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我好多年没见表妹了。今年我从新加坡回来在北京混终于又见到了她。在这座城市我们是彼此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她变化不大跟小时候一样尖酸刻薄,还是瘦兮兮地,多年的所谓“文字工作”也没把她坐胖。她嗓子还是那么尖细说起话来会突然自己就笑了别人根本抓不到她的笑点。 她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工作不太忙,她所在部门一年也出不了几本书,据她说不是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06 16:22:52)
大哥要离婚,让她传话。郝亚玲觉着,这简直是把她放在火山口上。 为什么呀!日子过得好好的,有房产、有存款,有名誉有地位,现在连娃儿都有了,还有什么不满足。回家路上,郝亚玲一直在盘算,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事情完美解决,她才能全身而退。 这可不是一般事儿!直接去跟小桃说,只会激化矛盾,或许他们只是吵架,冠峰说的是气话。他之所以让她传话,不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26 14:22:25)
亚玲对着油锅,炸野鸡脖儿。一说就多,桂圆动肝火,“不是说非得要她留,太明显,拿人不硌劲。” 亚玲手动嘴也动,“你得反过来想,她不养你小,你不养她老,一个肿瘤病人,刚好,能带啥孩子,苦不得累不得,回家休息最好,万一以后复发,怪不着你。落个轻松自在。” 桂圆肃然,她就没想到这层。姜还是老的辣。 桂圆在出神。亚玲呼一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23 16:08:23)
雪花没飘下来之前,桂圆生了个女孩。名字是桂圆取的,齐一菲。婆婆和丈夫都没表示异议。桂宝不乐意。一菲总让他想起一雯。干吗都“一”不“一”的,愣气! 桂圆侧面观察,齐进似乎没有一丝一毫不快,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他恨不得抱着一菲不撒手。 从齐进妈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月子地里,她前操后弄,忙得最欢,亚玲都没能插上手。桂圆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15 13:33:46)
中介带着转了一圈,桂宝赫然发现,即便押上老本,他和首付款,仍旧有好大一段距离。而且中介有技巧,比如,你的预算是五十万,他就给你报六十万上下,让你觉得似乎快达成目标,那么,中间的差距,只能去借了。 谁没几个亲戚朋友呢。 桂宝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大舅二舅,都是财主,可再一想,自尊心又不允许他去借钱,打小,大舅二舅都力捧桂圆,对他桂宝,总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12 15:25:12)
安顿好彬彬,念巧才开始做瑜伽。做完敷面膜。季鹏洗了澡出来。念巧问:“谁打电话。” “大哥。” “大哥?”念巧问,“这是哪阵风。” “没什么事。”季鹏不肯出卖冠峰。 “没事打电话,谁信。”念巧较真。 季鹏不理她。 “到底是谁?”念巧纠缠。 “说了是大哥。” “隔壁可离了,看到没有,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2-10 15:45:34)
小桃打电话,说让亚玲帮她顾一下豆豆,郝亚玲吓得痒痒挠差点没摔地上。怎么,这么快就后悔了?等小桃把理由说完,亚玲心又放回肚里,但仍旧有点不痛快。 秀云癌症复发,弥留,冠峰和小桃怎么着也得去浙江见她最后一面。因为儿子的婚事,郝亚玲一直对秀云、一雯有意见极大,平日不提,罢了,现在因为她帮大嫂带孩子,窝囊。弥留就弥留吧。死了之前还要麻烦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08 14:54:16)
事情定下来。跟着就是送齐进妈回去的问题。马如意不在,齐进不放心让老太太一个人走。桂圆自告奋勇要送。婆婆不答应,说你们忙,不用管我。可齐进一说要送,她又答应了。儿媳妇和儿子终究不一样。 定好了日子,买了车票,桂圆便从其他方面求表现。亚玲的意思是,给点钱。桂圆道:“给钱算什么呢。”对啊,好像给钱让她走似的。 亚玲再出谋划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06 14:59:09)
孩子的叛逆问题,念巧跟胡梅说不着。胡梅的苦恼也很大。念巧只能趁陪娃上辅导班的机会,向老于请教。 两个人站在走廊里,老于掏出支烟,问念巧抽不抽。念巧摆摆手。老于又把烟收回去。 念巧发问了。老于没立刻回答,想了一会儿,才说:“我的办法对你不适用。” “什么办法?” “打。” “那不行。”唐念巧坚决抵制,在这个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02 14:45:21)
打海南回来之后,念巧犯上头疼病,一直没好。气的。彬彬变了。或者说,彬彬尝到了“叛逆”的甜头之后,对她展开了游击战。年纪小小,鬼心眼不少。比如老师布置的作业,念巧要看着做的,过去,彬彬不打磕巴,嗖嗖写完了。现在,人会找理由。 念巧拿把折扇在手里,坐在儿子旁边。 彬彬笔不动了。 念巧诧异,“写呀!” 再次动笔。隔一会儿,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