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80 火山口

(2020-01-06 16:22:52) 下一个

大哥要离婚,让她传话。郝亚玲觉着,这简直是把她放在火山口上。

为什么呀!日子过得好好的,有房产、有存款,有名誉有地位,现在连娃儿都有了,还有什么不满足。回家路上,郝亚玲一直在盘算,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事情完美解决,她才能全身而退。

这可不是一般事儿!直接去跟小桃说,只会激化矛盾,或许他们只是吵架,冠峰说的是气话。他之所以让她传话,不自己去说,说明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只是,看大哥那表情,还有净身出户的“价码”,似乎不像在开玩笑。

郝大师从来不是说笑的人。

下了车,郝亚玲先打给桂宝,问奶奶的情况。桂宝说已经睡了。她再打给桂圆,问一菲的情况。桂圆说已经退烧了,还在医院观察。亚玲道:“我去看看她。”桂圆说不用,一会就弄完回家。亚玲坚持。桂圆只好说在医院等她。

一路赶到医院,天已经黑了。一菲治疗完毕,在妈妈的怀中安睡。亚玲陪着桂圆往外走。尽管有夜色掩护,桂圆还是看出老妈脸色不对。

“出什么事了。”桂圆问。

亚玲大吸气,“你大舅。”说一半,卡在那儿,跟岔气了似的。桂圆问大舅怎么了。

亚玲才挤牙膏似的,“要……离……。”

“谁要离。”

“你大舅要跟你大妈离婚。”

桂圆差点没抱住孩子。天方夜谭。岂有此理。不过桂圆了解大舅,做事往往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而且话一旦说出来,就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问题严重了。

一菲不舒服,在桂圆怀里发癔症乱说话。母女俩叫了车回家,齐进已经在家,桂圆把一菲交给她,才跟老妈去楼下。这是秘密。不得外泄。

小花园路灯下,母女俩的影子拉得老长。

“原因呢。”桂圆问。

“不知道,没原因,过够了,要去隐居,去塔希提岛。”亚玲一口气说下来。她记塔希提岛四个字记得牢。

理由令人迷醉。桂圆读不透大舅这门经。

“是不是因为孩子。”

“他说不是。”亚玲道。

“嘴上说的,跟心里想的,不一定一致。”桂圆揣测。艺术家有几个不离婚的。尤其画家。“现在还不能说?”

“当然不能。”

“可既然说了净身出户,估计想清楚了。”桂圆继续分析。亚玲赞同。

“还是得做工作。”桂圆道。

“不是说不能说么。”

“做大舅工作。”

“谁去。”

“你。”桂圆道,“要我去,显得您多大嘴巴。”

亚玲着急,“你大舅现在巴不得我大嘴巴。”

桂圆踌躇,她就是福尔摩斯,也看不透大舅的心。两个人围着小花园绕了一圈。

桂圆问:“他怎么不自己说呢。”

“估计不好意思。”

“大舅是那样人么。”

“过了大半辈子,突然要离婚。”

“应该还有原因。”

“原因就是有病,发疯。”

“追求艺术,”桂圆说,“《月亮和六便士》里那人就这样。”

“怎么弄。”亚玲犯愁。她懒得理什么月亮。

“先缓几天。”桂圆说。似乎只能如此。

聊得差不多。计划定好:先缓几天,看看情况再说。桂圆帮老妈叫了车,自己慢慢往楼上走。

刚进门就见齐进在穿衣服穿鞋。桂圆问他去哪儿。齐进说公司机房出了点问题,他必须立刻赶过去。工作的事,她不能拦阻,只好叮嘱丈夫开车慢点,万事小心。洗了澡,桂圆又给一菲量体温。还有点低烧。她开了片冰宝贴放在女儿头上。不大会儿,一菲睡熟了。

桂圆却睡不着。

说不清哪里不舒服。自己没了工作,齐进经常加班,老妈的烦恼,大舅的麻烦,所有事放在心里,小火慢炖,百种滋味。她低头看看女儿,又想起齐进那句话,“你不是校长,是家长,不是乙方,是甲方。”呵呵,甲方好做么。现在,相对于学校,她是甲方,可相对于女儿,她又成乙方了。她想起和齐进努力求子的日子,那时候她以为,只要有了娃儿,那就是幸福大结局……现在才真切认识到,有娃儿,不过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桂圆也忽然明白大舅为什么同意穆小桃抱娃儿。十有八九,预谋已久。有豆豆陪她,他就可以离开了。就好像《边城》里驾渡船的人,有人接替,他才可以离开渡船,终得解脱。

桂圆佩服大舅的潇洒。也是,都这个年纪了,还有多少日子?小桃想要娃儿,有了,大舅想追求艺术,那可以去追求。跟高更一样。从这个角度看,大舅提离婚,似乎并不是那么“罪无可赦”。

璐瑶也是。有好几次,桂圆差点对着璐瑶脱口而出,“不要走入婚姻!”最终还是忍住。她的感受很真实,可一说出来,在璐瑶看来,可能就成了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不知饿汉饥。很多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才知道其中甘苦。桂圆又要告诫自己,要有强者心态。赚钱、结婚、生娃都一样,都是人世间最深刻的修行。

左璐瑶做了个甲状腺手术,出院了桂圆才知道。她结婚生孩子左璐瑶都封了大红包。现在她生小病,是个还人情的好机会。选了个周末,桂圆上门。

歪着头,桂圆摸闺蜜脖颈下那道口子。

“疼不疼。”

“没什么感觉。”璐瑶道,“吃饭咽东西费劲点。”又说,“年纪大了,都不敢体检。”

桂圆道:“我有脂肪肝。”

璐瑶打量,“看着也像。”

桂圆双手箍腰,“减不下来。”

璐瑶笑道:“有一菲,胖一把也值。”神色忽然忧伤。桂圆顺着问。问她和那人怎么样。璐瑶说我开刀都没告诉他。桂圆说那不对,应该给别人表现的机会。

“不合适。”璐瑶下判词。

“不谈得挺好么。”

“进度不一样,”璐瑶道,“跟跑马拉松似的,人家已经赛程过半,悠哉悠哉,我这还跟冲刺似的,吭哧吭哧,”顿一下,“一个男人,结过婚,离过婚,有儿子,有钱,剩下的就是享受生活,再不再婚,是大问题么?换成我,我也不再,找那麻烦。”

桂圆不语。时间。作为人,一切的焦虑都来源于时间。

左璐瑶又道:“我真英明。”

桂圆不明白这话从何来。璐瑶道:“趁着身体好,留了几个种子。”哦,是这事儿。左璐瑶又说改天去泰国看看她那几颗小宝贝。桂圆问她为这事,总共花了多少钱。璐瑶算算,说粗算应该有十几万。“疯了,”桂圆惊诧,“还是自己生吧。”璐瑶嘿嘿笑,“就是没人。”

表妹郝彤来电,找桂圆介绍做小儿推拿的鲁大夫,她说然然有点疳积。桂圆把大夫的名片发过去,说就说是代校长介绍的。鲁大夫曾经在桂圆的辅导学校拉了不少生意。

挂掉电话,代桂圆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校长了。璐瑶看闺蜜失神,问,“干吗,不当校长难受。”她知道桂圆目前全职当妈。桂圆白她一眼,又拿那句老话来自嘲,“千万不要走入婚姻!”终于说出来了。

左璐瑶笑得脖子根疼。

桂圆感叹,“我现在,只对两个人负责。”

璐瑶问哪两个。

桂圆道:“生我的,和我生。”

该吃饭了。璐瑶叫外卖,一份披萨,十二寸,两份饭,两份汤。等外卖的时候,两个人又聊起桂宝的期房桂宝的发展,左璐瑶没提桂宝曾找她借钱的事。提起弟弟,桂圆倒是满脸欣慰。

门铃响,郝彤以为是小儿推拿的师傅来了。打开一瞧,才发现老妈唐念巧驾到。脸色阴沉得像要下雨。

“彬彬呢。”郝彤问。

念巧不说话,甩掉高跟鞋,进屋,“水。”

郝彤见情况不妙,连忙温水伺候。

念巧坐在沙发上,猛然后靠,闭目养神。不高兴。唐念巧今儿不高兴。郝彤连忙进屋安顿好世然。阖上门。她怕老妈一会儿大呼小叫。

郝彤站在一边,垂着手,侍女似的。她有眼力见儿。

念巧捂着心口,流泪。郝彤连忙去拿速效救心丸。念巧心脏搭桥之后,全家人对她格外保护。郝彤一边喂药一遍道:“哈佛不是一天就能上的,慢慢来。”

念巧忽然跟见了鬼似的双目大睁。郝彤吓得急速后退,差点没坐地上。

“你爸外头有头绪你知不知道。”

雷终于打响了。

郝彤猜是胡。但不能火上浇油。有屁也得憋住。

“这事你知道?”念巧问。

郝彤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又说:“会不会是……误会。”没摸清楚情况前,她不知道怎么下药。

念巧道:“看你爸朋友圈。”

郝彤翻。没有。季鹏把她屏蔽了。“呦,爸这……”彤彤憨笑。

念巧拽过自己的包,翻出两部手机。先把郝季鹏的朋友圈亮出来。她针对的是张照片,四个男人站成一排,好像是个什么战略合作发布会。她爹郝季鹏站在最旁边,嘴咧着,大笑。郝彤诧异,对老妈,“挺好的呀!”

没毛病。

念巧解锁另一部手机,翻出朋友圈。找的是胡梅阿姨。是个大合照。台上一排人。郝彤扫了一眼,笑道:“爸是局部,这是整体。”还是没毛病。

念巧嗓音都变了,“放大了!你看仔细!”

郝彤只好拿近了,拉开,好生研究端详,这下看明白了,老爸的旁边,还站着个女的。没错,是胡女士胡斯楞。她的手隐约碰到郝季鹏的手,她也大笑。

郝季鹏发朋友圈前对照片进行了剪裁,分组。什么目的?太可疑,有待调查。唐念巧鼻孔一张一翕,如牛。郝彤看老妈这架势,要爆。不行,她得赶紧想辙。

 

———

抢先阅读:《娃儿》081 正中下怀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643098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