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68 漂泊的人

(2019-11-23 14:49:13) 下一个

年前都忙。

小桃是忙豆豆,经过摸索,她对当妈已经有了点心得,且当得兴兴头头,有乐趣。冠峰对娃儿的态度,在她的暗示和适当的明示下,些微有了点调整。偶尔也用他的长寿眉碰碰女儿的小脸蛋,父女俩都咯咯笑。

小桃还要求他为郝穆豆画了幅画。小桃说画写实的。冠峰说不会,只能写意。

小桃道:“能传神也成。”冠峰二话不说,大笔一挥,一蹴而就。画了个水墨的大头娃娃,旁边有只鸡。小桃问鸡是什么意思。

冠峰答:“金鸡报晓,有曙光了。”小桃满意。

因为豆豆的到来。穆小桃每年年里面的固定节目——出国旅游,取消了。冠峰被告知这一消息,十分不满,阴沉着脸。有点想冷战的意思。

小桃见状,索性退一步,“你自己出去,我跟丫头在家。”说完又不放心,道:“志明、郝彤说要出去,你跟他们一起。”说着,小桃就给孙志明打电话,确认,两口子的确要带娃儿出门,去欧洲,去挪威看极光。冠峰可以跟他们一起先飞柏林,再分道扬镳。

念巧得知郝彤要带然然去挪威,立刻反对,“去那干吗,冷飕地。”可她的话无效。她自己都要跑,带彬彬去海南练高尔夫,过年,好的教练都去那儿,她得抓紧时给彬彬请名师指导,提高。

季鹏留守,说要值班,哪儿都不去。念巧没过脑子,答应了。实际上,郝季鹏是存心留下。胡斯楞过年没人陪,女儿说好不回来,她一个人窝在公寓,实在寂寞。

季鹏怜香惜玉,舍命陪淑女。

齐进妈听说郝家人走了大半,也劝齐进桂圆趁放假出去走走。累了这么久,该放松放松。桂圆不肯,不想花那冤枉钱。齐进妈道:“孩子,听我的,什么都别想,撒开了玩儿,钱我出。”

桂圆为难,“妈,不是这意思……”老太太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还没等她解释,齐进妈又道:“听我的。”

好了,必须听她的。没商量。奉旨出游。

去是得去了。可去哪儿,也是个难题。新马韩泰,桂圆都不想去。去日本,刚提出来,齐进妈立刻强烈反对。她是日间抗日神剧的拥趸,对日本鬼子没好感,连带着,日本也受连累,不许去。思来想去,最后齐进在朋友、同事的建议下,定了去菲律宾某个小岛,说游客不多,风景幽默。桂圆同意了。

行程定下,齐进妈就给了两千块。算支持。不少啦,人一个月工资。亚玲得知,也问儿子桂宝要了两千,补给女儿。她不能输了面子。桂宝不乐,抱怨道:“我亲老妈,咱不是胖子,就别硬打脸了。”

亚玲手掌悬空,手心朝下,端平,左右晃荡,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咱大城市人,不能让人看扁了。”

桂宝嗤笑,“妈,您有本地户口么,您有独立住房么,您的医保社保都在这么,好,就打都在,都是,齐全了,您,还有我,您儿子,离大城市人还远着呢。骨子里咱们是什么还是什么人,包括我姐,都不能说是大城市人。”

“废话,那她什么人。”亚玲反驳。

桂宝想了想,“漂泊的人。”

亚玲惨然。儿子的无心之语,偏说到她心里去了。退休后,她正式开始大城市的漂泊之旅。带着婆婆、儿子,跟着女儿走。时至今日,她当然不是大城市人,可让她回小城市,似乎也做不到。她见惯了大城市的好,便忍受不了小城市的坏,连带着,连小城市的好也无法忍受了。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就算下半辈子一直走下坡,她估计也得在这终老。多亏女儿有这套房子。不然,她不知道怎么办。

亚玲出神。桂宝道:“姐去旅游,奶怎么办。”亚玲说,放心吧,最近好多了。实际上,老奶奶的病情进入了新阶段,眼下连桂圆这个假的亚玲都不认了——六亲不认。唉,这样也好。不用桂圆见天守着。不过代桂圆和亚玲商量好了,奶奶的病情,对外维持原说法。

走之前都得安排好。学校那摊子,桂圆事无巨细,都得过一遍,值班的,消防的。各处。放假,依旧有学生来上课。消防以及水电要特别小心。两家学校的水电包给同一个工人。小三十岁一男的。桂圆平时没跟他说过几句话。但年前人少,她又交代清楚,便多讲了几句。

不讲不要紧,一谈话,就谈到过年的安排,桂圆问,张师傅,不回家呀。不问不要紧。一问,代校长才知道,水电工张师傅离了婚,没孩子。虽然没房子,长相普通,但似乎跟马如意也还相配。

桂圆回去就跟齐进提。齐进立刻说:“别多这事!”桂圆分析了一下。齐进还是这话。桂圆才猛然明白。是啊,把如意介绍给小张,谁来照顾齐进妈呢。老太太动步离不了人。前阵马如意出去几次,说找老乡,齐进妈立刻不自在,念了好几遍。吃饭的时候还说,“没了谁都行,就是不能没如意。没有如意,我就不如意。我是瞎子,她就是棒。”想到这儿,桂圆才觉得自己鲁莽了。可如意还年轻,总不能一直不找。

桂圆问齐进,“小马就没想过再找。”

“找谁?你们那小张?”齐进不乐。

“虚指,就是个意头。”

“那不知道。”齐进背过身子,睡觉。

这事本来到此为止。谁知桂圆齐进还没走,马如意接到她前夫电话。当时她在端菜。菜盘子还没放到桌面上,马如意就哭了。齐进妈连忙安慰。桂圆也围着劝。马如意一把鼻涕一把泪,“他不要脸!要钱!说来大城市挣得多!不给钱就不给闺女上学!”齐进妈佛心,又急,“这是犯法!”

犯法能怎么地。最后,还是桂圆周了一千,给打过去。前夫暂且不闹。如意洗衣服,眼泪叭啪地,桂圆进洗手间,关好门,才道:“他混蛋,你就当为你闺女。”

马如意这才嚷开,“我要带他不让,死霸着丫头,我月月给钱,从没缺过!人太贪!我来大城市挣啥哩,分分毛毛莫得挣!”桂圆听出这意思,似乎是嫌齐进妈绊住了她。桂圆脸色稍变。

马如意连忙道:“姐,你是好人。”

桂圆压低声调,笑问:“还找么。”

马如意静静坐着,手也停了,好像一段呆木头。片晌,直起身子,才道:“不找了。”

桂圆道:“那么年轻。”

马如意道:“姐,来了这段时间,我看得真,你是好人,所以什么话我都对你说。我是离过婚的人,再找,有吗意思。”

桂圆不解,“离过婚就不能再找吗?”

如意道:“关键能给我带来什么,俺们自己是保姆,不想再去给男人当老妈子当保姆。虽然小地方来,可来了这,也看得透透地,两个人搁一块,不管合不合法,只管合不合适!那领了证的,不合适也不行。难受。自己难受,别人也难受。”

马如意的婚恋观令桂圆震撼。桂圆不太理解,她怎么就看透了,她来到这儿,无非日日在家,怎么就习得那么多经验感慨。她觉得如意比她还超前,还洒脱。

桂圆微笑着,一时不知怎么接话。马如意继续道:“前个我见了几个老乡大姐。有个在这干了十多年。在老家买了新房,全款,二十九万。车库十六万,四十个平方。这些年交保险交了十万,现在退休,有退休金,她还打算干十年。说一年能挣十万。”马如意算数不错。

桂圆听得出马如意的羡慕,但没往下想,“你去出去那几次,就是见这大姐。”

马如意把衣服拧干,抬起脸,脸上那颗大痦子直对桂圆,“是去办健康证哩。”

健康证。桂圆突然明白了。还没等她问,马如意就挑明了,“姐,俺不敢说,所以先跟你说,等年过完,我可能不能继续伺候俺婶。俺得去挣钱哩,以后把女儿接过来,日子过得送快点。现在俺什么都不想,大姐能搁这挣,俺也能挣。”桂圆顿时遍体发麻,骨头都似乎沉了几两。马如意一走,齐进妈谁照顾?再找个合适的人,难!如果没有合适的,那只能她和齐进照料。照顾老人也应该,关键齐进妈未必满意……

桂圆脑中纷乱,她下意识挽留马如意,说给她加钱。马如意却道:“姐,你跟哥,给的不低,不能再挣自己人的钱。得出去挣钱。俺想好了,等健康证办下来,就去当月嫂,带娃儿,说挣得多,”说着,她兀自发笑,“普通月嫂,特级月嫂,金牌月嫂,”手比划着,“我一个搭凳一个搭凳上,说做到金牌,一个月能有一万好几!请的人排队!”

马如意畅想着未来,桂圆愁绪交加,只觉得生活变化万千,辨不出是悲,是喜,是苦,是乐。唯有承受。她没跟齐进提,她打算把一切都抛诸脑后,好好度个假,所有麻烦,等从菲律宾回来再说。

———

抢先阅读:《娃儿》069 必须坦荡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574606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