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73 成为美谈

(2019-12-06 14:59:09) 下一个

孩子的叛逆问题,念巧跟胡梅说不着。胡梅的苦恼也很大。念巧只能趁陪娃上辅导班的机会,向老于请教。

两个人站在走廊里,老于掏出支烟,问念巧抽不抽。念巧摆摆手。老于又把烟收回去。

念巧发问了。老于没立刻回答, 想了一会儿,才说:“我的办法对你不适用。”

“什么办法?”

“打。”

“那不行。”唐念巧坚决抵制,在这个问题上,她是西化派,她不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体罚能教育出好孩子。一来,体罚侵犯人权,二来,是自己的骨肉,舍不得。

老于摊手,“那就没法了,你是慈母,可以不打,我是严父,该打就得打。”

念巧忽然想起季鹏来,他不是严父,是糊弄事的父。在彬彬面前,他永远是好人,让她做坏人。可恶!

老于才想起有日子没见胡梅来。念巧才把她介绍胡梅新工作的事说了。又叹:“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教育支出那么大,难。”

老于笑道:“一样,同病相怜,都是一个人。”念巧下意识推了他一把,说你少来。一瞬间,两个人都意识到有点不同。念巧这一推,似乎有点过于亲密了。哪怕他们自己认为没啥,假若外人瞧见,恐怕得归于打情骂俏。

念巧连忙收敛形骸,严肃认真地仿佛一名社会学学者在作报告,“你跟她不一样,她是离异,女,你是离异,男。”

老于好笑,道:“不离异也不一样,还是男,还是女。”念巧被逗乐了,说:“我的意思是,女人离婚,搞不好成抹布,男人离婚,一大意刚起步,你看那些成功男人,哪个不是着急忙慌离,”哼哼一声,“肯定有好处,没好处不会那么上赶着。”

老于脱口而出,“那你可得小心。”糟糕!失言,立刻找补解释,“你老公挺成功。”

“他……”念巧口气不屑,脸上带着鄙夷的笑意。

老于继续找补,“就算离,你这样的,还不多少人双手接着。”有点轻佻了,可念巧很受用,道:“别奉承我了。”

“真的。”

“‘多少人’是谁?”

“我肯定愿意。”老于像在看玩笑,可态度憨厚认真,又不像撒谎。好了,可以了,到此为止,不能再说下去。已经到危险边缘。不过,这一点点的刺激,仿佛是生活的调味剂,回家路上,念巧整个人似乎都轻松适意多了,还哼起歌来——有意思,念巧高兴的时候喜欢唱一些苦情歌,辛晓琪,《领悟》。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回到家,彬彬又让她有一重领悟。辅导班刚布置下来的作业,他又不愿意做了。一会说头疼,一会说肚子饿,吃了晚饭,又说想吃水果。折腾到快十点,一个字还没动。

念巧终于被逼得火山喷发,大吼:“郝巧彬!”这是她极少几次喊儿子大名!音调频率之高,简直能惊动死神。 话音刚落,唐念巧就捂着胸口,慢慢歪倒在地。

跟着是彬彬的尖叫声,“爸爸!”

陪孩子写作业气到心脏搭桥,这恐怕会是唐念巧能在鸡娃圈流传一辈子的段子——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家长在医院工作。幸亏季鹏懂得急救,送医及时,念巧捡回一命。她平时很注意保养。纯气的!躺在医院病床上,她看着天花板,忽然忧伤起来。真要这么一闭眼过去了怎么弄。她还没活够呢,她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郝季鹏内内外外跑着。这次他表现不错,很优秀。毕竟是夫妻。郝彤、志明第一时间带着世然来看姥姥。郝彤一见妈妈没事,悲剧立刻转喜剧,“妈,还是放养好。”念巧才不要听这种揶揄,把女儿驱逐出去,连带也驱逐女婿。

暗骂,哼,等着吧,二十年后,世然会把你们的家产都败光!小桃、亚玲这些亲戚还没得到消息,胡梅倒先来了。她已经去季鹏公司上班,不过级别太低,基本见不到郝季鹏。

胡梅抓着念巧的手。唐念巧一下又泪眼朦胧了。胡梅懂她的苦。胡梅反复说没事就好。放学了,季鹏带彬彬过来。小小的个子,站在离病床两米开外。他知道怕了。事儿闹得太大。天神一样的妈都倒了,他担不起。

胡梅招手,“过来。”

彬彬小步磨蹭,还是过去了。小小的人儿,可怜见儿的。

胡梅带着标志性笑容,看看彬彬,又看看念巧,然后再把目光对准彬彬,“跟你妈妈说对不起。”

彬彬低头,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我要死了,你哈佛没戏!”念巧叫吼。

还哈佛呢。不疯魔不成活。季鹏和胡梅对了个眼色,仿佛在说,看到了吧,知道我过得什么日子了吧。

胡梅只好打圆场,“别给自己这么大压力,降个档次,耶鲁也行。”又对彬彬,“跟妈妈表表态。”

季鹏不耐烦,“休息吧。”

念巧不饶,“你干什么,”又对儿子,“表态。”

彬彬终于吓哭了,“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争光……上哈佛。”胡梅和稀泥,“行啦!”念巧整个身子终于松懈下来。

亲戚得到消息,念巧都快出院了。亚玲和桂圆紧赶慢赶,赶在念巧出院前瞧一趟。到病房,冠峰和小桃刚走。志明给丈母娘送鸡汤——家里保姆做的。他趁机跟老丈人季鹏汇报,画儿,出手了。不日就能结账。季鹏跟冠峰说了。冠峰说最好现金。季鹏感到奇怪,但没多问。

志明悄悄跟老丈人道:“大伯的那个朋友,好像病啦。”季鹏问哪个朋友。志明就上次内部看画会那次遇到那个。季鹏估么是秀云。搭不上边的人,他没在意。转头应付二姐亚玲。

亚玲趁机问理财的事。她关心内部消息,行情的稳定。季鹏简单说最近还算稳,有情况随时汇报。

桂圆单独个儿走到小舅妈床头。

念巧能起来了,但她还睡着,难得当回病人,就当个彻底,让大家都看看,她为家庭付出操劳多少。

来了总得说点话。桂圆给念巧带来一套儿童教育材料,他们学校推的。念巧兴高采烈收了,转头一句,“你是对的。”桂圆不懂她什么意思。

念巧又道:“不要孩子好。”

桂圆傻眼。霸王别姬,她无奈!小舅妈这话听着像个诅咒。可又不能解释——不是她不要孩子,是暂时没要着,已经任劳任怨废寝忘食锲而不舍精卫填海,就等着有志竟成。

桂圆讪讪地,笑也不是那个笑,点头也不是那个点头。态度模糊,哼哼两声。像蚊子叫。

“别学你大妈。”念巧又说,“找罪受。”

说她没关系,又说大妈,桂圆有点不乐意。念巧这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自己有孩子,还两个,却总劝别人不要。多少有点居心不良。

桂圆柔软反击,“主要大妈有条件。”

手机响,念巧抬眼看看,是老于打来的。他也得到消息了。当着桂圆她不好意思接。老于又发消息来,说要来探病。念巧回复:别来。她现在有点躲着他。不是怕他怎么样,她是怕久而久之,自己有变化。

马如意走了没两天,齐进妈就嚷嚷着回老家。去复查了,指标正常,还在吃药,大夫说继续观察。齐进妈的意思是,这儿太无聊,待不下去,没了马如意,她跟瞎子没两样。齐进知道老妈手痒,“妈,就是回去了,也不能玩麻将。那烟雾多大?还要命么。”齐进妈来一句,“我戴口罩。”桂圆不敢吭,听得肉跳。麻将瘾恁大。不过,桂圆不去做婆婆工作,让她儿子做去。婆婆是走是留,她都接受。这叫强者心态。劝到最后,齐进急得嘴上长俩大泡,桂圆心疼丈夫,才不得不出手。

晚饭后,齐进出去了。桂圆准备做婆婆的工作。可是,直到面对面,桂圆还是没完全准备好论点、论据。张嘴一句,“妈,您不能走,齐进需要您。”

婆婆瞟了她一眼,“不是有你么,你照顾,我放心。”这会儿她倒放心了。

桂圆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她不是个好政委。憋了半天。齐进妈道抢先,“小日子就得小夫妻过。我在这儿,添乱。现在我病好得差不多,就是养,你放心,回去我也不打麻将。休息为主。你们要给我找个保姆,我就收着,不找,我自己过。”顿一下,齐进妈反抓桂圆手,“人与人不能贴得太近,我走了好。”

桂圆忙道:“妈,别人该说我们不孝顺了。”带点撒娇。

齐进妈说:“别人是谁?你妈?还有哪个别人?关起门来过日子,别人不重要,我明白就行。你跟进儿都是孝顺孩子,你们要真孝顺……”及时刹车,齐进妈不往下说了。

余音袅袅。桂圆充分领会。那没说出来的话,无非是,你们要真孝顺,就生个娃儿。强者心态——她提醒自己,不要沮丧。

齐进回来了。两口子别进小屋,桂圆把婆婆的原话学了,齐进也有点懊恼,“再说吧。”跟着,递过来一支纸盒子。桂圆一看,是验孕棒。自打菲律宾回来,是日子不是日子,两口子都魔魔怔怔,反复试。桂圆现在总盼着例假不正常,天降惊喜。这个月是迟了点,可她觉得可能与婆婆带来的压力有关。桂圆猫进洗手间,一会儿,出来了。拿给齐进看,对照区,紫红色条条,反应区,没有。阴性。很遗憾。代桂圆女士尚未怀有身孕。齐进原本紧张,看清楚了,突然松下劲。他不甘心,不能让自己的女人怀孕,显得他十分无能。

“再来一次吧。”齐进恳求。

桂圆以为他还让她验,摆摆手,“一样。”说完才反应过来,齐进可能不是那意思。他是农民,要耕地。那她也不想。受够了。“别弄巧成拙。”桂圆推阻。

 

———

抢先阅读:《娃儿》074 修成正果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601751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