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12 人各有命

(2019-09-02 15:27:58) 下一个

蛋糕尺寸挺大,水果挤得密密地,五颜六色。奶油面上,除了几朵装饰花,就是一面巧克力牌,上面写着个阿拉伯数字:33。

桂圆嫌太写实。

更糟糕的是,齐进从蛋糕店特地要了一把子细蜡烛,数三十三根,认认真真插上去,弄得跟阵地似的。生怕桂圆不知道自己岁数。

然后,认认真真点着,三十三颗跳动的小火苗在桂圆脸面前闪烁。桂圆脸一阵发烫。

齐进,对外官宣是北方某省会城市出来的,其实据桂圆调查,人来自省会城市下属的县城。个头一米八三,一副浓眉毛,不胖不瘦,长得还算体面。他话不多,乍看上去有点冷酷,接触之后,才会发现他的温度。

齐进很省,对自己省,参加工作以来一直租住在平房里,到了近半年,才开始住楼房。桂圆询问过他节省的原因,齐进给的理由也很朴实:存钱娶老婆。

刚入耳有点恍惚。感觉像是电影电视剧里的台词。但仔细琢磨,人家是真务实。毕竟,在这座城市里,没有实力是娶不到心仪的老婆的。而且,像齐进这种人,你让女方倒贴他还未必愿意。北方男人,骨子里还有大男子主义的一面。

这点特质,是桂圆嗅出来的。她第六感灵敏。不过她不讨厌这毛病。男人,就是要有一点点大男子主义才有味道。

是的,结果很明显——大舅妈和小舅妈介绍的对象,代桂圆都去见了,最终大舅妈穆小桃力推的齐进获得了和桂圆交往的机会。

孙志明出局——或许他从来也没入过局。

不过,很快就听说,人家孙志明交了新女友。话是从念巧那传到亚玲这,再由亚玲学给桂圆听的。

桂圆一笑。她一点也不后悔。她明白,或许齐进是看在她有独立住房,才愿意跟她交往。

没关系,婚姻本来就是交换,过去讲男才女貌,现在是女财男貌,亦可。何况她根本没多大的财。

桂圆想清楚了,先处着,第一步不能错。得为着自己的心。齐进有工作,肯上进,两个人一起奋斗,总有出头那天。潜力股看涨。

个头和头发却是不可逆的。孙志明虽好,可跟她代桂圆不搭调。她想找个从始发站一起出发的,不要半路上车的。

放下火柴,齐进说:“吹吧。”

桂圆小声抗议,“还没许愿呢。”

木头一个。这都不懂。

桂圆自顾自双手合十,闭上眼,跟念咒语似的,念念有词。她本指望齐进问她,许的什么愿呐。那她给个面子,不保密,告诉他。可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好奇。许完就许完了。

桂圆鼓起腮帮子,吹气。一次吹不完那么多。桂圆着急,“帮个忙。”齐进得令,一鼓作气,跟八级台风似的,蜡烛一下全灭了。原本期望的浪漫气息,在齐进的精心准备下,全无。桂圆只好告诫自己,先这样,先处着,还没到结婚呢,还不一定呢。

反过来看,齐进的呆钝,反倒让她有种安全感,她害怕那种特别聪明的男人,比如她的上司,一个河南籍男子,精明强干,算到骨头里,还有她的同事唐麦,跟小舅妈一个姓,也是恨不得全身都是心眼。碰到这样的,桂圆不寒而栗,不是为自己,是为他们的伴侣担忧,她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驾驭这类男人。

对,驾驭。桂圆很看重这个词儿。

不过,敲定齐进当相处对象后,郝亚玲的脸色不大好看。她倾向于孙志明,男人稳重点好。

她对桂圆说:“别那么着急,考察考察。”

私下里,亚玲还要去跟念巧简单赔个不是,大致意思是,孙老师很好,是桂圆配不上他。念巧微笑,拿着亚玲送的小孩鞋子,道:“人各有命,不强求。”

人一走,念巧转头就跟季鹏说:“老孙被退货了啊。”

“什么老孙?”季鹏摸不着头脑。

“老孙,孙志明。”

“什么退货?”

“被你外甥女,代桂圆女士,退货。”

季鹏明白过来,放下财经杂志,“你多这事干吗。”

“我是好心。”

“好心能办坏事。”

“就这一锤子,再没下次。”

“桂圆没生气吧。”季鹏随口问。

念巧道:“她什么气,难不成你也觉得老孙配不上桂圆?”

季鹏纠正,“小孙。别老孙老孙的。”

念巧继续说:“人两套房,加起来有三百平,事业成功,一表人才,多少小姑娘惦记着,我要不是看她帮彬彬找辅导班,还有你这个二舅的面子,我才不介绍呢。”

季鹏服软,“知道你为我好。”

念巧没好气,“知道就好!小孙人不错,有实力,我是想要是桂圆能把他收了,对桂圆好,对志明好,对咱们也好,都成亲戚了,更能融为一体,三方三赢。”

“你聪明你周全,”季鹏说,“可志明是二婚,桂圆还是黄花大闺女。”

念巧急迫,“哎呦我天,我就说你们家人顽固不化呢,二婚怎么了,查尔斯王子不是二婚么,戴安娜不也头婚,你得看人家什么条件什么实力,还有人品。头婚了不起?吓唬谁呀你!”

季鹏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巧彤刚回来没有。

念巧道:“你没问问单位她表现怎么样?”季鹏托人给巧彤安排在一家妇女杂志,目前正在实习,做编辑。 工作刚落实的时候,念巧点评,“她也就能做做编辑。”

仿佛编辑是万精油。不值钱。

等巧彤回来,念巧问情况。巧彤说挺好的。

“好在哪?”念巧问。

“没让我干什么活。”

念巧着急,“你得学习,你得进步!做好编辑,以后也算个文化人。”又说,“你大舅办画展,你去看看。”

“我不去。”巧彤说。

“不愿去就不去,”季鹏说,“我看大哥那画,也就那样。”巧彤回屋。念巧才跟季鹏着急,“缺什么补什么明白吗?越是文化不够,越要补。”

季鹏不理她,看杂志,微微皱眉。

“开始码拾(土语:留意)了么。”念巧问。

季鹏不耐烦,“我郝老三养不起女儿?上赶着往外送?”

念巧愣了一下,着急,“你养她一辈子。”

“也没什么不可以。”

“不可理喻!”念巧吼。她希望女儿早点嫁出去。

冠峰的画展巧彤没去,亚玲却去了。当然不是为陶冶情操。在这一点上,她跟老三意见一致,她认为大哥的画根本鬼画符,可取之处不多。她去画展是为见嫂子穆小桃。

展览现场,人不少,穆小桃陪着重要客人,在画幅前走来走去,时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亚玲杵在一旁,故作观摩,等小桃身边没人,她才凑过去。

小桃看到她,笑问:“怎么样。”

“挺好,画得好,名家,有水平。”亚玲一连用了好几个赞美的词儿,重重叠叠地。

小桃笑,“我是问齐进怎么样。”都是明白人,她当然知道亚玲对画没兴趣,专程来看画展,是为口头感谢。

亚玲也笑着,“桂圆说,让我好好感谢感谢她大舅妈。”用第三人称,显得郑重,又带几分风趣。

穆小桃道:“我就牵个线,大差不差,至于后面,自己判断。”亚玲笑容僵硬,没做声。无论桂圆怎么判断,她这个做妈的,已经有了判断结果。首先房子一条就不过关,女方有房,男方没房,这算什么。倒过来了?!可这话不能朝小桃抱怨。

小桃见亚玲不吭,继续说:“先处着,看看怎么样,不适合也别委屈自己,外人都在外围,以后日子还是得自己过。如果不行,尽早止损。”

亚玲有点意外。她原本以为,作为介绍人,大嫂肯定多少向着齐进,可眼下看,她还算客观。刚开始的时候,亚玲本想反对,但拘着大嫂的面子不好下手,现在听小桃这么说,她一颗心放下来,决定该怎么怎么,不姑息。

小桃面对冠峰的画,陕北的树杈杈,忽然伸着脖子问,“念巧也介绍了?”

亚玲抬头看大嫂,唔了一声。牙扣挺紧。

“怎么样?”小桃问。

亚玲知道她想听什么,无非是,念巧介绍的不行,她介绍的好,可在亚玲看来,这有悖事实。她郝亚玲认为念巧介绍的孙志明特别合适。说违心话难呐!

亚玲憋了半天,吐出三个字,“凑合事。”

“具体什么情况,多说说。”小桃好奇心不减。

亚玲只好把孙志明的情况描述了一遍。不过着重点不同,对着女儿,亚玲着重强调的是“石油”、“两套房”等字眼;到了嫂子这,则着重强调,“七七年”、“一米七三”、“一百五十斤”。

小桃立刻抓住重点,揶揄道:“这念巧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再不济也不能七零后都往上送。”亚玲就知道她得出击,所以离异一次都没敢说。

小桃继续,“一米七三,一百五十斤,”随即哼哼气儿,“那不跟这个似的。”说着她眼神调向画幅,亚玲跟着看,发现画上是个巨大的葫芦。

小桃掩口胡卢而笑。

亚玲陪着干笑笑。

晚上八点,桂圆、桂宝都没回来。亚玲给老奶奶按完摩——奶奶睡了,她枯坐在沙发上,电视声音开得小小的。一想到女儿的选择,她就气闷。她给桂圆打电话。桂圆接了,那头一片嘈杂。桂圆说了声马上上课就挂了。

亚玲听着不对,隐忍不发。直到桂圆进门,她才问:“不是不怎么加班了么。”

桂圆觑老妈一眼,“有几个家长来咨询。”

亚玲站起来,走到桂圆旁边。闻味道能闻出来,一股子火锅味。桂圆千防百阻,没想到老妈有灵敏嗅觉。她是跟齐进吃火锅去了。可眼下的局面,她不认为很适合跟老妈讲。

“吃火锅了?”亚玲问。

“嗯。”桂圆不得不认。

“跟谁。”亚玲直接。

“同事。”

“齐进就说齐进。”

“妈——”

亚玲深深叹口气,沉默。

桂圆脱了外套,又去卫生间卸妆。算是缓冲。她希望等素颜出来的时候,老妈能不提这茬,翻篇儿。可弄完刚出来,就听到老妈说,“桂圆……”

桂圆终于憋不住,毛了,“妈,我想跟谁谈跟谁谈,以后日子是我自己过,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

郝亚玲被女儿火山喷发式的激动下刺得内心咯噔一下,可她还是稳住了,拿着手机继续问,“我这朋友圈怎么屏蔽你大舅妈?”

桂圆瞬间不好意思,红着脸,走过去,在老妈手机上鼓捣一通。她估么这,老妈的不满今晚上还要蔓延。

 

————

抢先阅读:《娃儿》013 摸底小考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277925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wenhao1 回复 悄悄话 "你大舅办画展" -- 大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