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74 修成正果

(2019-12-08 14:54:16) 下一个

事情定下来。跟着就是送齐进妈回去的问题。马如意不在,齐进不放心让老太太一个人走。桂圆自告奋勇要送。婆婆不答应,说你们忙,不用管我。可齐进一说要送,她又答应了。儿媳妇和儿子终究不一样。

定好了日子,买了车票,桂圆便从其他方面求表现。亚玲的意思是,给点钱。桂圆道:“给钱算什么呢。”对啊,好像给钱让她走似的。

亚玲再出谋划策,“那买点东西,天冷了,买衣服。”

不失为一个办法。

自婆婆到访,她没正儿八经陪着逛过街。更别说买衣服。哪一件,婆婆都嫌贵。桂圆明白,哪怕是花自己的钱买、送,婆婆恐怕还是认为,是花她儿子的钱。格外舍不得。不过这次不同,周末,马如意请了一天假,也过来了。娘仨个连带齐进,一起上街买衣服。逛了一个多小时,女士们尿急,便去快餐店排队上厕所。

齐进帮拿着购物袋,远远站着。如意和老太太排在前面,桂圆殿后。一个接一个。齐进妈和马如意都上出来。

桂圆进门。可能因为味道大。一进去,桂圆不自觉呕了两下。忍住。还呕。桂圆连忙把头伸到洗手池,鞠水洗洗脸。又呕。代桂圆突然想起什么,连忙翻包,从里面拿出一只棒棒。跑跳着进入便坑。用力。哗啦啦。

洗手间内一声尖叫。

后面排队的女士以为发生了什么惨剧,吓得不敢进门。有尿,憋着!膀胱受苦。

如意反应快,“嫂在里面!”

齐进妈紧张,拍儿子,“你去看看。”齐进为难,“那……这……”女厕所,男人免进。

如意自告奋勇,“我去!”

推开门,马如意看到的是一个泪流满面的桂圆。如意愣在那儿。桂圆又仰天大叫,跟着大笑。疯癫了一般。齐进在外头听见怪声,终于忍不住,冲破男女的界限,闯进那片陌生天地。

看到桂圆了。

一脸泪。说不清是悲是喜。

桂圆一伸手,把棒棒递给齐进。齐进接过去,低头看,两道紫红条。天呐!齐进的心像炸开了,他大叫一声,一把抱住桂圆,转了个圈。地方太小,桂圆的腿打到如意。如意连忙躲开。

齐进笑,桂圆也笑。笑着笑着,两个人都哭了。

有妇女实在憋不住尿,膀胱要爆炸,挤进来说能不能出去闹。齐进、桂圆、如意,你搀着我,我搀着你,走出女厕。乐呵地好像刚从游乐园出来似的。

桂圆怀孕了。

千辛万苦千难万阻千钧一发,齐进妈当场宣布不回老家,勒令儿子立刻退票。

桂圆怀孕了。

齐进妈要待在这儿,看着孙子降生。郝亚玲是第二波得到消息的。是桂圆打的电话。刚拨过去她就哭了。亚玲不知发生什么,一个劲儿问怎么了,当确定女儿迸发的是喜悦的泪水,郝亚玲便捏着嗓子,“孩儿,有娃儿啦?!”桂圆泣不成声,嗯了一声,叫妈。亚玲心里敞亮亮地,二话不说,叫飞的前往,一进门就冲到女儿床边——桂圆已经被婆婆“勒令”卧床休息,刚握住女儿的手,亚玲便哭了起来。

太难了,桂圆太难了!这一路曲里拐弯的委屈心事,她这个为娘的全知道。齐进妈站在一旁,红了眼眶,脸上带着笑意,道:“等着盼着,好事终于来了,怎么还哭了。”

亚玲转头,鼻音老重,“亲家,到时候,可得论功行赏。”

齐进妈豪气,“赏!”

桂圆怀孕了。

这在家内可是个爆炸性新闻,其惊喜程度,约等于老树开花老蚌怀珠,冷不丁就老泪纵横。桂圆立马成重点保护对象。季鹏和念巧来看她,带了红参。齐进妈说太行气,不能用;冠峰和小桃也来,带了铁皮石斛,齐进妈说太滋阴,不能用;彤彤和志明来,带了上好的阿胶,齐进妈也说不能用。

如今桂圆的口头食,齐进妈制订了严格的菜谱。桂圆这下不怕了,胖也不怕,她需要营养。她高跟鞋换平底鞋,满面妆容换素面朝天,还没开始怎么样呢,防辐射服就套在里面,走路也慢慢地。总而言之,格外小心。

学校那边,桂圆本没打算公布那么早,可装束一遍,老师工作人员立刻明白了。等于不打自招。代校长怀孕的事传得人尽皆知,连学生家长都来恭喜,送礼物。桂圆感觉自己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孕育这一胎。压力太大。可桂圆告诉自己,我得顶,得有强者心态。肚子里是她的孩子,两个学校也是她的孩子,而且将来还要靠外头俩孩子养孩子。因此,工作强度可以减,她不加班了,任务分配给副校长和主管老师们,她遥控。不过这天,等到她一顿饭接了七个电话之后,老妈亚玲也露出不满神色,“你这是在娘家,能这样,跟婆婆吃饭你得收敛。”桂圆说知道。

亚玲放下筷子,“哪头轻哪头重分清楚,工作是干不完的。”喝口水,又说,“再这样下去,齐进和他妈都会对你不满。”

“没有不满。”

“不满人也不会说,”亚玲分析,“你现在有人质。”

吃好了,桂圆站起来,一抬脚,啪,踢到桌子腿。她疼得叫唤。亚玲也嚷,“让你加小心!”

桂圆只好忍住痛,用太空步的速度,慢慢回到沙发上坐好。休息了一会儿,亚玲朝里屋,“儿子!送你姐!”

车开得慢慢地。桂圆坐后座儿,稳稳地。

桂宝从后视镜瞟了她一眼,“姐,什么感受。”

“开你的车。”

“修成正果了。”

“你也别晃荡,趁早。”桂圆教育弟弟。

“我这不攒首付呢么。”

要在过去,桂圆肯定脱口而出,能借给弟弟点儿,但现在,怀了孩子,要当妈,未来用钱的地方多,她不敢轻易松口。桂圆深深叹一口气。桂宝道:“怎么,瞧不起你弟。”桂圆说没有。桂宝道:“我这指日可待。”桂圆叮嘱,“安全第一,别铤而走险。”桂宝打了个响指,说放心吧。桂圆又问桂宝最近见到左璐瑶没有。桂宝说好长时间没见到她出现在健身房了。

有喜的事,桂圆一直没跟左璐瑶分享。怕她受刺激。你的喜剧,弄不好,就是别人的悲剧。可这么大个事,如果完全不跟璐瑶透露,将来她知道了,肯定不痛快。桂圆打算找个合适机会,以合适的方式,透露出去。前提是,胎象稳定。

事情是唐念巧深夜在朋友圈发现的。

她跟邻居周凯丽两口子都加了微信。临近午夜,周凯丽的丈夫发了一条离婚官宣,评论区,周凯丽立刻开撕了。战况之惨烈,足以蒸发念巧的睡眠。季鹏出差去了。她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是滋味。周凯丽历数其丈夫八宗大罪,其中,包括包养了两个女人一个男人,有性病等等。

老天爷,念巧做梦都想不到这些故事。周凯丽的丈夫是那么儒雅幽默成功,周凯丽是那么漂亮优雅知书达理,怎么一夜之前,全成画皮了。念巧感慨,啊!这就是婚姻,温情脉脉之下多少龌龊恩怨。说不清!道不明!

迷迷糊糊睡。等到第二天,她站在窗台前,目送着周凯丽开着豪车离去,才突然有了点危机感。季鹏生理是有点问题的,她不担心,那心理上呢。只是,再往下想,她也觉得自己苛刻,都过了几十年,成老帮菜了,心理上她也要管?磨蹭半天,好不容易这么口问心心问口地把自己说服了。理智上通了,但情感上,念巧还是不踏实。她想找老于诉诉苦。再一想,算了,再一个男人面前吐槽自己老公,算什么。她成什么了?她依旧是个良家妇女。还是找胡梅吧。

把儿子送到辅导班,念巧约胡梅出来。胡梅说在上班。念巧道:“请假,出事我担着!”胡梅晓得闺蜜是真想见她。风里雨里也得去。

见面第一句,念巧问:“怎么样。”

胡梅说:“多亏了你。”

念巧又问:“没什么情况吧。”

胡梅当然明白,念巧安排她去季鹏公司,就是要起到探子的作用。这话,唐念巧虽然没明说过,但道上规矩她懂。胡梅随即笑呵呵说:“打进公司第一天就留意着呢,真没什么事,你们家老郝,真不愧信郝。”比大拇指,“跟一万阳春面似的,清白,上面一跟青菜都没有。”

念巧被逗乐,说就你抬举他。

胡梅深深吐一口气,道:“巧儿,你命真好。”

自己的事问完了,念巧才把周凯丽的事当八卦说了,又给胡梅发截图。胡梅感叹:“所以我说,做夫妻,太穷,肯定不行,百事哀,太富,也不行!就中不溜,差不多,行了!能走到头!人呐,一有钱,就作!”喝口水,继续说,“两口子撕成这样,现在舒服了,痛快了,以后呢,孩子怎么办,孩子是不是要一辈子面对这个破事,满世界皆知,他们考虑过娃儿的感受吗?做不好夫妻,起码做好父母吧。说白了,都是自私!”

念巧嗟叹,“每个人的底线不一样。”

胡梅伸着脖子,“妹妹,你听姐姐一句,我是过来人,别说你们老郝清汤寡水,就是沾了点荤腥,你都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年夫妻没有感情有恩情,你便宜别人干吗?咱俩的任务是一样的,把孩儿养大,培养好,圆满。”

念巧嗯了一声,可接彬彬回去的路上,重新咂么胡梅,前后似乎不一致,前面刚说老郝是阳春面,后面又让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意思?暗暗透露?念巧不放心,又打电话找胡梅确认,说:“你要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一定要告诉我,有么。”胡梅道:“哎呀妹妹,真没有,放一万个心,我胡梅永远是你的左膀右臂。”

放下手机,胡梅叹息,别说没有,就是有,她敢跟念巧说么,这种事,谁说谁臭头。她知道念巧要面子,虽然委以重任,但据胡梅理解,念巧恐怕只希望听到多一些吹捧。过去她也吹巧儿,漂亮,能干,有本事,命好,现在更吹。进了郝总公司,她胡梅就是念巧的子民,好话,说再多都不嫌多。

———

抢先阅读:《娃儿》075 忘不了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615629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