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78 此一时

(2019-12-23 16:08:23) 下一个

雪花没飘下来之前,桂圆生了个女孩。名字是桂圆取的,齐一菲。婆婆和丈夫都没表示异议。桂宝不乐意。一菲总让他想起一雯。干吗都“一”不“一”的,愣气!

桂圆侧面观察,齐进似乎没有一丝一毫不快,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他恨不得抱着一菲不撒手。

从齐进妈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月子地里,她前操后弄,忙得最欢,亚玲都没能插上手。桂圆知道,老太太想要孙子,只是,孙女来了,总不能挡回去。老天的安排。既成事实,就得接受。

一菲落地。亲戚们都来看,桂圆坐不起月子会所的高级月子,就在家里凑合坐平民月子。整个人包得跟大粽子似的。婆婆一天多少个鸡蛋地喂。生怕媳妇儿没奶。桂圆争气,奶水充足,看得小桃都有点羡慕。不过,也顺带有个副作用,桂圆胖得她自己都不敢照镜子。

活脱一头猪。

小桃和冠峰来了。亚玲陪着。给了钱,几个人在床边站着。亚玲暗中观察,大哥冠峰似乎情绪平稳了许多,抱着豆豆,好让穆小桃腾出手来去看新生儿。

小桃觑了小不点一眼,两手合十,对着桂圆说:“真好,我们豆豆这么快就当阿姨了。”又问,“一菲该叫我什么。”亚玲道:“大舅奶。”小桃忙说老了老了。

季鹏和念巧错开来。念巧带了好些教学光盘,还有书,都是彬彬下放的。念巧道:“一到三岁,重中之重,一定要抓住。”桂圆笑说知道啦。念巧这才反应过来,说我都忘了,桂圆是校长。

季鹏偷偷给了齐进三万。齐进不肯要。季鹏严肃,“是给孩子的,给我外甥女的,不是给你的。”齐进只好收了。

齐进妈辨别出这是“大亲戚”,要留饭。念巧怎么也不肯,说还要带彬彬去上辅导课。实际她是嫌桂圆家太小,腾挪不开,那么多人挤在一块,实在局促。

左璐瑶最后来。桂宝陪着。进了小房间,璐瑶抓着桂圆的手,看看闺蜜,脸跟盆似的。

璐瑶笑着带泪,“苦吧。”

“苦。”桂圆确认。是真苦。自然产,她几乎晕过去。

“幸福吧。”璐瑶又问。

桂圆点点头。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璐瑶也幸福起来。她怕自己的幸福让璐瑶受伤。于是只好抓住闺蜜的手,暗暗给她能量。

孩子满月。齐进摆了一桌。都来给钱,不答谢不合适。选了个上档次的酒店,包下个包间。人一一请来。包括左璐瑶。一桌子热闹,还是奶奶为首,向右依次是冠峰、小桃、豆豆,亚玲、桂宝、桂圆、一菲、齐进、齐进妈,季鹏、念巧、彬彬,志明、郝彤、世然。

欢欢喜喜吃完,小桃提议合照,先让服务员帮着咔一张全的。齐进妈直嚷遗憾,说马如意没来——如意说东家忙,走不开,随喜倒发过来了。

然后是女士们照。亚玲四望望,笑道:“都有娃儿了。”璐瑶尴尬,往旁边缩。她没娃儿。有娃的女士们自动聚到一块,牵着抱着,喜上眉梢。此时此刻,没有纷争,小桃、念巧、桂圆、郝彤,乃至于亚玲、齐进妈,都是一国的。她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母亲。

有娃了。不一样了。无论才生理还是心理上,代桂圆感觉到不一样。首先,肉一直回不去,胖了。好多人见到她都说,名副其实。她现在外形特征就一个字:圆。可婆婆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人为刀俎,桂圆为鱼肉,继续吃。为了娃儿。

奶水充足,孩子吃不掉,导致她经常半夜长得疼,要起来挤奶。丢掉可惜。于是给齐进当早餐。偶尔,婆婆冷不丁一句,“能比牛奶好?我尝尝。”桂圆不小心听到,有点膈应。仿佛她是大地母亲,哺育了他们一家人。

桂宝和璐瑶都让她锻炼,减肥,或者报班,让专业人员帮助她。桂圆不是不想,是没有时间。产假还没结束,她就时不时去学校看看。她已经失去了一个校长的头衔,不能再失去另一个。怎奈在她休息期间,代理她职位、从总部空降来的吕副校长,一个没结婚,没孩子,跟桂圆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一下仿佛控制了整个学校。天天在学校待到晚上十一二点,恨不得以校为家。桂圆去总部找老上司老领导——河南籍男子打听情况,才知道这位吕副校长疑似某董事的情儿。所以才一直没结婚。可人家确实拼呀,全身心扑在学校上呀。奋不顾身,奋勇向前。

桂圆的危机感太强烈了。她问老上司怎么办。老领导说:“我都快坐不住了。”桂圆惊诧。老领导表示,公司可能要跟另一个家集团合并。确切地说,可能是吞并。到时候人事肯定要大动。总部副总走了七八个。风暴未起。桂圆已经感觉到震荡。老领导最后来一句,“大不了歇一阵,正好陪陪孩子。”

学校的情况桂圆没敢跟齐进和婆婆说。只要露一点风儿,他们肯定会说,休息就休息嘛。桂圆告诫自己,还是那句话,要有强者心态。即便这边做不了,以她的资历,跳到别的学校,应该不难。

结果没想到,就在她产假即将结束,眼看重归职场的时候,婆婆突然提出要回老家。理由是:在大城市住不惯。桂圆心里不舒服。这由头里,有太多的弦外之音、言下之意,当初坏宝宝的时候,婆婆鞍前马后,上班都陪着,现在娃儿生下来了,她立刻走人,什么意思。

桂圆不是没觉察,齐进老家那批人,十个有八个重男轻女,齐进又是几代单传,每次回老家,亲戚们嘴里说的都是抱孙子,没一个说抱孙女的。可好歹你也装一段时间,弄那么明显!这不是打她代桂圆脸么。好像她生出来的宝贝是个残次品,缺把儿!

偏偏桂圆还不能跟婆婆掰扯。她但凡敢说一个字,齐进妈肯定要说,带是情分,不带是本分,一代不管一代,谁的娃儿谁操心。

事实如此。

只是,道理是一方面,一家人,不应该情分那么薄。而且孩子刚出生,奶粉、尿布,方方面面,哪个不花钱,人倒好,来个釜底抽薪。齐进妈肿瘤康复病人回家单住,齐进必然不放心,请人照看估计也是必然。又是一笔花销。雪上加霜。

桂圆憋了几天,还得和颜悦色,可心中的小火苗越烧越旺,这天睡前,齐进找她说话,起了三次头,桂圆都不理睬。

齐进不得不破冰,“现在年轻家长都不敢让老人带孩子,代沟太大,带出来的娃儿,歪七扭八。”

真会找理由。他倒是明白人。对症抓药。

“不指望任何人,我娃儿我带。”

“请个保姆。”

“家里没人,丢给保姆,不怕人给娃吃安眠药。”

“那不得有监控么,现代化手段用起来。”齐进想辙。

桂圆哄着宝宝,不理他。

“要不我出钱,请郝亚玲女士出山。” 齐进口气豪壮。

桂圆喷火气,“你妈是妈,郝亚玲就不是妈?你妈是老人,郝亚玲就不是老人?你妈身体不好,郝亚玲是二十岁的小姑娘?郝亚玲还得照顾她婆婆呢,她婆婆老年痴呆!”

齐进换个角度,“妈走,你不也自在些。”

桂圆立刻,“这话你收回!妈在我也自在,说得好像我不容人似的。”桂圆起身,把一菲放回小床。转身道:“没生的时候,撵都撵不走,生了之后,跑得比兔子都快,为什么,你告诉我。”

齐进鼻音老重,“这不情况有变,此一时彼一时,顺势而为。”桂圆道:“编,继续编,程序你会编,谎话你也编得像一点。”哼哼一下,“我不怕挑明了告诉你,你妈就是嫌一菲是女孩,追根溯源,是嫌我。你们全家都重男轻女!懂不懂科学道理,生男生女,不是女方决定的,是男方决定的!”

齐进讪讪地,和和事,“你看你,都卸任校长了,还老爱多想,批评人。”说着把床头镜子摸过来,“瞅瞅啥样,怕不怕人。”

桂圆凛然,“我可给你打预防针,别催我生二胎。”

齐进也有点生气,“没有的事老瞎想。”

“都是你们逼的!”桂圆恨恨地。

代桂圆也知道,自己情绪最近经常失控。左璐瑶猜测,是不是产后抑郁。桂圆说我不是产后抑郁,我是产后暴躁。产后的桂圆,不憋着,说发火就发火,而且她的火,不是因为某一个原因,工作、生活、家庭,种种琐事,只要触发到她心中的开关,嘭,她就炸。背后的原因,是一锅炖,算总账,都不满。

桂圆提前上班了。学校要兼并已成事实,老师们还好,管理者们则仿佛在等待死刑。代校长一边要给下属们鼓劲,一边又要照顾孩子,两头顾不开。齐进提找郝亚玲女士,桂圆是当即反对的。但冷静下来想,能找的、能放心的人,除了郝亚玲女士,还有谁呢。桂圆给马如意打过电话,想请她回来,可人家在当月嫂,据说已是“金牌”,每个月收入比她代桂圆都多,怎么好意思让别人舍大钱,挣小钱。

郝亚玲女士的困难也摆在那儿。顾着老的,就不能顾小的。找郝彤帮忙呢。也不切实际,她带自己的娃儿行,凭什么帮你顾娃儿。说到尽,只是表姊妹。婆婆走,齐进送。桂圆在家气闷,便带着一菲去娘家晃晃。

———

抢先阅读:《娃儿》079 人生哲学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634325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