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美国的后花园(3):神秘的文明伴侣

(2020-03-31 12:14:36) 下一个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在烟波浩渺的人类历史上,有迹可循的爱琴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和文艺复兴就像远在水中央的“伊人”,让我不管是顺流还是逆流,不管道路是险阻还是漫长,都愿千里寻芳踪。这远去的身影,让我知道,大仲马说的“人类全部智慧就包含在希望与等待中”是那么有趣,就连呼吸的气体,都有幸福的动力。从遇见它们的那一天起,我就可以肯定,它们是我想要的永生永世“伴侣”。这“伴侣”,一定包括神秘的玛雅文明。

奇琴伊察城邦遗址

奇琴伊察城邦遗址

因为玛雅文明的牵引,我舍弃了酒店提供的免费好吃好喝,还有我最爱的Tiffany蓝,起早贪黑,跟着酒店提供的旅游团,去寻访神秘消失的“伴侣”。这是我为了安全,第一次在国外参加旅游团,毁得我肠子都要青了。不仅费用比墨西哥人多了两倍多,而且去各个酒店接人送人,在景点等不守规定的人,浪费的时间多了去了。若不是对“伴侣”的心心念,我跳海的心都有了。

跟很多神秘消失于天际的文明一样,玛雅文明也披着神秘的外衣。这神秘,藏着人类智商无法解释的秘密,就像很多历史学家无法解释神秘的北纬30°线一样。在北纬30°线区域,不仅有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玛峰,也有世界最低的马里亚纳海沟;不仅有奇妙的自然景观,也有“死亡旋涡区”;不仅穿过了四大文明古国,也穿过了令人费解的其它文明。这些文明,都在达到文明高峰之时,神秘地“去无踪”,其中就包括出现在北纬30°线的玛雅文明。

酒店餐厅

酒店餐厅

酒店的好吃好喝

酒店的好吃好喝

酒店的好吃好喝

虽然科学家们无法真正解释玛雅文明的消失之谜,但他们可以解释的是,差不多在中国西晋至唐朝时期和东罗马帝国时期,神秘的玛雅人开创了让无数个世纪的人们都叹为观止的玛雅文明。跟诞生于大河流域的其它文明不同,“一枝独秀”的玛雅文明诞生在南美的热带丛林中,并在千年前就创造出了用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先进,闪烁着不灭的智慧光辉。

玛雅人善于做预言,好像跟希腊的德尔斐神谕一样。只是德尔斐的神谕来自于希腊神话,真实性无从定夺,而玛雅人做出过的五大预言,却实现了四个,准确率达80%,而不准确的那个关于世界末日的说法其实是一种误解。那一天是玛雅历法中重新计时的“零天”,表示一个轮回结束,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而并非指世界末日。

北纬30°线

玛雅人

如果有人对玛雅人的预言表示怀疑,那对玛雅人在天文学和历法方面的精通,一定会不置可否。玛雅人知道跟现代极为相近的天体精确运行周期,还研究出三种历法,一个是地球的、一个是金星的,还有一个是让科学家们至今都没找到的卓尔金星。除了这些以外,玛雅人发明了连今天的玛雅人都无法破解的文字,培育出了传播世界、福泽四方的玉米,还发明了一种可以保存数千年的玛雅蓝。不仅如此,他们千年前就使用二十进制的数字,独立发展了“”。不但可以设计和建造斜度达70°的金字塔,而且能兴建一座座规模令人咋舌的巨型建筑。那建筑,就跟迈锡尼文明时期的巨石建筑一样令人不可思议。令人不可思议的还有,玛雅人能建造出规模巨大、功能完备的城市,这城市的面积比北京西城区的面积还大。他们的建筑水准和工程学技术水平,到底发达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有时光机就好了,这样我可以坐着它穿越到玛雅文明的盛世,去一窥它的繁华,就像我想一窥米诺斯文明的繁华一样,可那毕竟是南柯一梦。我无法看到玛雅文明的盛世,却可以看到它留下的遗迹。这文明的遗迹,要从离我们坎昆的酒店两个半小时车程的世界文化遗产,奇琴伊察城邦遗址(Chichen Itza)说起。

坎昆

坎昆

始建于中国南北朝时期,西罗马帝国崩溃后差不多40年的奇琴伊察城邦曾是玛雅古国中最大、最繁华的城邦,是玛雅全盛时期的首都,也是玛雅文明最杰出的代表作。玛雅人在城邦里用石头建造了数百座高大雄伟、雕有精美装饰纹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不但给我带来巨大的视觉冲击力,也不禁让我感叹玛雅人的智慧。这些建筑物中,最吸引我的,也最吸引世人的,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羽蛇神金字塔(Temple of Kukulcan)。

跟埃及金字塔是法老们的陵墓不同,玛雅人的金字塔一般是祭祀与庆典的祭坛,极少是陵墓,他们认为金字塔是通往天上的阶梯。埃及金字塔是空心的,塔顶是尖的,而玛雅的金字塔却是实心的,内部由粘土石块夯实,外用岩石砌成整齐的墙,塔顶是平的,建有神庙,供奉着各类大神。虽然玛雅人的金字塔没有埃及的金字塔高,但数量却比埃及的多得多,天文方位的计算也比埃及的金字塔更精确。玛雅人设计的金字塔可以让天狼星的光线穿过南墙的气流通道,直射到长眠于金字塔内的人的头部,让北极星的光线穿过北墙的气流通道,直射进下面的厅堂,这跟希腊神庙让日出准确出现在神庙的中轴上以照亮所供奉的神灵的设计如出一辙。这些远去的文明为什么如此高级,如此“出神入化”?我们的现代文明什么时候能破解这些千古之谜呢?

羽蛇神金字塔

羽蛇神金字塔

如此绝妙的设计也包括有着完整布局、精巧造型和细腻雕塑的羽蛇神金字塔。这个金字塔的里面还有一个我们看不到的小金字塔,外面的象征太阳,里面的象征月亮。羽蛇神是何方神圣呢?他在玛雅人的文化里,主宰着晨星、是祭司的守护神,也代表死亡和重生。是羽蛇神,发明了书籍和历法,还带给人类玉米。为如此重要的大神而建的金字塔当然要雄居奇琴伊察城邦正中。保存完好、不以高度取胜的金字塔呈四方锥型,它的设计就像玛雅历法的一座“台历”,告诉我们玛雅人的智慧是多么难以企及。四面代表四季,四面的墙体上分别有52块平板,代表玛雅历中52年一个轮回。9层塔座被台阶分割成18级平台,象征玛雅历中的18个月。每一面的台阶有91级,乘以4个边,再加上金字塔顶的1级台阶,共365级,正好对应一年的365天。每年春分和秋分的昼夜平分点及日出日落时,边墙会在阳光照射下形成弯弯曲曲的七段等腰三角形,连同底部雕刻的蛇头,宛若一条巨蛇从塔顶向大地游动,并随着太阳角度的变化,自上而下消失。每一次,这个幻像都会持续3小时22 分,分秒不差,被称为“光影蛇形”。这景象象征羽蛇神在春分时苏醒,爬出庙宇,游到塔底,而塔底正是玛雅人祭祀神明的水潭。

这精巧的几何设计,这极度准确的数学与历法计算,都让我想长叹一声,千年前的玛雅人在天文、数学、历法和审美方面的造诣,是多么让人叹为观止啊。让人叹为观止的还有,玛雅人对声音传播的理解远超当时的科技水平。刀耕火种的他们可以利用建筑制造回声以传播信息,我在羽蛇神金字塔下亲自见证了这份神奇。导游让大家站在塔下拍手,每拍一声,金字塔顶就会传来类似当地一种鸟鸣的回声,那种鸟叫凤尾绿咬鹃,是羽蛇神的化身,来传达神的旨意。据说有科学家录下了这个声音,并和那种鸟的声纹做比对,居然一模一样。玛雅人在建筑上的巧思不仅让我对这个庞大又朴素的建筑肃然起敬,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玛雅文明到底是如何产生和消失的呢?

千柱广场

千柱广场

我不得其解。带着疑问,我来到奇琴伊察城邦内第二雄伟建筑,占地巨大的千柱广场(Square of a Thousand Columns)和勇士之殿(The Temple of the Warriors)。那一排排的石柱,虽没有雅典卫城的柱子阳刚秀美,但年轮的印痕依然掩不住它们曾有的气势,这是当时世界上最为超前的杰作。石柱上绘有不同武士形象的雕刻及一些玛雅象形文字,这些武士带着夸张的头饰,把战利品别在腰间。原来这里曾是玛雅文明的“名人堂”。只有战功卓越或影响力足够大的战士,才能在这里永久占有一席之地。在玛雅体系里,祭司和战士是玛雅社会结构三角形中的中层,而战士被分为“美洲虎战士”和“鹰战士”。对太阳神美洲豹(Jaguar)的崇拜,几乎渗透在整个奇琴伊察的遗迹之中。

在城邦里,最大规模的遗迹建筑,不是金字塔,也不是千柱广场和勇士之殿,而是大蹴球场(Gran Juego de Pelota)。如果浴场和圆形剧场是古罗马文化的特色,那蹴球场就是玛雅文化的特色。蹴球是让人难以琢磨的高难度运动,赛场巨大,球门渺小,还不能用手和脚触碰球。这么高难度的蹴球不仅仅是一种运动和娱乐,更是以宗教祭祀为目的的残酷活动。赛前祭司会推算A、B两队的输赢。如果推算出A队会赢,那A队队长会在比赛结束后被斩首祭献给神灵。如果B队不幸获胜,则B队的队长会连同A队的队长一同赴死以平息神灵之怒。这看起来有些“神经病”的奖赏方式在玛雅人眼中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因为他们相信,为祭神而死走向的是神殿,并不是地狱。

太阳神美洲豹

雕刻

雕刻

如果羽蛇神金字塔让我诧异,千柱广场上的“千柱”让我诧异,蹴球不合逻辑的奖赏方式让我诧异,那每块石头上精美的雕刻更让我诧异。这里的很多雕刻都在向后人讲述着故事。一个雕刻上清晰可见猎豹拿着心脏,把它献给一只鹰,而鹰正要把这颗心吞掉。在宏大的玛雅人球场下方石台上镌刻着球员献祭的全部过程。这些浮雕都雕刻,活灵活现。还没进入铁器时代的玛雅人是如何在石头上雕出栩栩如生的故事呢?这个没有山,没有湖,不靠海,不靠河,建在丛林里,似乎不具备诞生文明先决条件的奇琴伊察城邦,是如何持续了千余年,且在公元2世纪到10世纪早期达到发展和影响力的顶峰,创造了令我们无法想象的呢?

水是孕育文明不可缺少的要素。奇琴伊察城邦(Chichen Itza)的名字可以分解成Chi(口),Chen(井)和Itza(族),所以此城邦的意思是Itza族群的井口。那么井口在哪儿呢?奇琴伊察城邦所在地,有数不清的大小洞穴(Cenote),雨水从石灰岩中渗出,积蓄到地下洞穴里。这天然井的清洁淡水就是玛雅人,包括奇琴伊察人的水源。淡水和玉米可以让奇琴伊察人饱腹,却不能保证他们开创出自己的文明。他们的文明,包括玛雅文明是如何兴起,又是如何衰落的,会不会是人类历史永远无法破解的密码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