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生命中那些艰难的事

(2021-09-01 13:48:59) 下一个

生命中那些艰难的事

挺久没有写什么博客了。 做一件事, 做的时候, 往往觉得很重要, 也会充满激情。 但是, 如果不做了, 等一切的喧嚣和浮华褪去的时候, 剩下的, 也就是真正重要的元素了。 

就好像年轻时候的热恋, 可能觉得自己可以上刀山下火海, 或者海誓山盟。或者, 失恋了, 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心如刀割, 连活着的意义都没有了。可是, 多年以后, 回首往事, 也不过是嘴角漏出的一点点微笑, 或者心中那么一点点隐隐作痛。 

人生一路走来, 那些艰难的事情, 往往是我们成长的关键节点, 也是真正定义我们是谁的最重要的元素。 比如, 单身母亲带大的孩子, 往往就是因为生活的相对艰难甚至是别人的冷眼, 变得非常要强。 比如, 因为小时候, 最亲的人被病魔带走了, 刻苦学医, 成为了一代名医。 比如, 因为自己年轻时候的疾病, 认识到了生命的价值,人生的意义, 从而领悟人生的真谛。 

都说人生无常, 不快乐的人生十有八九, 大多数的人, 总有那么一件两件,甚至好几件让人痛不欲生的事情。 有的人, 会被这些艰难的事情压倒, 扭曲, 有的人, 就像经过风霜雨雪, 雷电大火的树, 顽强的活着, 活出生命的精彩。 

如果说,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为何太过介怀。 左右都是活着, 为何不选择right?

在我个人的经历中, 那些最艰难的事情, 虽然带给我短暂的痛苦, 或者是历时几年的痛苦。 但是,只要你永不放弃, 只要你总是在寻找光明, 你就不会被压垮, 也总有一天, 你会看到天边的光, 也总有一天, 你的脸上会浮现淡淡的笑。 那种笑容, 要比大笑, 狂喜来的更加真实, 里边是一种战胜命运无常的骄傲自信, 一种傲视, 一种登上顶峰,俯瞰众山的无所谓。 

如果你回想你的一生, 那些最精彩的背后, 一定铺垫着最艰难的事情。 

如果让我回想我的人生, 那么, 最精彩的事情, 就是对生命奥秘的领悟, 而这个背后, 就是我人生最走投无路, 悲痛欲绝, 生不如死的几年时光。 也就是说, 你失去了所有重要的不重要的东西以后, 那个剩下的, 一定就是生命的核心。 因为如果只要你还有一口气, 那个核心一定存在。 

换句话说, 人生说到底, 只有一样东西是不可以失去的, 那就是生命。 至于其他, 都是在活着的基础上的。 有些人会说, 不对, 主义/信仰更重要。  有人说, 不对, 爱最重要。有人说, 不对, 如果不能自由自在的活着, 还不如让我去死。 

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 如果你为主义/信仰卖命, 那是你被执着冲昏头脑, 那叫被洗脑, 或者叫做被xx附体。 那个你, 压根就不是你。 这就好比因为失恋自杀, 能说那个可笑的爱情比生命更重要吗?不对, 是那个时候, 你的灵魂早已脱窍, 那个你, 只不过是一个傀儡, 一个木偶。 然后, 会被歌颂, 啊,爱情啊, 最神圣的,最强大的爱情。 其实不过是在女巫的鬼魅歌声中丧失了自己。 

从另一角度说, 只要你还呼吸着, 就算天塌下来, 都不要太在意, 就算失去“最重要的”的东西, 最爱的人, 也不要太在意, 就算从此走投无路, 就算倾家荡产, 就算众叛亲离, 就算医生告诉你, 你只能活三个月了, 都不要太在意。 因为你太在意, 你就输掉了一半。 

你也许会反驳, 千年, 那是你没遇上那个事。 我会回应, 我怎么就没有遇上那个事呢?
你也许会反问, 千年, 这个理是这样的, 但是做不到啊。 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你难道真的不想活了吗?你难道真的觉得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吗?

所以, 说服自己, 生命生命, 最根本的就是活着。 只要活着, 就是生命。 至于其他的, 要么是别人为你编织的梦, 要么是你自己为自己编织的梦。 

人们常常认为, 所谓的悟道, 是很高级的事情。 是值得炫耀的东西, 甚至是什么可以彪炳史册的事情。 那叫可笑。 悟道, 是最无聊的事情, 是最赤裸裸的事情, 是最不堪入目的事情。 
为什么呢?因为悟道, 就意味着你放弃几乎所有的浮华, 谁要这样的状态?谁会真的看得上这样的状态?说不需要财富, 名声,享受, 爱。。。。。。 

当一把刀, 就放在你的胳膊上, 然后有人问你, 你是要悟道,这时候刀会切下来, 你还是不要悟道, 这时候, 刀会拿开。 99.99%的人会选择不悟道, 这玩意不当吃不当穿的。 剩下的0.00999%人会说, 切下来吧, 我要悟道, 这部分人, 就是那些所谓的被洗脑的人, 因为有人告诉他, 悟道了, 你就能见上帝, 其实, 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悟道, 他只是想要那个美妙的梦, 那个被编织出来的梦。 

也许你会问, 千年啊, 悟道不悟道, 不是你说的这么非要动刀动枪好不好, 悟道是一种可以兵不血刃的精神上的醒悟。 

太天真了, 悟道的路, 远远比被砍一刀来的血腥。 你如果没有“死”好几回, 你就放不下那些多余的东西。 你的心, 如果不是被锥好几回, 她就是那样的不安宁。 

那么, 为什么我们要走在这条血淋淋的路上呢?
我的答案很简单:被逼的。 

我要走这条路,也是被逼的。 因为我不走, 我丢的不光是一条胳膊, 我还会丢一条腿, 甚至我的小命。 但我不想死, 我要活着。 不得已, 我求其次。 这样, 我好歹保住了我的命。 

和大部分人不同的是, 我坚信如果我舍掉这条胳膊, 我一定,至少几率很大, 我可以保住我的命。 而绝大多数的人, 舍不得这条胳膊,而且也要那条命。 但是, 就是那条该死的胳膊, 最后会让你丧命。 

换句话说, 悟道, 其实很残酷, 很血腥, 断胳膊少腿, 是常见的事。 但是, 生命就是这么残酷啊, 就是这么无常啊。 你可以选择不流血, 但是, 就是你的小气,抠门, 可能让你万劫不复。 

你也许会说, 千年啊, 你好悲观啊, 不至于的。 我们可以有胳膊有腿, 也可以有爱, 有温馨, 有享受, 可以拥有很多的美好,也可以长命百岁。 当然当然, 也许吧。 
但我选择了另一条路。 那就是我“故意”去“训练”自己能够有勇气舍弃胳膊的能力。 这样的好处就是, 在灾难到来的时候, 我可以像一个航行的老手, 在暴风雨的中心也可以自由的航行。 
因为我不再天真的认为, 人生可以一帆风顺, 可以一直甜蜜蜜。我冷漠的认为, 人生更像大海, 我们航行其中, 必然会经历很多, 与其盼望/梦想一路的风平浪静, 不如学会航行在暴风雨中心的能力。 这样, 你才有真正的自由, 而不是怯懦的祈求。 

比如, 十多年前的痛苦, 让我走投无路, 生不如死的痛苦。 如果我天天渴望处境的变化, 我会死的很惨。 如果我去求医问药, 我也会死的很惨。 但是, 我学会了安静下来, 回到生命的根本, 在几天之内, 我居然得到拯救。 我的处境没变, 但是, 我变了。 我变了, 一切都变了。 你永远不要期望大海会因为你的乞怜而改变, 你能够变的, 往往只有你自己。 

再比如, 当我在雪山中迷路, 和死亡面对面, 如此触手可及的时候。 别人问过我, 你担心过不满三岁的孩子和你深爱的妻子吗?我回答, 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我自己的生命都没有, 也就是我没有爱, 也没有死亡的恐惧。 我只知道, 我当下可以做什么, 脑子很干净, 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回头看, 这是最有效的状态。 也就是说, 不管你现在是重病也好, 还是精神上崩溃也好, 真正有效的状态就是放下一切。 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做当下的事情。 
这个能力, 听着很简单, 但是事实上很难。 这就是自断胳膊的能力,  你能忍心砍下自己的胳膊, 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吗?如果你是个真正精明的商人, 你能算清这笔帐的。 

再来说说眼下的事情吧。 covid, 就像一次考试, 一班同学, 因为这次考试, 因为考分的不同,而被无形的分成一组一组。 

从根本上说, covid就是一场生命的考试。 因为, 传闻它是一场瘟疫, 是一场可以让很多人丧命的瘟疫。 因为covid, 什么主义啊, 宗教啊, 爱啊, 情怀啊, 生活质量啊, 什么民主啊, 宪法啊, 政治啊, 人文关怀啊, 种族啊, 一切的妖魔鬼怪,全出来了。 

这时候, 你会发现, 我说的并不夸张。 在生命面前, 一切都是小丑。 
你会发现, 周围的人, 会因为covid, 露出很多很多狐狸的小尾巴。 

你会感叹, 啊, 原来他是这样的人啊。 
哦, 他原来这么怕死啊
哦, 她原来这么小心眼啊。 
哦, 原来她这么虚伪啊
哦, 这个人靠不住啊
哦, 这个人很诚恳
。。。。。。

而疫苗, 就是这份考卷中, 一道大题目。 不说20分一道题, 也至少是10分的大题。 
对很多人来说, 这就是科学。是科学吗?问问自己, 它符合科学的标准吗?
背后被利益集团操纵, 前面被政治家游戏的东西, 也叫科学?它可以什么都是, 但不要告诉我, 这是科学。 
很多人说, 疫苗是免费的, 多少能多一分保护。 是真免费吗?
或者, 换句话说, 免费的午餐,你真的要占这个便宜吗?
至于保护, 谁告诉你的?是CDC,是科学家, 是医生, 还是政治家, 还是街道办?
我公司的健康中心告诉大家, 这些疫苗被科学的证明很有效, 比如某某疫苗对delta有60%的作用等等。 然后建议大家都要打疫苗, 还要汇报自己的疫苗接种, 有助于科学统计, 有助于进一步做好防疫的工作。 

听着,很美好对不对?是不是不打的人, 都很傻?
是不是不汇报的人, 都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

听起来是这个道理。 可是, 你知道这遮丑布背后的真实吗?

再来说另一个故事。 我的一个学生的老公, 得了血液病, 医生的诊断是血癌的初期。 建议做好换骨髓的准备。 好, 有病就要治嘛。 这些精英的医生, 一定是比我们这些普通人更懂身体健康,各种病理的。 他们的话, 我们要听的。 

真的吗?换骨髓, 成功率大约30%, 所谓的成功率, 也大抵是5-10年的不发病。 而死亡率是1-15%, 这个写法很可笑, 为什么到了死亡率就是1-15%呢?而不是15%呢?死亡率, 15%, 可怕吗?当然很可怕。 你不治, 如果是初期, 你至少还能活好几年。 甚至能终老。 而你一治疗, 就是换骨髓,加化疗, 然后就是极其低下的生活质量, 因为你几乎每天都在死亡的恐惧中, 各种治疗和药物中。 

而医生呢, 除了给你判刑外, 还会吓唬你说, 如果你不治疗, 3-5年内就会恶化, 到时候, 就是无治的晚期了, 快者可能3个月内就会恶化。 这三个月是怎么编出来的呢?因为是可能啊, 你说两个星期也不用负责任的。 3-5年恶化,如果是5年, 已经可以划入那个30%的治愈率了, 那我为什么要治呢?而且, 3-5年还是他们的推测,所谓的数据罢了。 

然后, 医生还会吓唬你说, 今天就去抽血验血, 如果你不去, 他会一脸不高兴。 因为骨髓是要配的, 要排队的, 越早越好。 听起来, 这口气是不是很熟悉, 像不像你去买一个东西, 你今天不买, 以后就要涨价了, 或者被别人买走了。 

我并不是说, 有病一定就不要看病。 或者说医生是商人, 是坏人。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 生病还是要看医生,吃药的。 医生, 总体来说, 也是治病救人的。 

但是, 我们不要过于天真, 不要别人, 所谓的专家权威, 说什么就是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 你也只有后果自负。 

在湾区, 很大一部分人, 都是从一流的学校毕业的,也都属于很聪明的人。也可以说是所谓的精英。 所谓的精英, 自然很精明, 而且比一般人更精明。 就像以色列, 很发达的一个地方, 也是被号称聪明的犹太人聚集的地方, 所以疫苗接种世界领先, 感染比例,死亡比例也是世界领先。 

在湾区, 自然接种比例也是全美领先, 全世界领先。 因为精明的脑袋, 3+5除以2等于多少, 想都不用想就能算清楚。 疫苗这种科学的, 免费的, 有效的东西, 还用犹豫吗?当然是第一时间接种啊。 

可是, 真的是这样吗?那些不接种的人, 都是傻子吗?他们的逻辑是什么呢?
好, 现在来说说千年的逻辑吧。 科学吗?好像更像政治吧, 好像最介意你打不打的是疫苗公司吧?好像他们还要开发第四针, 第五针, 或者更多吧? 有用吗?统计数据说有用的。 这年代, 数据为王, 但我怎么就对数据无感呢?就好比大选前做的民意调查, 你信吗?

免费的?如果你不纳税, 不交医疗保险, 直接上说, 可能是免费的。 但是, 你知道这是多少纳税人的钱吗?就是因为这个免费, 让太多的人觉得, 这个便宜白占白不占。 如果不占, 好像自己就不配精英这个头衔了。 我姑且认为, 能算准这笔帐的人, 应该很精明。 但是我宁愿做傻子。  

有效吗?几乎所有的媒体都会告诉你, 疫苗是整个世界重新开放的前提, 是抗瘟疫的重中之中。 这就让我怀疑。 为什么媒体会压倒性的一种言论呢?为什么连一个个公司内部的小小的健康组织都是这种言论呢? 是因为它就是真理, 就是不言而喻的结论吗?

当然不是, 如果是, 为什么那么拼命的“催”你呢? 你的人生中, 有人无条件给你好东西, 会拼命的催你去拿吗? 没有的。 哪怕传教士免费上门为你服务, 也是要由教众的捐款为前提的。 这可是上帝啊, 最无私的上帝尚且如此。 更何况现实的社会呢?

就像如果一个医生, “催”你进入一个实验系统,或者某种神奇的治疗方案, 你都要就考虑考虑啊。 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如果你太贪小便宜, 小心馅饼也会砸死人的。 

听起来, 千年就是一个变态, 一个刺头, 一个反社会的的人,一个消极的人, 对不对?

我长大的过程中, 见过传销的人, 他们会编织一个梦, 让你一夜暴富。 
我也见过, 那些宣扬主义, 宣扬神力的组织, 他们会让你神魂颠倒, 热血沸腾。 
我也经历过人生的种种艰难的事情, 失去至爱的痛, 迷茫的痛, 把生命逼到边缘的痛, 被困在绝境的痛, 被捆绑手脚的痛, 被背叛出卖的痛。。。。。。

最后的最后, 你会发现, 生命就是生命, 活着不容易, 活着就是底线, 也是最后的最重要的精彩。 

洗脱生命的浮华, 甚至自宫断臂, 在所有的艰难中, 你抬起疲惫的眼皮, 发现, 那道光还在,比任何时候都耀眼。 

在文章的最后。 附上一个学生的报告。 她多年以来, 苦苦的寻觅着出路。 跌跌撞撞, 犹犹豫豫,上下而求索。 两三年前, 她就是我的学生。 但是, 那时候, 就像所有脑子好使的人一样, 这是更多的一种选择。 

人们常常认为, 自己是聪明的, 要在各种可能性中优化自己的路线。 这样才可以利益最大化。 但是, 这个哲学, 在求道的路上, 恰恰就是最大的执着。 就像,有很多人信佛也好, 信上帝也好, 都是为了自己的“好处”。 这个出发点, 是入门的动力, 但也会成为后期的最大障碍。 学佛证道的人, 绝大部分, 也都会在自我的利益或者执着中止步不前。 

所以, 人不要太聪明, 对自己尤其不要太聪明。 

回到那个学生的例子。 大约在半年前, 她终于醒来。 而人,一旦醒来, 其中的力量,就像火山喷发至于地球。 其力量是摧枯拉朽,排山倒海的。

她身上有各种各样的疾病, 或者说, 从小时候,就是医生的常客, 一直到中年。 但是, 看来看去, 病好像越来越重,也越来越多。 甚至远道去找传说中的厉害的医生。 可是, 能治好吗?

一定是不能的!
你也许会说, 千年, 你这也太武断了。 
其实, 不是我武断, 而是身体的规律就是这样, 生命的规律就是这样,我说也这样, 我不说,也这样。 

比如, 你肠子有问题, 医生就会治你的肠子。 能治好吗?不能。 为什么?因为肠子有问题, 根源一定不在肠子啊。 你肝有问题, 医生就治你的肝。 能治好吗?不能。 为什么?一样道理, 你见过肝病病人, 病根在肝吗?当然没有!
你胃有问题, 医生就想方设法给你治胃, 能治好吗?不能。 为什么?胃生病了, 从来就不可能病在胃。 可是, 你见过几个医生你去看胃病,他不治你的胃?有, 但极少。 

好, 这个学生, 几乎所有我说的, 她都有病。 医生能治好吗?不能。 有改善吗?没有。 还有救吗?医生会表示无奈。 

然后, 我说, 这些病, 都是连在一起的, 病根都在一个地方, 而且不难。 
你说她信吗?当然不信!
千年你是谁啊, 我用了几十年时间去寻找答案, 途经无数“名医”。 没有结果,而且越来越差, 你说这个问题很简单。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当然不信。 也当然不用信。 但是, 这个信与不信, 对象不是我千年。 我也从中不会拿到任何好处, 我也无需证明任何东西, 我也没有什么信仰,什么主义。 

我只是用我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一个我的领悟:生命本身的力量。只要你能唤醒这个力量, 你就是自己的主人。 幸运的话, 你可以起死回生。 不幸运的话, 你也可以安然的死去。 但是不管幸运不幸运, 你都最大化了你的生命, 最小化了你的痛苦。 

回到这个学生的报告。 当我读到这个报告的时候, 就算我“死去”的心, 都会被唤醒。 因为, 这里边有生命的光, 在照耀着我。 在我看来, 人世间最美的风景, 就是生命这道光。 

我可以厌倦功名利禄, 厌倦人世间的一切繁华, 但是, 我还是会被没有污染的生命之光而感动。 

=========================
老师好!

太喜欢这段话了:其实大道只有一个, 不管那个法门, 那个路径, 其实背后都只有一个方法, 一条路。 
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包装, 什么样的名义, 只要你用心去吃透, 都是正道。 

Hold 会阴才能让能量不外泄。那日常生活中,如果人精神内守做得好,是否会阴自然是hold住的呢?

前两天贪吃,买了一条大鱼,吃了些。发现肉质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嫩,马上就“中招”了。接连三个晚上都不舒服。知道自己又错了,赶紧调整。不过练功上的进步让我很开心。呼吸开始觉得顺畅些了,是这么让人舒服。

实实在在的练功汇报来了 :) 

这两天练功发现, 前几天意识到的要让身体尽量放松的去调整到最不舒服的状态,(对我来说就是两个肩膀会耸得很高), 意义超出我自己的想象。看似非常的不舒服的状态,但是很有效的体现了自己的紧张。尤其是带动腹部的一些紧张处通过急促的呼吸得以释放。而且这个自然的紧张姿势,反倒除去了自己意念过重,想通过重力往下拉伸的问题。让身体处在那种自然状态,在紧张中慢慢守候,让他自己在一定的时候放松。

我的平躺功功反应越来越精彩。身体的动作明显的增多。能量带动下,左面的下颌和前脖子被拉伸。反复的拉伸,然后感觉里面的节点慢慢的拉长。左手出现了反复性的在地上翻转弹打(觉得是小肠经心经部分带动)。有时候会朝一个方向转弯儿很多次。后来。手就开始不停的翻转,从手掌开始到带动小臂。到后来,大臂也跟着在动。还有手会攥紧又张开。这种现象在右手偶尔也出现了几次。还有一次,两只手同时都在翻转。有短短几十秒,感觉到气在微微地通过右脚的两个小指,指尖微微有些疼,同时左面的腹腹部下方也有一个痛点,隐隐的作痛几次。

周五的平躺功身体的动作进一步增多。有好几次右腿突然抬起。有一次是抬起到胸前,还有一次是侧面沿地面与左侧身体成拉伸壮。手上的动作依然以左手为主,右手偶尔也有几次。左脚大拇指跟下方有十几秒隐痛。嘴经常张开,两耳根下成拉伸状。有一次整个身体挺起,头后仰,然后再慢慢下落。

周末两天的平躺,手上的动作开始减少。更多的紧张集中在颈肩和脑部。知力更多的放在整体,左面嘴耳根下的紧更多的呈空间形状,嘴和脸部经常会有一些细微的、缓慢的调整。有时候会突然嘴张大,或者整个身体上挺。然后就听见里面有一些轻微的响声,整个结构在某个人部位被拉伸。由于紧的程度非常的强,所以这种拉伸的能量也是非常的大。但做出的调整是非常细微的。周一。突然。觉得自己整个呼吸好像舒服顺畅了不少。原来左面脖子这儿所有的东西被牵扯在一块儿的感觉有所舒缓。

今天中午的平平躺动作又开始多起来。大量的双手带动身体的下挺,拉伸颈部前方(大部分时候是下颌,有时候甚至感觉到是锁骨有一些非常紧的地方)。有一次右面的整个身体挺直,从脚到腹部都使劲地向下拉。左手依旧是非常多的动作,右脚也经常会被弹动,基本上都是向内撇。有一次一股气流冲到双脚,双脚左右摆动了十几秒钟。还有一次。整个腹部挺起。带动双脚稍微离地,慢慢才落下来。

开始勤奋的练习站桩。每次站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半个小时多一点,中间休息之后重新再站。感觉自己像一个刚刚学自行车骑自行车的小孩子。每次一站,开始感觉肩膀,颈椎浑身的不适。脚底下也是会被带动往一边偏移。站的过程中不断提醒自己在静坐中领悟的感觉。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全身。除了肩颈之外,觉察到自己右面腹部稍微有一点胀痛,就是自己平时老疼的地方。然后就开始不停地打嗝。那个胀痛的感觉基本上就没有了。手的并不能常守在下丹田,会被带到各种不同的位置。

左面肩膀最紧的连接处是肩头靠前方儿,连带着一根紧绷的“线”到腋窝底下。右面肩膀是稍微偏后,靠小肠经以及肩胛骨外缘上侧的地方。两面的上臂都明显感觉紧绷着(左大约是大肠三焦,右是三焦小肠)。其实我知道左面的小肠和心经,也是极不通畅的,但是目前的状态那个地方还没有被凸显出来。

刚开始感觉到肩颈部分的紧张,然后通过呼吸静守会有拉松。整个身体的位置在不断的变化,也非常的不平衡。有时候右偏,有时候左肩在前,有时候右肩靠前。这种放松,自我感觉也是蛮有效果的。但一直也在提醒自己,一定要虚,不要太实,能量才能流动起来。不断调整体会,突然找到一种状态。那就是在身体特别紧绷的情况下,通过身体手臂位置的调节,就像我上次在静坐中说的,通过把肩膀更耸上去一些,让这种紧适当的回收一些,这种情况下,紧就变成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紧,而是一种有一点虚虚松松的紧。这时候能感觉到的不只肩膀和大臂上的牵连,能够觉知到小臂上哪有被牵扯紧张的地方。放松看似没有前面一种状态那么“实在”,但离根源更近了。

稍事休息,再战。感觉自己是一个气球,松松地飘在水里似的。好像自己是个水手,我的任务就是保持这种状态。听起来挺轻松的,你要是看见我一定会笑出来的。我就像一个“僵尸”,身体严重右倾,肩膀和胳膊架着,身体其它部分都放松,但是脚下挺累,尤其是右脚。上身放松缓和,各处都有,从手臂远端到肩和膀。大约知道自己做得并不是时时满分,但很清楚做得不到的地方,时时调整。

这几天站桩的感觉就在这种虚实之间,有一些不停的变化。顺应身体。有一次站累了,索性就跪下来,依旧可以通过身体的一些姿势,把紧张的地方稍事放松。有一次整个人的右肩在上,左边在下,通过重力,让肩膀上一些地方慢慢的下沉,有一些松松麻酥酥的放松感。

敬上,
xx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白钉 回复 悄悄话 有时候我真觉得全世界都像是撞沉了船,最要紧的是先救出自己。-易卜生
starlight_YX 回复 悄悄话 “我选择了另一条路。那就是我‘故意’去‘训练’自己能够有勇气舍弃胳膊的能力。这样的好处就是,在灾难到来的时候,我可以像一个航行的老手,在暴风雨的中心也可以自由的航行。”感谢你的警言,去“做当下的事情”。并恭喜这位学生。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原来是练功的。
alpha123 回复 悄悄话 没错,精彩都是被逼的.
回顾生命中的“精彩”,若我有选择,还是不会去要那些“艰难”。
晃晃忽忽 回复 悄悄话 千年分享过很多练功报告,目前来看,这位学员的身体反应属于比较强烈的。谢谢分享!
CharlotteCh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疫苗,本来还打算看看打得,但看着这么个催法,给吓着了,我认识的一个也没得,大家都没得我怕什么呢。媒体报什么数据就报什么吧。
还有那些为了你爱的人要打疫苗,为了全体免疫经济重新开放你要打疫苗的言论,这都哪跟哪了呀,我都觉得自己穿越到了我从未见过的传说中的祖国的过去。


回复 悄悄话 Pray hard , work hard , and leave the rest to god ,,
梦里花香 回复 悄悄话 "在生命面前, 一切都是小丑。" ! Yes!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