个治百病本身是功利性的。

但是, 具体练功的时候, 不能执着于这个功利性。

比如,入静也是一种目的, 也是功利。 

但是练习入静的时候, 不能老想着“我的脑子要空啊, 我要静啊”。

恰恰相反, 为了静, 我们要接受自己的不静, 

脑子里飘过想法了, 就接受, 飘过去了,也就恢复平静了。 

相反, 如果你要赶走想法, 就会越赶越乱。 

 

比如你的病, 没错啊, 练功是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治好。

但是, 你具体练功的时候, 不能想着这件事。 

 

失眠也是。 你越想不失眠, 就越容易失眠。

但是, 如果你无所谓了, 也就不容易失眠了。

比如你说在医院怕自己失眠, 所以不去医院。

怕什么呢?不怕不就行了。 

你说,我就是怕啊。

 

那么, 如果就是这样, 你的重心是在修心,而不是具体的练习功法。 

当然, 修心也可以通过练习具体的功法来做。 

但是, 那样的话, 练习功法的重点就不太一样, 什么通经络,治病啊就不再是主要目的。

 

你对修炼有一些偏颇的认识。 

从大约一年的练习来看, 你的“我执”极其的强烈, 

所以, 几乎一整年都是“油盐不进”的。 

 

一个人, 如果执着到把自己的所有门框都关起来, 练功就很难进步, 甚至很危险。 

练功, 是一种放下, 是当下, 是顺应天道。 

怎么理解呢?

 

就是你要放下自己的很多执着, 固执的念头, 欲望等等。

当下自己是什么样的, 就是什么样的, 而不是你”觉得“, 也不是你“认为”。

执着的人, 会把自己的念头和认识强加到当下, 包括对自己的认识和对世界的认识。 

 

我们说”当下“, 就是尽量把自己的认知,感受等等留在当下的事物的客观状态。 

比如, 肚子疼就是肚子疼, 而不是想很多, 比如恐惧, 担忧, 痛苦,胡思乱想等等。 

或者浮想联翩, 我是不是得癌症了。 肚子疼就是肚子疼。 

比如, 失眠就是睡不着。 而不是想我一定要睡着啊, 睡不着对身体很不好啊, 我如果经常失眠会怎样怎样啊,

想的太多。 睡不着就是睡不着呗, 这就是当下的自己啊, 干嘛硬要加上你自己的各种“意志”呢?

 

所谓的顺应天道, 也是一个道理。 如果你的执着很大, 大抵什么都要“听我的”, 所以你试图控制很多事情。

虽然现实是你也往往控制不了。 顺应天道就是某种程度的放弃自己。 你放手了, 才有可能顺应天道啊。 

 

所以, 所谓练功的悟性, 很大程度上是“无我”。 

这个说起来容易, 做起来很不容易, 所以练功的悟性很难得。 

 

从某种程度上说, 你放弃自己越多, 你看到真理的可能性越大。 

这个放弃不是消极意义上的放弃, 而是放下自己的那些颠倒幻想。 

 

”无我“的特点: 比如开放, 灵活, 就事论事,不盲目的执着, 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利益,

不是很在意得和失, 能够在失败后看到问题所在, 不断改进自己等等。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你写的报告, 如果你自己来读呢?你会作何评价。 

没法读对不对?也没内容对不对?

那么, 既然你自己都读不出个所以然, 别人怎么读呢?

好, 假设这个报告写的没有问题, 只是我这个老师有问题,有成见。

那么, 如果这个老师很久很久给不了你任何意见,

你是不是需要反思呢?当然前提是你还认这个老师:)

那么, 能改变的是什么呢?

老师是不会变的,能变的只能是你对不对?

所谓的“能动性”, 你不能寄希望于别人对不对? 只能从自己做起。 

 

好, 那么怎样写报告才是比较“有效的”?

我不知道啊, 老师也没告诉我啊。

但是, 这样的说法有用吗?

很显然,没用!

好, 既然老师分享了那么多他认为的好的练功和好的报告。

我是不是可以从中学习一二呢?

一对比,很容易就会发现, 自己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啊。

你也许说, 老师啊, 我有我的“风格”。

没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每个人也要做自己。

但是, 这个做自己,不是让你固步自封, 或者闭门造车。

一个人如果固执己见, 一条道走到黑, 这不叫有个性,而是简单的自恋而已。 

 

好, 假设你有你做事的特别方式。 

但是, 长远来说,做事都要看结果的。 

如果你一年练功, 毫无进展, 那么恐怕错的不是别人, 而是自己。 

比如练功治病, 越治越糟糕, 你说我就认为对的。

那么后果也只有自负了。 

 

一个开放的系统, 才是一个有活力的系统,

一个有反馈的系统, 才是一个可以进步的稳定的系统。 

如果一个人,不能从现实中不断的学习,改变自己, 那么这个自己, 

不出意外的会问题丛生, 走向衰亡。

 

所以, 什么修炼啊, 修行啊, 练功啊。

世人可以有千万条路可以走,

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修行人。 

但是, 我想,有一点我一定是对的。 

就是实践是一切的起点和终点。 

 

我不管那高深的修行法门是什么, 我也没有兴趣去研究那些深奥的理论,

但是, 如果我的修行是脱离实践的, 并且违背实践的, 那么一定是错的。 

 

很简单, 我说练功可以治百病, 

但是如果我自己一生病就恐惧, 就吃这药吃那药, 或者看医生,或者需要“师父”帮助。 

那么, 我说的话, 写的东西, 就是一种意淫。 

 

我也看过一些所谓的“高人”, 号称自己可了不得了, 

比如各种境界都达到了,各种神通。 

可是,你稍稍凑近一看, 你就会什么都明白了。 

“高人”忽悠人的一种常用手段就是神秘化东西,甚至神化自己, 

人在一头雾水以后, 往往也就青红皂白不分了, 也就迷失了。

而人之所以容易迷失, 其根本原因是一种“自我”,

因为你也想有“能耐”, 也想入“天界”。

如果你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 不贪恋的人, 你很难迷失。 

 

所以, 实践很重要很重要, 

在我看来, 能够在自己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 依旧自在不介怀。

就比很多什么神奇的高深密法来的重要。 

说大半天, 如果还是爱财如命, 或者特在乎自己的小命,那就什么都白说。 

 

所以, 修行也好,修炼也好, 

我的观点是“以小见大”,如果你连“小”都做不好, 

然后说自己多么的能耐, 最好别信。 

 

从另一角度说, 就是修行要从小处做起,

从眼下的事情做起, 从日常做起。

别搞一大堆高大上的事情。 

 

这就要求我们, 每天都要“练功”, 每天都要拂拭我们心灵的灰尘,

遇到每一件“考验”我们的事情, 都要努力去做对做好。

这些小事,才是真正的大事。 


 

说一些练功的具体的事情。 

 

比如按摩。 大家可能多多少少都知道点按摩。 比如什么病,按什么穴位等等。 这些知识, 书籍很多。 但是, 很少人知道, 所谓的穴位按摩,其实不是一种“死”知识。比如按摩穴位A,B,C对病甲有好处。 但是, 这个穴位什么时候按,什么顺序, 怎么按,其实都是不固定的。 一个穴位的效用的大小, 其背后的决定因素是“气机”是否到了, 如果气机未到, 你按着,可能什么反应都没有, 但是气机到了, 轻轻一按,可能疼的你呲牙咧嘴。 从很大程度上说, 穴位按摩是对气机的一种把握。 而按摩本身是对气机的干扰。 我们都知道, 做事情要讲究时机, 时机到了, 事半功倍, 时机未到, 很可能白忙活。 也就是说, 按摩的时候, 你不能太僵化, 按书来, 而是要随机应变, 把握天机。 这就需要你的脑子比较开放, 灵活, 感知也要敏锐。 

 

比如练功治疗颈椎病。 颈椎病虽然有一个统一的名字, 但是, 每个人的颈椎病,都是不一样的。 天底下没有一个固定的程式, 可以治疗每一个人的颈椎病。 每一个人的病是不一样的, 每一个人的自身条件也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病在表面, 有的人病在中层, 有的人病的很深入, 有的人已经结构性病变。 有的人比较年轻, 有的人比较年长, 有的人先天好, 有的人先天弱, 有的人天性乐观,有的人天性悲观, 有的人豁达, 有的人多疑。 所以, 治疗颈椎病, 方案会因为这些因素而不同。 练功治疗, 也会因人而异。 

 

具体的每天的练功都会带来不同的进展, 对身体产生不同的影响。 那么, 明天如何练功, 很大程度上依赖今天你达到的状态。 而每一种功法对气的影响, 从而对身体的影响, 到底能产生多大的效果, 取决于你的身体状态, 也取决于你的”功力“, 也取决于你的心。 

 

所以, 这里边没有固定的答案, 天底下绝对没有一种你一练就好的治疗颈椎病的功法。 只能说, 有一些方法是非常有效的, 但是, 真的有效无效,还是取决于练习者的具体实践。 

 

大家不难看出, 练功, 是一个非常具体的, 开放的,灵活的事情, 如果一个人的执念太重, 很难成为一个好的练功者。 这就是所谓的心的重要性。 而大家往往“看不起”心, 觉得心是“虚”的。 其实, 你不妨把心想成英语的翻译Mind。 别人说你mindless, 你一定是不开心的。 别人骂你没脑子,你也一定不开心。 但是, 爱好科学的人, 对什么智力啊,脑子啊,智慧啊, 更有好感, 对心没好感。 其实,心包括智慧,但远远比智慧更深刻。 

 

现代科学已经“愚昧化”了绝大多数人。 人们基本上都是”科学教“的信徒。 其实大凡是信徒, 往往都被“愚化”。 因为世界是活的, 你却信奉一套死的东西。 所以大抵是不接地气的。 而且往往“教条化”。

比如什么口罩啊, 疫苗啊, 都是科学的东西。 如果说口罩或者疫苗对瘟疫有什么用, 那么, 恐怕90%的人都会说这是科学, 如果你反对, 就是反科学,从另一个角度说就是你很愚昧。 

 

但是, 口罩到底有什么用, 现行疫苗到底可不可信, 其实很少人认真思考过。 

口罩扮演的角色, 恐怕只有很小一部分是医学上的, 更多的是政治,经济, 人文上的。 我现在看人, 不用看别的, 我看一个人对口罩的态度,就知道他/她是什么样的人。 

 

同样,通过看一个人 对瘟疫,对疫苗的态度, 你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十有八九。

我们以前常说患难见真交。 那么对这些直接“和命相关”的事情, 每个人的反应,其实就是他/她的signature。 


 

如果说, 一个人真的想回到“本真”, 看到“本性”。 或者说一个人真的想成为一个好的修行者。 她/他需要突破很多现实的枷锁。 这些枷锁, 有的已经被我们当作真理来拥护。 但是, 枷锁就是枷锁, 不管是社会长期形成的, 还是自我设定的。 


 

比如公司自从疫情以来, 大家大多数在家工作。 很多人那叫一个惶恐。 我从开始到现在,一年多了, 成了组里边几十个人中出勤率最高的人。 别人分什么第一批回来的,第二批回来的。 我和我的老板压根就没离开过。 开始我妻子说, 凭什么别人不去,让你去。 有点抱怨我老板的意思。 我也不是非要逞这个“能”。 而是, 我们不要输给恐慌, 我们要有一定的勇气。 从“利益”的角度说, 如果你是老板, 如果在你最需要帮手的时候, 而那个帮手还面临所谓的“生死威胁”的时候, 有一个人, “勇敢的,负责任的”站出来。 那建立的信任, 不是平时拍马屁就能建立的。 这只是我解释给大家听的。 事实上,我也不需要这所谓的信任, 我也压根无需向我老板证明什么。 只是, 这是我做事的方式和原则。 我这个人,不太会被那些“危险”吓到。 我无需故意努力, 就可以很平静的做到这一些事情。 其实,这也是我的”自信“的来源之一, 就是说, 当这个世界“充满危险”的时候, 我会以一种很镇静的姿态存在。 从生存的角度说, 这样的人, 其实很难被这个世界“淘汰”。 比如, 在加州大火肆虐的时候, 我家在山里边, 不远处已经大火烧山。 我恐惧吗?我担心房子被烧,多年的努力一把火被烧掉?我不会恐惧, 我也不会担心那些钱财。 为什么?因为烧了又怎样?一切还可以重来啊。 但这不意味着我不去做防火的努力。 事实上, 我家的防火,比周围的都要好。对于生命也一样, 我不在乎生死, 但是不等于我不爱惜生命, 我只是不执着罢了。 如果真的衡量“爱惜”的程度, 我可能比我的所有读者都更爱惜,因为我每天都练功很久, 因为我十多年零医药, 而且不出意外,一辈子都可能零医药。 但是, 我不执着这条命, 比如去雪山上“找死”, 该付出的时候付出,比如治疗我妈妈, 我的孩子们,妻子等等。

 

所以, 我从来不担心自己的“未来”。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打倒”我,因为一个人如果有了“勇气”。  这里边的“好处”其实很多很多。 包括你永远不会因为担忧恐惧或烦恼而睡不着觉。 你也不会患得患失, 你也不会害怕病痛等等。 人的快乐和自在, 从来都来自自身,而不是外界。 

 

读到这里, 大家也许多少理解一点我对待口罩,疫苗,瘟疫的一些态度。 这不是“无脑”的偏执。 而是, 这关乎到我们的心,当我们面对信任,死亡,爱,责任等等核心概念的时候, 我们的心到底是怎样的。 我们常说修行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修心。 现在是时候检查我们自己了。你能给自己打多少分呢?

很多人信任疫苗。 认为如果大面积打疫苗了, 年底也许就可以复工了。 因为那样就安全了。 这些人, 往往是歇斯底里怕瘟疫的人,也是相信科学的人。 但是, 我偷偷的告诉大家, 这批人其实最危险。 因为他们不知道疫苗是没用的,病毒是活的,不是死的,病毒是会变种的。 当这些人认为“安全”的时候, 恰恰就是最不安全的时候。 如果你认为你的命是在科学手里, 政府手里, 那么, 八成你也就成为了最脆弱的群体。 科学有其合理的一面, 那叫知识的力量。 但是, 科学不是纯粹的, 科学不是无止境的。 科学是有各种局限性的, 科学是可以被政治和利益污染的。 政府就更不用说了, 政府是谁运营的,政府是政治家运营的, 什么叫政治家, 政治家就是纵横捭阖,利益至上的人, 是可以睁着眼睛说谎的人。 如果说95%的政治家都是这样的人, 你绝对没有夸大。 那么, 你现在还要把自己的命和政府绑定吗?

 

所以,当我们说“我的命”的时候, 要知道, 其实真正能够靠得住的只有“我”。 这不等于只靠我,但绝对不是“不靠我”。 这句话,听起来是不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是, 你知道多少人已经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了吗?靠科学, 靠疫苗, 靠医院, 靠手术,靠中药, 靠西药, 靠名医。。。很简单的问题, 有多少人,生病了,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还能做什么?现实的说,很少了。 很可悲对不对?也远离根本对不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tarlight_YX 回复 悄悄话 你对‘当下’和‘无我’的内涵解释的非常清楚,感谢分享。
“我们说‘当下’,就是尽量把自己的认知,感受等等留在当下的事物的客观状态。
比如,肚子疼就是肚子疼,而不是想很多,比如恐惧,担忧,痛苦,胡思乱想等等。
或者浮想联翩,我是不是得癌症了。肚子疼就是肚子疼。

所谓练功的悟性,很大程度上是‘无我’。
’无我’的特点:比如开放,灵活,就事论事,不盲目的执着,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利益,
不是很在意得和失,能够在失败后看到问题所在,不断改进自己等等。”
宁静的蓝莲花 回复 悄悄话 不去期望就不会失望,希望是失望的催化剂,心无增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