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瞎猫夫妻猫店

瞎猫爱思考喜读书,野猫善行动尚自然。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雪地露营

(2019-10-14 22:38:57) 下一个

Chetwoot Lake Trail via West Fork Foss Lake Trail

10/10&11/2019

进入十月的西雅图地区已是秋雨绵绵,北部山区开始下雪。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连续三日的晴天,我的驴友精挑细选找了一条步道,离家只有64英里,海拔在4000~5000英尺,夜间最低气温35华氏温度,往返距离18.3英里,计划露营三天2夜。

没想到绵绵的阴雨也能摧枯拉朽,路上横躺着一根木头,有车子碾过的痕迹,我的车不够彪悍,不敢往前冲。驴友下车观察路况,绕不开,能搬走吗?试试吧?我们一人抬一头,口里喊着“123,抬!” 用力过猛差点摔个屁股墩,木头已粉身碎骨,原来是朽木。我俩做了一回义工,清理了路障。

继续前行又有路障,两棵大树双双殉情,有一棵树的根还在土里。我们前面的一辆车也无法超越路障把车停在路边。查了一下GPS离步道口只有0.7英里,我们决定把车也停在路边,从这里开始徒步。

步道口的告示牌子覆盖着塑料布,预告雨季来临。

步道口一开始的地段空气湿润,步道两边的植被有雨林的特色,这树上的寄生物一面像海豚。

一面像小绵羊。

山下是雨,山上已是雪, 雨雪过后的山中清新宁静。

这么粗的树应该是百岁的寿星了吧。

走了2.2英里到达trout lake。这里真是非常好的露营地,但是如果在这里露营我们可无法在三天两夜走进高山湖。

华盛顿州的雪含水丰富,不必大雪也能压弯青松。

跨过到伏的树枝,无意间抖落了积雪,树枝会突然弹起。

海拔升高到2000英尺,步道全部被积雪覆盖,上路前看着蓝天,还在犹豫是否带防滑的冰爪,想着过夜后早上的路可能会结冰,最后一刻带上了防滑的冰爪。幸亏啊辛亏带着它,2000尺以上我们走路多亏了有防滑冰爪。在控制背包重量和带必要装备之间掌握平衡真是考验智慧和经验的标准之一。

步道大部份在林子里,如果是夏天来这里徒步应该是非常舒适。可徒步最好的季节我们把时间都留给了周边的国家公园,看不上这名不经传的小山。现在看在气温的份上,挑个暖和的地方再过过露营的瘾。

虽然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厚,但阳光之下的气温并不低,有华氏50多度,十分的舒适。东部居住多年年年大雪,雪景并不稀奇,但不必包裹的像个笨狗熊,穿着单衣在雪中行走的感觉很神奇。林子里行走不时有树上落下的积雪,高兴起来大叫的声波震动也会诱发树上的雪突然下落。驴友在我身后透过阳光看到从天而降的细雪,突然想到:晴天会不会也有暴风雪呢?我们困在山里弹尽粮绝谁来救我们呢?还是往回走吧?

驴友经过多次徒步已经大大的成熟,能够做到遇事不再惊慌失措扭头就走。我拿出手机,时间下午3:41,查一下地图,天黑前回不到步道口,露营地已近在咫尺。只要头脑清醒走还是撤根本不是问题。

驴友断了逃跑的念头,奋勇前进。

本来计划到big heart lake 露营,day trip 到 chetwoot lake,然后下山的途中再露营一夜。看天色已晚,主要是路上没有了脚印完全无法分辨那是路,我们只能靠GPS指路,找最近的露营地。

在步道口我们看到一辆车,是两个老帅哥来走山,我们一直是沿着他们的脚印走,看来他们到此回头了。到了这时我才直后悔,当初遇到他们时怎么就没问问山里的情况呢?

跨过这道溪水就快到露营地了。

路上还在想我们没工具怎么清理地上的积雪呢?露营地居然没有雪。

营地周边三棵大树形成一个天然的顶蓬,树上还有两个钉子,正好栓绳子固定我们的水桶。

被雪地露营,我们昨天到更北一点的heather lake 爬山,海拔高度2460英尺,路上湖边一点雪都没有。

所以我们完全没有雪地露营的思想准备,

我还戴着夏天徒步的遮阳帽,带着羽绒服是因为山里早晚气温底,腿上戴绑腿(gaiter)是考虑刚下过雨路上会有泥浆。如果没有绑腿在这么深的雪地行走,雪会灌进鞋里,鞋袜裤腿全湿,我们可能早就撤了。

来之前的天气预报,

没有看到下雪的记录。虽然没有思想准备,物质准备还算及格,因为我和驴友都怕冷,带的都是5F的睡袋,驴友刚买了羽绒裤,羽绒袜,羽绒帽,正好检验一下我们的装备是否能够雪地露营。

去湖边取水,看着洁白无痕的雪地不忍下足。

也怕白雪下面暗藏玄机掉入雪洞,用手杖探路,小心翼翼走到湖边。

湖边留下我们的足迹

打水煮饭烧水灌了两瓶热水,赶紧钻帐篷。驴友开始冷的发抖,走路时她就觉得冷懒得停下来加衣服,到了露营地忙着搭帐篷取水煮饭,只想着快点搞定进帐篷就好,继续扛着没加衣服。没想到冻透了可不是一下能暖和的过来的,加上所有的新装备外加热水瓶还是冷,我贡献了自己的热水瓶放在她背后,胸前还有她自己的热水瓶才慢慢的缓过劲。这路上随时加减衣服的程序不能省。

早上7点多从帐篷伸出头看到金山。

雪地露营不是一般的冷,5F的睡袋勉强能熬过漫长的寒夜,我们躺了12个小时,在家不可能如此被休息。

到湖边走了几步,继续上山的路雪更厚,没有雪鞋每走一步雪没膝盖,而且没有脚印可循,我们都缺乏雪地辨路的经验,只能下山。

我们露营地在Copper lake,不远处还有一个湖 Malachite。虽然在地图上看两湖是近邻,但从我们的露营地完全看不到Malachite湖,从方向上看在我们下山的路上,时间尚早我们决定去找另一个湖。

昨天过溪水没心情照相,早起满血复活边走边玩边照相。

沿着我们自己的脚印下山。

到Malachite 湖全靠GPS导航,足迹时断时续,昨天碰到那唯二的徒步客难道走到这湖边?他们有轻功可以飞跃?

根据地图显示到Malachite 湖要翻0.2英里的山头,爬高300英尺。

这0.2英里的路走的值,击掌相庆。

我们在雪地里前扑后躺的打滚自拍,驴友拿起手机查看什么都没有拍到。遥控器不工作?中国制造……?不对开关没开,控制遥控器的人是中国制造!我们再次笑翻在雪地里。

雪地藏猫猫,重温童年时光。

又是一个艳阳天,雪后山里的景色很美。

但代价太高,昨夜的天寒地冻刻骨铭心。装备检测结果,5F的睡袋不足以抵抗35F度的寒冷,不更新装备不能雪地露营。

一路下山走到Trout lake 才遇到8个年轻的背包客,他们要在Malachite露营。他们背的包有35+磅,可穿短裤,跑鞋,到是不会湿裤子(光着腿呢)但没有绑腿鞋袜一定会湿,告诉他们山上的雪有一尺深,他们也不以为意。到底是吃奶酪牛肉长大的孩子,抗冻。

过了Trout 湖又遇到六个登山客,这是我们两天徒步遇到的全部登山人。

走出步道口看到一辆车,心中立马不平衡,他们怎么那么运气把车开进来,国家森林局的工作效率挺高的啊。可走到我们停车的地方,路障依旧,一棵断了根的树被移走,另一棵树显然无法移动,树的旁边铺垫了一些小树枝,那辆车是从树上开过去的!驴友感叹,你不是来走路的吗?怎么0.7英里的路都不肯走呢?

回家的路上想到Ranger station 报告一下路况,同时也想问一下如何查这一地区的天气预报。为什么不高的山会有这么大的雪,是这一地区的特殊气候环境?还是特例?但是Ranger station 关门了,当时大约4点半。

这次的雪地露营属于意外事件,受了点惊吓但没被吓倒,就得到了惊喜,收获了快乐。不过我们还是不会雪地露营,背包徒步待来年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