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76 真面目

(2019-12-12 15:25:12) 下一个

安顿好彬彬,念巧才开始做瑜伽。做完敷面膜。季鹏洗了澡出来。念巧问:“谁打电话。”

“大哥。”

“大哥?”念巧问,“这是哪阵风。”

“没什么事。”季鹏不肯出卖冠峰。

“没事打电话,谁信。”念巧较真。

季鹏不理她。

“到底是谁?”念巧纠缠。

“说了是大哥。”

“隔壁可离了,看到没有,周凯丽把他老公脸都抓烂了。”念巧突然说这茬儿。隔壁的那场家庭纷争离婚事件对她刺激太大。话必须说给季鹏听。敲打。

“跟咱有关系么,关门来各过各的日子。”季鹏必须快速灭火,烧起来不得了。

“天下乌鸦一般黑。”

季鹏沉着脸,抬腿要走。晚饭后还跟唐女士待在一个空间根本就是错误。他应该属于书房,而不是客厅。

“去哪儿,”念巧道,“坐会儿。”

季鹏只好把屁股安顿在沙发上。

“说吧。”他严肃起来。想用生气击退他。

念巧涎皮涎脸地,“那么紧张干吗,没觉得咱们好久没聊天了么。”

“哪天不聊,”季鹏不同意,“除了上班,其余的时间全部贡献给你,此刻就在聊。”

念巧撕掉面膜,露出真面目,惨白,“不不,我是说那种走心的,掏心掏肺地聊。”

“聊啥。”

念巧优雅地站起,去洗手间冲了脸,再折回来,坐好,拿起手机,“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挺有意思,跟郝总分享。”

季鹏不耐烦。怕又是“离骚”。

念巧用广播腔,“快速判断男人有没有出轨的二十个细节。”季鹏反跳,“你有毛病吧。”

念巧笑着,“干吗,紧张?紧张就说明有故事。”

季鹏只好稳住,“废话,我紧张什么。”

念巧继续读,“第一,手机响了,第一眼不是看手机,而是看我;第二,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第三,手机不离身,洗澡也要把手机带进浴室;第四,他‘爸’半夜给他发短信,爸打引号,说老公,我想你了。”

季鹏忍不住插嘴,“闹鬼呢,我还有爸么我。”

念巧挥挥手指,念下去,“第五,经常在朋友圈秀恩爱;第六,开始用可爱的表情包;第七,蚂蚁森林的能量突然比平常多了好多,”顿一下,“这个胡扯哦,你没那么时髦,第八,接到未知电话总是直接挂断,几分钟后借口下楼;第九,变得特别忙,永远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第十,八百年没动过的副驾驶座位变宽了。”念巧停下来,喝了一口水,笑呵呵道:“怎么样,过半了,郝总中了几个。”

“无理取闹!”郝季鹏要起身。

念巧喝:“别走!”她坚持把程序走完。游戏继续,她读,“十一,刚打完电话,竟然没有通话记录;十二,在聊天记录里搜哈哈哈,消息数最多的那个人和你最亲密;十三,大部分时候的咳嗽都不是生病,而是掩饰;十四,曾经邋遢的一个人,开始经常修胡子,讲究衣着;十五,开始挑剔你,一点小事就容易的发火,说你每天只知道花钱,怪你脾气不小,头发贼多,掉得到处都是;十六,去看漫威电影,却开始玩手机,肯定已经看过了;十七,看到出轨找小三的电视剧,着急换台;十八,和兄弟一起去打球,朋友圈晒站立的照片,180+,那肯定是个子矮的人给拍的;十九,iphone手机,进入设置,隐私,定位服务,系统服务,最要地点,精确到几点几分在哪里出现;二十,女人的直觉。”

念完,唐念巧保持微笑,凝望着自己的丈夫。

郝季鹏极力维持镇定,可额头上,还是铺了一层细密的汗。

“中了几条?”念巧幽幽地。

“无理取闹。”他连词都穷了。

“真有我也不在乎。”念巧道。

“不要胡思乱想。”季鹏几乎哀求。唐念巧总是能想着法子对他进行精神折磨。原本想有来着,可人家胡斯楞躲开了,从平台起跳,去了更大的平台,现在季鹏回回味,才觉得胡根本就是借他一步——刚回国没有落脚的地儿罢了。多久没联系了?胡好像完全忘了他。

她不找他,他也不想找她,憋着劲儿,男人嘛。可是,郝季鹏又觉得精神上被抽空了一块似的。他根本没想过离开念巧,名分上不离,但他也没想过离开斯楞,精神上不离。

“看看你手机。”念巧忽然说。

季鹏吓了一跳。这还得了,念巧过去从未有过此等过分要求。

季鹏大喝:“唐念巧!”

念巧狡黠地,“就试探试探你,干吗,真有事。”

“睡觉。”季鹏想撤退。

念巧举着手机,笑嘻嘻地,“我来登陆一下支付宝。”

“行啦!”季鹏只好使出撒手锏,“你要不想过,就直说!别费那么大劲玩什么名侦探柯南!”

他还懂这个。

唐念巧愣在那儿。她原本只想刺激一下郝季鹏,给他敲敲警钟。他的暴跳如雷却不能不让她警觉。不过,眼下没有证据,她不好说什么。于是念巧只好收了脾气,笑呵呵地,“看你,一点玩笑都开不起,睡觉。”

季鹏不饶,“你这是开玩笑吗?你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五好家庭怎么得的?组织是瞎的吗?”

“好了,休息。”念巧心里打鼓,面上却很平静。这事尚需从长计议。

产检婆婆全程陪同,桂圆紧张。桂圆对齐进,“你陪我不去不行么。”齐进说有会,走不开,“妈不一样么,她更懂。”桂圆知道跟他说不通,想叫亲妈陪着,可郝亚玲忙于照顾她的婆婆,分身乏术。而且避开婆婆找亲妈,桂圆又怕齐进妈多想。

自怀孕以来,桂圆最怕齐进妈的大惊小怪,现在在家,跟在酒店里似的,不能发出一点声音。只要拖鞋打地动静大点,齐进妈就会嚷,“怎么啦,慢点儿!”原因当然是不能惊扰到她孙子。洗衣机的还甩干功能也不许用了。说动静太大。这回去产检,一切正常,医生照例说了几句高龄产妇应该注意饮食、休息、情绪的话,齐进妈立刻无限放大。晚上吃饭,小会就开起来了。

过去,马如意还没走的时候,齐进妈有个什么话,要么让马如意传,要么告诉儿子齐进,不直接跟桂圆对接。避免冲突。现在不一样。每一次决策,都不仅仅是婆媳之间的事,还是关系到齐家后代的大事。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时候。

桂圆收碗。齐进妈说你放那。

齐进连忙,“都别管了,我收。”

“你也坐下。”齐进妈态度严肃。小两口意识到老太太有话要说。

坐好,等着听课。

齐进妈开口道,是下坠的声调,“桂圆,你这状态不行。”桂圆愣了一下,谈状态,卖的什么野药。不行,必须有强者心态,桂圆柔柔地顶回去,“妈,我的身体我知道,我觉得还行。”

齐进妈立刻道:“不能你觉得,不能我觉得,也不能齐进觉得,只能医生觉得,检查数据觉得。”半秒静默,“你那些数据,看着好像达标了,其实都在悬崖边上,稍微再累一点,操劳一点,立马不合格。”口气瞬间轻缓下来,“圆呐,每天带的饭,都按时吃了么,你那秘书,能顾得好你么,就是个毛手毛脚的小姑娘,没一点经验。”

桂圆耐住性子,“妈,咱不自个儿吓自个儿,平常心对待,时间很快,转眼就生。”

齐进妈嘟囔着,“来得多不容易,老天长眼菩萨保佑,我念了整整一年的米佛。”

桂圆诧然。看看齐进。念米佛这事儿,谁也没跟她说。现在弄得好像怀上孩子,全是婆婆的功劳。

桂圆还是笑脸相迎,“妈,没那么娇气。”

“我不放心。”齐进妈耷拉着脸。

齐进插话道:“妈,您有什么建议不妨直说。”

齐进妈被接引了话头,顺势道:“两个办法,要么桂圆请假。”桂圆刚想说话,齐进妈就道,“知道——明白——肯定做不到,那就第二个办法,我陪你上班。”

桂圆瞪大眼睛。婆婆要陪她上班,没听错吧。魔幻。更古未有之奇谈。她不好说行,也不好说不行,确切地说,这道题她代校长一时半会也解不出来。只能留着,慢慢研习。

上了床,桂圆才狠狠揪了齐进耳朵背面的肉一下。齐进疼得叫。桂圆狠狠地,“你的主意是不是?”

齐进求饶,“真不赖我,”又说,“妈也是为你好。”

桂圆道:“我是校长,带着婆婆上班,像什么样子。”

齐进秃噜嘴,“别说身份不就得了。”

桂圆恨,“现在隐瞒,以后被发现,那不成段子了。”

“我再跟妈说说,”齐进搂住桂圆,“你不能气。”

“你搞定!”桂圆屁股对齐进。

次日中午,桂圆回娘家吃饭,抓着亚玲就抱怨。郝亚玲听说这事,第一反应竟然说好,打趣道:“不要钱的老保姆,不用白不用,也就现在,再过几个月,你让她陪她都不陪。”

桂圆道:“她这是陪我么,是监视我,是怕我迫害她家后代。陪,只是借口!就没有这样的。”亚玲笑说怎么没有,“做方便面代理的杨子,女儿有小儿麻痹症,出去上班,就带个保姆,保姆费比她还工资还高,上班完全就是满足精神需求。”

桂圆不答应,“妈,您到底帮谁。”

亚玲放下棒针,她在打一个假领子,用了多少年,来大城市不好买,淘宝上那些她看不上,只好自己动手。“客观说,你婆婆身体不好,大病初愈,不适合全天陪,”亚玲分析,“她要陪,你得让她陪,至于怎么陪,你可以跟齐进说,他总舍不得把亲老娘累坏吧。他会做工作。我看,顶多就一天送一顿饭,当锻炼了,其余也不现实。”

桂圆一听靠谱,道:“妈,您适合当政委。”

奶奶晃晃荡荡走出来,见桂圆,张嘴道:“桂圆来啦。”

桂圆愣了一下,兴奋地对亚玲,“又认回来啦?听见没,叫我桂圆。”亚玲不说话,考虑到女儿的身体状况,她觉得现在说这些没意义。人是又认了,可屎尿不认,老奶奶现在更麻烦。

当天,桂圆回去跟齐进说了看法,齐进又去做她老妈工作。最后达成一致,中午这顿,由婆婆送到学校。齐进心疼老妈,打车费他出。

 

———

抢先阅读:《娃儿》077 有点交情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627975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郝季鹏的太太真是作

谁受得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